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了公交车最后 产奶1∨1POP骨科推荐

“我说你会不会开车啊?我这可是刚从4S店里提出来的新车,你让我这一碰怎么办?!”

“对不起对不起,我也不知道车子怎么的突然就抛锚了,我报警好吧,让交警来处理。”

“报什么警报?你看看我的车!车头都撞扁了!这是交警来就能处理的吗?”

“对不起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我不要对不起,我要你赔钱,现在就赔,二十万!”

许安生坐在车后座,因为那突然轰的一声撞击导致她整个人短暂的晕厥,没有反应。

直至外面的声音落进耳里,她才一点点恢复,睁开眼睛,看向窗外。

一个年轻男人揪着司机的衣领指着司机的鼻子,一脸的凶神恶煞。

似乎司机不当场掏出二十万给他他就能吞了司机。

许安生坐起来,直接打开车门。

砰!

车门撞到年轻男人身上,男人瞬间就炸了:“你……”

话音戛然而止。

许安生一双长腿迈出,摘了鸭舌帽,五指从发丝里穿过,一头顺直的长发就这般蓬松起来,根根分明。

她始终没有化妆,但天生的冷白皮,精致五官让她即便不化妆就站在此时的路灯下,也是美的惊心动魄。

男人呆了,喉咙下意识吞咽。

许安生看着男人揪着司机的手,嘴角微勾:“放手。”

她声音不大,也不强硬,相反的,听着很轻,特别的软,让人心痒痒的。

男人有了反应,眼睛瞬间就亮了,不过,这里的事还没解决,他对许安生歉意一笑:“呵呵,美女,你稍等,等我把这事儿处理了咱们再聊。”

说的好似事儿办完就去开房似得。

“二十万!快!”

“别耽误了小爷我的好事!”

许安生仰头看天,嘴里溢出一声呲笑,五指再次从发丝里穿过。

熟悉她的人要看见她这个动作就知道她要发飙了。

许安生,从来就不是好脾气的人!

上前一步,低声:“我说,放手。”

男人察觉到许安生的不同,尤其随着许安生的走近,一七八的身高让男人瞬间就矮了一头,就连气势都被压了下去。

男人瞬间就涨红了脸:“你……你……”

“看来是听不懂人话啊……”

话落,许安生抓住男人的手一扭,迫使男人放开司机,但这时,清醒过来的何落安赶忙冲过来,一把抱住她:“安生,冷静,冷静!”

这下,许安生彻底撕开了她天使的面孔,露出狰狞的巫婆脸:“你个鳖孙,追了尾撞了老娘还让想老娘赔钱,你脑子是吃屎了是吧?”

“我告诉你,想从老娘这拿钱,你门都没有!”

“给老娘滚,滚的远远的,不然老娘弄死你!”

许安生在何落安怀里跳着指着男人骂,两只袖子撸起来,那凶恶扭曲的脸,比刚刚男人那模样还要可怕。

男人吓的脸都白了。

见过骂人的女人,却没见过长的这么漂亮却跟疯婆子似的女人。

男人被吓到了,也不管那么多了,赶紧上车,一溜烟就跑了。

许安生还在那指车子骂:“你个渣渣,人类的败类,世界就是因为有你这种人渣才变的恶臭无比!”

“不要让姐再看到你,姐见你一次撕你一起!”

“贱渣渣!我!”

何落安:“……”

司机:“……”

四周因为这事故而停下来的众车主:“……”

车在路中间发生的事故,也因为这事故,也就一会儿的功夫就堵了。

秦还他们在后面一些,因为前方的拥堵被迫停下。

不知道是出了什么事,秦还打开车窗往前面看。

距离有点远,倒是什么都看不到,不过,那怒骂的话语却随风飘了过来。

听的有些伤耳,他合上车窗,抬手看腕表,对司机说:“转旁边的道吧。”

“好的。”

司机看倒视镜后面的车,找准机会,往旁边转。

只是,这会正是堵的厉害的时候,要转不容易。

好一会儿才找到空挡转过去。

那无理的男人走了,司机也回过神来,对许安生道歉:“对不起啊姑娘,车子突然抛锚,我得打电话叫人来处理。”

许安生骂完舒坦了,一撩头发,戴上鸭舌帽:“没事。”

“落安,给师傅钱。”

司机赶忙说:“不用不用,刚刚还得多谢姑娘了。”

“一码归一码。”

