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公交车上弄到高C了公交车最后 -姜汁撞奶POH

姜潮汐看到白雪凝就心烦。

特别是她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又骄傲又得意。

“我来了,你到底想说什么,直接说吧!”姜潮汐也没耐心和白雪凝一起吃饭,看着她就没胃口。

白雪凝淡淡的一笑,十指纤纤,拿起茶壶优雅的斟茶。

“渴了吧,先喝口茶,润润嗓子。”

姜潮汐在她对面落座,看到她手已经恢复了,忍不住嘲讽了一句:“你的手好得还挺快,如果好慢些,陆炎霆恐怕就要打断我的手了。”

白雪凝抬起头,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姜潮汐:“原来你真的不知道。”

“知道什么?”姜潮汐皱眉,很讨厌被吊胃口。

有话就一次性说完,说一点不说一点,折磨人。

白雪凝抿唇一笑:“我们边吃边聊。”

她说着就拿起了筷子。

姜潮汐完全不想吃,就这么看着她。

白雪凝一个人吃着也没意思,放下了筷子,翘着兰花指,优雅的拿起纸巾擦嘴。

“你一定很想知道我今天找你出来,想和你说什么吧?”

姜潮汐已经有翻白眼的冲动了。

那不是废话吗?

她不想知道就不出来了。

这关子卖得够够的。

“快说,我的耐心有限。”姜潮汐冷冷的看着白雪凝,也不知道陆炎霆什么眼光,喜欢这么矫揉造作的女人。

白雪凝放下擦过嘴的纸巾,慢慢悠悠的开口:“你知道是谁派人在演奏会上把我的手弄伤的吗?”

“难道不是你自己?”姜潮汐一直认为那是白雪凝自编自导的一场戏。

又陷害了她,又博得了陆炎霆的同情。

一举两得。

白雪凝摇摇头:“不是我。”

姜潮汐撇撇嘴:“反正也不是我,你别想嫁祸给我。”

“我知道不是你,听霆哥说,是一个姓宋的男人,他是你的青梅竹马,那个姓宋的男人还威胁霆哥,如果再伤害你,就让我生不如死。”

白雪凝兀自笑了起来:“其实一开始,我真的以为是你,没想到你没动手,有人帮你动手,你看看你的青梅竹马,对你多好。”

姜潮汐秀眉紧蹙:“没有证据的事,你不要胡说八道,我师兄不是那种人。”

白雪凝轻笑嫣然:“你放心,我不会报警,我只是想说,你青梅竹马的师兄对你这么好,你何必缠着霆哥呢,他不离婚,只是因为你照顾了他三年,感激你,并不爱你。”

姜潮汐看着自信又从容的白雪凝,突然觉得她也挺可怜的,被陆炎霆耍得团团转。

“白雪凝,你是不是不知道我和陆炎霆已经离婚了,离婚证都办好了。”

陆炎霆不是和白雪凝打得火热吗?

离婚这么大的事,他不和她一起庆祝?

“你说真的?”白雪凝的从容优雅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猛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真的,我为什么要骗你,我和陆炎霆已经离婚好几天了,难道他没告诉你吗?”

看到白雪凝摇头,姜潮汐嘲讽的笑了起来。

“呵,男人啊,真是靠不住,还好我及时止损,你喜欢就给你,我早就不要了!”

白雪凝失神的坐回椅子。

喃喃的说:“离婚了,他竟然离婚了……为什么还要和我……”

一刀两断?

短暂的失神之后,白雪凝的心底又燃起了希望。

她笑逐颜开的站起来。

纤细的腰肢扭啊扭的,性感极了。

“姜潮汐,谢谢你告诉我这么重要的事,这顿我请,你慢慢吃,我先走了,再见!”

她在姜潮汐的肩膀上拍了一下,然后如蝴蝶般蹁跹离去。

姜潮汐也不想吃白雪凝点的菜。

去隔壁房间,和薛姗姗一起吃。

听完姜潮汐的讲述,薛姗姗嘴里塞着烤羊排,瞪大眼睛,含糊不清的说:“你说你师兄派人弄伤了白雪凝的手?”

