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交易完整版 公交车大龟廷进我身体里

允天,允涯看着自家妈咪抱着来不不明的小女孩,稀罕得差点没流哈喇子的样子,无奈的摊了摊手。

有两个这么帅的儿子,也没见妈咪这么吃他们的颜。

却对着被别人家的小女孩,垂涎三尺。

妈咪,眼光真差!

姜玥琋克制着想要把小女孩带回家的念头,温柔询问:“小妹妹,你的家人呢?”

小女孩还是摇着头,姜玥琋再次询问。

“小妹妹,你记得你家人的手机号码吗?”

小女孩不说话,却往姜玥琋的怀里钻得更深了。

看来是不能交流,姜玥琋有些伤脑筋。

“送警察局!”

允天当机立断,俨然一副小大人的模样。

小女孩一听要到警察局,却突然闹腾了起来。

“小妹妹,你要是不想去警察局,你拨打你爸爸妈妈的电话,阿姨帮你联系他们过来接你好吗?”

在允天允涯的紧迫盯人下,小女孩只能不情愿在手机上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把手机给了姜玥琋,理所当然的继续窝在姜玥琋的怀里。

两个兄弟对于这只突然赖上他们妈咪的小猫,真想抓出来丢掉!

好想警告她,那是他们两个的妈咪!

“喂。”

电话接通后,姜玥琋询问:“你好,请问你们是不是走丢了一个小女孩?”

电话那头的战煜骁,眸色猛的暗了下来,声音低沉却带着危险的说“我女儿在哪里?”

是错觉的吗?姜玥琋怎么觉得这么冰冷的声音这么熟悉?

“我们现在在……”姜玥琋左顾右盼的看了一个路牌。“千禧路。”

“站在原地,我马上到。”

“等等,我……”

姜玥琋本来想说她带着孩子们到商场去吃饭,可是对方已经挂断了电话。

想想人家丢了孩子着急,只有委屈儿子们先饿肚子,等小女孩的爸爸过来接人。

姜玥琋让两个儿子坐回车子后座休息,而她陪着小女孩在路边等她爸爸。

大约过了十分钟,突然一辆黑色的迈巴赫停了下来。

车门打开,战煜骁长腿一迈下了车带着浑然天成的贵气,姜玥琋心头咯噔一下。

这个男人,不是在机场遇到的那个绝色暴戾男?

在机场听他的话,似乎是孩子丢了。

应该就是他。

战煜骁眉宇间矜贵如风,声音却寒冷如霜。

“芮芮,过来。”

小女孩拉着姜玥琋的手,轻轻的摇了摇头。

姜玥琋本着负责任的态度询问:“小妹妹,那个人是你爸爸吗?”

小女孩没反应,只是倔强的拉着姜玥琋的手。

战煜骁眸光深邃,薄唇一动:“芮芮,不要让我说第二次。过来。”

小女孩明显急哭了。

姜玥琋皱着眉头看着战煜骁说:“这么凶做什么?不知道小女孩是从来宠的,不是用来凶的吗?”

战煜骁愕然,整个帝都的人都知道,女儿是他的眼珠子,只有她说他对她凶?

他凶吗?

姜玥琋低头再次询问芮芮:“小妹妹,他是你的亲生爸爸吗?”

就怕是后爸之类的?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她可不能随便交出去。

芮芮点了点头,姜玥琋得知是亲生爸爸。

想着应该是孩子丢了性子急了,于是她蹲了下来对芮芮说:“你爹地虽然很凶,但是看得出来他是因为你丢了着急,你能原谅你爹地吗?”

说他很凶?

战煜骁眸色更深,这女人又说他凶!

这是想挑拨他们的父女关系?

芮芮乖巧的点了点头。

“芮芮真乖。”姜玥琋摸了摸芮芮的柔顺的头发说:“去找你爹地吧。”

芮芮走向了战煜骁,战煜骁眉头微皱。

他的女儿,向来不跟任何人交流,现在居然听那个女人的话?

芮芮一边走向战煜骁,一边不停的回头看姜玥琋。

战煜骁将战芮芮拉到了身后,看着姜玥琋说:“你的手段,是我见过最高明的。不过我警告你,不要接近我女儿。”

战煜骁说完,就拉着芮芮走向停在旁边的迈巴赫。

虽然做好事不图回报,但是她毕竟为了他的女儿,让两个儿子现在还在车上饿肚子。

他起码也得,说声谢谢。

姜玥琋不服气的说:“这位先生,我帮你找回了女儿,你最起码也得说句谢谢。”

谢谢?