许安生让何落安把钱付了,行李拿出来两人站到路边等车。

这会儿出租车少了,即便有也多是有客。

D市早晚温差大,即便是夏日,这会也冷了。

许安生站在路边,双手抱胸,眉头微皱,面色不大好。

何落安把行李放到两人身后,边放边说:“那种人你跟他说什么,直接报警就是了。”

“还有啊,你这性子真得改改,不然又让媒体报道了去,不知道又把你写成什么样。”

“还好你不是娱乐圈的,要是娱乐圈的,你现在就上头版头条了。”

“哎,一直让你进娱乐圈,你偏不进,现在看起来倒也是好事。”

何落安喋喋不休,把行李放好,拿出手机打车。

这么等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还是打车来的快。

但是,看见等车时长,何落安眼睛都瞪大了:“什么?!半个小时?不是吧?”

“闭嘴!”

一句又一句的,许安生听的跟苍蝇嗡嗡嗡似得,那面色更差了。

她语气不善,何落安叹气:“我的姑奶奶,小奴婢我知道您现在心情不好,但您也不能对我撒气是不,您看看现在……”

话突然止住。

因为,路灯下,许安生的脸白的吓人,额头也渗出细密的汗,似在极力的忍耐。

何落安脸色变了,立刻扶住许安生:“安生,你……你是不是不舒服?”

许安生想说话,但嘴一张开便转身弯腰:“呕!”

她干呕起来,整个人摇摇欲坠。

何落安脸色白了,肯定是刚刚那一撞,把人撞出事了!

“你等等,我……我马上打120!”

何落安很慌乱,手忙脚乱的拿出手机打电话。

也就在这时,一道陌生的声音落进耳里:“我们送这位小姐去医院。”

许安生意识混乱了,她知道自己被那一撞撞出了事,她本想忍耐却抵不过身体的强大反应,身子软了下去。

眼前的一切在模糊,颠倒,什么都看不清了。

忍不住自嘲,这么多年不知道多少次从明枪暗箭里出来,但这次,似乎不那么容易了。

身子倒下去,意料之中的疼没有传来,反而是一双有力的臂膀落在她腰上。

几乎是一息间,她被拦腰抱起。

许安生愣住。

她睁开眼睛看这抱住自己的人,灯火重重,光晕弥漫,她隐约看见一张极好看却模糊的脸。

他在凝着她,眼眸极深,如那万丈深渊。

砰、砰、砰……

许安生的心控制不住的大力跳动起来。

她有些热血沸腾了。

直觉告诉她这是一个很性感的男人,她要看清他。

偏偏,她眼前跟蒙上了一层雾气般,这张脸她怎么看都看不清晰。

她抬手,想要去触碰,却拗不过身体的强大反抗,意识逐渐沉了下去。

在沉下去的那一刻,她心中怒吼:靠!男人都不让她看清,她死不瞑目啊!

酆泊夷看着怀里的人闭上眼睛,那浓密的长睫垂在眼下,投下了一道浅浅的阴影。

之前张牙舞爪的人现在终于安静了。

安静的乖巧。

秦还打开后座车门,酆泊夷抱着许安生上车。

何落安下意识要跟上去,车门却砰的在她面前关上。

她愣了。

秦还说:“请稍等,稍后会有车来接您去医院。”

话毕,秦还坐上副驾驶。

极快的,车子消失在车流中。

何落安站在那,呆呆的被冷风吹。

她怎么有种……自己是多余的感觉?

“病人是脑震荡,需要住院观察两天。”

“真的只是脑震荡,没有别的了?”

“目前看没有。”

“呼……我这提着的心总算是放下了。”

“行,我去办住院手续,麻烦您了医生。”

“不麻烦,应该的。”

许安生被送到了医院,一通检查下来,确诊是脑震荡。

而秦还他们前脚到医院,何落安后脚便到医院,前后相差不到十分钟。

何落安拿着单子赶紧去交费,却被告知费用已经交了。

这可把何落安惊到了,她想到酆泊夷和秦还来。

立刻往四周看,没看到人,又赶忙回到病房,也不见人。

这是……走了?

来无影,去无踪?

……

这一晚许安生做了许多梦,小时候的,长大后的,很多。

一个接一个,停不下来。

她不喜欢这样的梦,就像深陷泥沼,她越是挣扎便越是下沉的厉害。

她不想放弃,但就在她要彻底沉进去的时候,一只手朝她伸来,把她拉出沼泽,带着她来到阳光之下。

光照在她身上,暖绒绒的。

那些不喜欢的梦就这样消散。

她看站在身前的人,他背对着她,身形高大挺拔,尤其一双腿,又直又长。

这腿,真是迷人啊……

许安生这一睡,足足睡到了第二天上午十点,被生生饿醒。

她翻了个身,抱着被子打算继续睡。

她很能睡,有时候能睡十几个小时。

只是,脑子里突然晃过那轰的一声,许安生一瞬睁开眼睛。

入目的是晃眼的太阳,她下意识眯眼。

待眼睛适应了光,她睁开眼睛抱着被子坐起来。

皱眉,看着病房里陌生的一切。

她闭眼揉太阳穴。

她想起来了,昨晚是怎么个回事。

看来,她命大,没事。

“醒了?”