“嗯,白雪凝是这么说的,可是我觉得师兄不是那种人。”在姜潮汐的心目中。

宋廷越清风朗与,对人和善,是谦谦君子,绝对不会做那种事。

薛姗姗咽下嘴里的烤羊排,说:“你打个电话问问,不能冤枉了你师兄。”

“嗯。”姜潮汐踌躇片刻,拿出手机,给宋廷越打电话。

“师兄……”

“怎么了?”宋廷越好听的声音传来,比泉水更甘冽。

“我刚才见到白雪凝了,她说……”

“她说什么?”

姜潮汐咬了咬自己的下唇,艰难的开口:“她说是你派人弄伤了她的手。”

她多希望宋廷越给予她否定的回答。

可是等到的却是肯定的答案。

“是,是我派人弄伤的。”

宋廷越是个光明磊落的人,虽然有时候也会做不光明的事,但不会藏着掖着。

是他做的,他会承认。

姜潮汐心里很难受:“师兄……”

“我说过,谁敢欺负你,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不管是白雪凝还是陆炎霆,都一视同仁。”

他的汐宝,是他捧在手心里的宝贝。

任何人都不准欺负她。

“师兄,谢谢你。”

姜潮汐鼻子一酸,眼泪流了出来。

从小到大,都是师兄在照顾她,疼爱她。

她知道,他可以为她做任何事。

“和我客气什么,不准哭鼻子。”宋廷越的声音永远都像清泉一样好听。

姜潮汐吸了吸鼻子,说:“我不哭,吃饭了,晚点再聊。”

“嗯,好好吃饭,多吃一点,你挂电话吧!”

宋廷越永远都会等姜潮汐挂了电话才挂电话。

姜潮汐放下手机,用无奈的眼神看着薛姗姗。

薛姗姗羡慕的说:“你师兄对你太好了,如果我是你,我就嫁给你师兄了,陆炎霆那个渣男,有多远滚多远!”

“师兄确实对我很好,可是从小一起长大,我只把他当亲人。”

姜潮汐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喜欢救过她一命的陆炎霆,却没有喜欢上对她呵护有加的宋廷越。

薛姗姗开导她:“亲人也可以变爱人啊,你试试换个心态和你师兄相处,把他当男人。”

姜潮汐失笑:“他本来就是男人!”

薛姗姗急得差点儿跳脚:“哎呀,我不是那个意思,我的意思是当男人,不是当亲人,你别跟我装傻,我知道你明白我的意思。”

姜潮汐摇了摇头:“算了,师兄值得更好的人。”

别说她现在怀着陆炎霆的孩子,就是没怀孩子,也配不上宋廷越。

薛姗姗知道姜潮汐在想什么,极力开导她:“现在时代不同了,带着孩子再婚根本不是事儿,我看你师兄是个很好的人,他会把孩子视如己出。”

“好了好了,羊排还堵不住你的嘴啊,快吃吧,话这么多!”姜潮汐又给薛姗姗夹了一大块藕夹。

想堵住她的嘴。

也不知宋廷越给了薛姗姗多少好处,让她总是不予余力的吹耳旁风。

吃完饭,薛姗姗开车送姜潮汐回家。

在一楼的大厅,看到几名专业保洁走出电梯,薛姗姗随口问了一句:“你们是去打扫了45楼的吗?”

保洁有些诧异的问:“是啊,你怎么知道?”

“我猜的。”薛姗姗转头压低声音对姜潮汐说:“你隔壁邻居动作还挺快,搬完家具就打扫卫生,估计很快就要入住了。”

姜潮汐不咸不淡的应了一声:“嗯。”

姜潮汐和薛姗姗走出电梯,看到隔壁的门虚掩,里面还亮着灯,应该是有人。

两人有说有笑的进了门。

隔壁房间的大门后,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皮肤冷白,容貌俊朗,穿着手工制作的高级西装,举手投足,都是妗贵和从容。

陆炎霆听着隔壁的门打开又关上。

姜潮汐的声音也消失在了门后。

他握着门把的手才缓缓松开。

陆炎霆在房间里走了一圈,家具家电齐全,保洁也来打扫得干干净净,再除一次甲醛就可以入住了。

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看到来电,他皱了皱眉,还是按下了接听键:“雪凝?”

“霆哥,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白雪凝带着哭腔的声音传来。

“不记得了,是什么日子?”陆炎霆耐着性子问。

“你果然忘记了,如果三年前婚礼如期举行,今天应该是我们的三周年结婚纪念日!”白雪凝颤抖的声音说:“霆哥,我在我们两的婚房,你来陪我喝酒好不好,我好难过……阿霆……”

电话那头突然传来“咚”一声巨响,白雪凝没了声音。

“雪凝,雪凝……”

陆炎霆在电话那头喊,可是没有回应。

电话并没有挂断。

难道白雪凝出事了?

陆炎霆蓦地起身,快速出门。

去找白雪凝的路上,他给物业的管家打了电话,让她先过去看看。

一路风驰电掣,陆炎霆二十分钟之后赶到别墅。

大门紧闭,物业的管家进不去,只能在外面干着急。

她喊破了嗓子,也没人答应。

陆炎霆一个人进入别墅,在二楼卧室里,看到了白雪凝,她的身旁有摔碎的酒瓶,红酒撒了一地。

她倒在地上,人事不省。

“雪凝!”陆炎霆大喊了一声,冲上去把她抱了起来。

白雪凝双眸紧闭,毫无声息,看不出是喝醉了,还是晕倒了。

陆炎霆火速把白雪凝送到最近的医院。

……

姜潮汐一觉睡醒,就接到了薛姗姗的电话。

“汐汐,你看到了吗?”薛姗姗急急的问。

“看到什么?”姜潮汐揉了揉眼睛,刚睡醒,脑子还一团浆糊,不清醒。

“陆炎霆和白雪凝官宣了,刚刚已经上了热搜!”

闻言,姜潮汐的心“咯噔”了一下。

她故作平静的说:“是吗,那就恭喜他们了,有情人终成眷属。”

“啊……这……你不生气吗?”

薛姗姗原本已经组织好了骂人的话,结果姜潮汐来这么一句。

她骂人的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了。

“不生气,有什么好生气的,陆炎霆爱的人是白雪凝,两人在一起是早晚的事。”

姜潮汐倒是看得开。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这个消息,她是真的不生气。

“好吧,你能这么想,是最好的。”薛姗姗打了个呵欠:“我本来起来上厕所,结果看到这个新闻,都睡不着了。”

“睡不着就起来吃早饭,你经常不吃早饭,胃受不了的。”

“汐汐,还是你最关心我。”

两人又闲聊了几句,姜潮汐才挂断电话。

一看手机,收到了很多app的推送,都是和白雪凝有关的。

她随便点了一个进去:【大提琴演奏家白雪凝富商男友身份曝光,陆氏总裁陆炎霆俘获佳人芳心。】

网站公布了不少陆炎霆和白雪凝的合照,还有几张姜潮汐在白雪凝的手机上看到过。

以前的陆炎霆更青涩一些,眼神清澈,很有阳光大男孩儿的味道。

现在的他,经历过人生的大起大落,他更成熟,更稳重,眉宇间已经有了肃杀之气。

姜潮汐正准备放下手机。

周淑兰的电话打了进来:“汐宝,你看到新闻了吗?”

“看到了。”姜潮汐的声音淡淡的,听不出情绪。

“汐宝,你别难过,肯定是白雪凝一直缠着阿霆,我马上收拾那混小子,帮你出气。”

姜潮汐很想对周淑兰说,她和陆炎霆已经离婚了,他和谁在一起都和她没关系。

可是想到周淑兰的身体,又什么都不敢说了。

周淑兰在电话那头哭了出来:“汐宝,你不能放弃啊,绝对不能让白雪凝那个贱人得逞,妈就指望你了……”

听到周淑兰哭,姜潮汐心里就难受:“妈,你别哭,别哭,我马上过去,有什么我们当面再说。”

“好,你快过来吧,这几天见不到你,你不知道……我这心啊,一直七上八下的……你快过来……”

“嗯。”

姜潮汐没开车,坐出租车去医院。

在医院见到了憔悴的周淑兰。

几天不见,周淑兰看起来瘦了一大圈。

“妈,你没有好好吃饭吗,怎么瘦了这么多。”

“我吃不下,没胃口。”

周淑兰握着姜潮汐的手,红肿的眼睛盈满了泪花:“下周就要手术了,医生说手术的成功率只有百分之三十,我怕我醒不过来。”

姜潮汐安慰道:“妈,你别想太多,陆炎霆请了最好的医生给你做手术,手术一定会成功。”

周淑兰叹了口气:“汐宝,这几天我总是梦到你怀了孩子……如果你和阿霆真的有了孩子,我就是死也瞑目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1689/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6日 下午3:31
下一篇 2023年5月16日 下午3: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