熟悉的声音传过来,许安生看过去。

何落安提着东西进来,一脸的笑如春风。

许安生皱眉上下看她:“怎么你没事?”

这话说的,何落安瞬间就不想理许安生,但还是说:“你什么意思?你有事我也得跟着有事?”

“你还有没有良心?”

许安生视线落在何落安提着的袋子上,里面是吃的,她眼尖的很,一眼就看出来了。

手伸过去,把何落安的袋子拿过来,边拿边回:“没良心。”

“……”

何落安看许安生这没心没肺的,眼前突然出现昨晚见过的脸,一瞬就笑眯眯的。

许安生把袋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是粥。

她现在饿死鬼投胎,只要是吃的摆到她面前,她就什么都不管了。

打开盖子勺子都不拿便端起盒子喝粥,直接一嘴粥下肚。

她本身就不挑食,更何况是饿着的时候,只要不是难吃的不能吃,她都能吃。

也就一会儿,一碗粥下肚,许安生还没饱,昨晚她就没吃,加上今早,她两顿没吃。

这一碗粥哪里够。

当然,对于她这个职业她得控制饮食,但她有个非常好的体质,只要不是疯狂的整日吃大热量的食物,她都不会胖。

这一点,是很多人羡慕都羡慕不来的。

看还有没有其它吃的,发现还有她爱的小笼包,豆浆。

她一口气拿出来,都吃了。

这下终于吃饱,她整个人的精神也都回来了。

就连脑子里的晕眩也消失了。

心情变得极好。

“安生,最近是不是有什么好事呀?”

“咱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于公于私,你可都不能瞒着我,这多影响我的工作是不是?”

就在许安生看外面的天,把东西收了准备出院时,何落安笑嘻嘻的声音落进耳里。

许安生看何落安,这才发现何落安不知道什么时候趴在了病床上,杵着一张脸,双眼燃着熊熊的八卦火焰看着她。

皱眉:“什么秘密?”

脑子里突然晃过昨天在虞州的事:“你说的是我妈让我相亲?”

“啊?”

何落安想问的是昨晚的男人跟许安生什么关系,却没想到许安生回答的是这个。

但很快的,她神色郑重:“相亲?怎么回事,快说来听听。”

“阿姨的性子我了解,弄这一出怕是不简单,你赶紧跟我说,我后面好做准备!”

她凑过来,一脸的我很冷静的模样。

许安生嗤笑:“何落安,你能把你这幅八卦的嘴脸展现的更淋漓尽致点吗?”

“呃……也不是不可以。”

“……”

许安生还是把昨天的事跟何落安说了,何落安先是气愤,随后便是浓浓的八卦。

因为许安生告诉她,她这个相亲对象还不错。

“景寒是吧,交给我,我一定给你把他查的仔仔细细,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放心!”

看着这兴奋的拍胸脯的人,那眼里燃烧的可怕八卦火焰,许安生呲了声,不再说。

何落安做事稳妥,仔细,这是真的,但她也有个毛病,就是爱八卦!

许安生经常说何落安给她做助理,就是为了满足她的八卦之心。

对此,何落安非常肯定的说是。

毫不遮掩。

医生的建议是休息两天观察下,确定没问题后再出院,但许安生工作不少,没时间休息。

而且她这个问题不大,她自己的身体自己清楚,便让何落安办了出院手续,和何落安一起去了酒店。

“本来是上午的拍摄,因为你这车祸就暂时推到下午了,下午拍摄完就是活动晚宴,晚宴结束,你就可以休息下了。”

许安生看了行程表,知道这两天的行程。

听着何落安的话,说道:“没事,我照常就行。”

她不是那么脆弱的,一个小小的车祸,影响不了她。

“呵呵,行!”

回到酒店简单的洗漱,许安生便去了拍摄现场。

这么一晃便是晚上,六点整。

许安生穿着打扮一番,来到活动晚宴,半月湾。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1574/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5日 下午3:37
下一篇 2023年5月15日 下午3:3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