从来没有人,敢让他说这两个字。

战煜骁把战芮芮送到了车后座,转身走向姜玥琋。

战煜骁漆黑的眼眸着灼灼其华,淡而薄的嘴唇紧紧的抿着,浑身上下散发着拒人千里之外的疏离。

他走向她的每一步,都让姜玥琋倍感压力。

蓦然,他修长而白皙的手,随意的扯了扯胸前的扣子,又欲又蛊的说。

“先是在机场制造偶遇,现在又接近我女儿。一天在我面前出现两次是想引起我的注意?”

“先生,你是有病吗?我是医生,要不我帮你看看。”

姜玥琋真的想骂人,这个男人以为他是人民币,人见人爱呀。

蓦地,战煜骁用力一拉,姜玥琋跌进了他的胸膛。

他们交换着彼此温热的呼吸,突然间的暧昧,让姜玥琋脸红心跳。

一切尽在掌控之中的战煜骁,邪魅的说:“女人,你的身体很诚实,还装吗?”

姜玥琋身体一震,用仅存的意志将战煜骁推开。

“我看你不仅有病,而且脑子里有路障。”

姜玥琋嫌弃的看了一眼战煜骁,然后赶紧跑回自己车上了。

那跑慢一步都嫌晦气的样子,让战煜骁的眸色更深了。

姜玥琋开车,饭也不吃了,赶紧落跑了。

坐在后座上允涯看着姜玥琋说:“妈咪,你说不认识那个叔叔。可是你们靠得那么近?他是我们的爹地吗?”

姜玥琋简直是一个头两个大。

刚才那一幕,居然还被小孩子们看到。

姜玥琋尴尬的解释:“那个叔叔刚才是在跟妈妈说,谢谢。因为妈咪找到了他女儿。他真的不是你们的爹地。妈咪,不认识他。”

“可是,妈咪我觉得……”

为了面对允涯的纠缠,姜玥琋赶紧转移话题。

“允天,你在看什么呀?”

此刻,允天的手指头正在手提电脑上,飞速的敲打着。

战煜骁的资料立刻展现在电脑上,允涯海豹式鼓掌,一脸崇拜的看着他的哥哥。

“哥哥,真厉害。一下子就能查出爹地的资料。哇哦~我们的爹地居然是战氏集团的总裁,战煜骁。”

姜玥琋忙踩刹车。

战氏集团?

不是吧,不会这么巧?

战家

“小宝贝,你跑到哪里去了?你知道知道奶奶多着急?”

战夫人对自己这个孙女,疼爱有加。

小芮芮拿着笔在纸上,歪歪扭扭的写上:“要妈咪。”

战煜骁眸色深沉,声如冰窖:“你没有妈咪。”

小芮芮眼泪啪嗒掉,为什么别人都有妈咪,就她没有。

战夫人一边心疼的把芮芮抱在怀里,轻声安慰。一边嫌弃的看着儿子说:“现在芮芮的病情原来越严重了。再这么下去真的不会说话怎么办?实在不行就让芮芮的妈妈,过来照顾她。”

战夫人也是没有办法了,当年那个女人抱着芮芮过来,说芮芮是她的孙女。

经过DNA鉴定,的确是她们战家的血脉。

于是她就把芮芮留了下来,用钱把那个女人打发走了。

可是,那个女人六年来不死心,费劲心思的想要接近她的儿子跟孙女,都被她拦了下来。

但是,现在看到芮芮可怜的模样,她动了念头。

“我的女儿,我能照顾。”

战煜骁眸色坚定,他的女儿他能照顾,不需要那种女人。

“可是……”

“没有可是,芮芮好好睡觉,明天还要去幼儿园。跟奶奶说晚安。”

战煜骁态度坚决,不带一丝商量的语气。

芮芮低敛着眉眼,乖乖的在纸上写上:奶奶,晚安。

战夫人看着心疼死了,她的宝贝孙女被她儿子教得一点都不阳光。

这么些年,她也没少张罗儿子婚事,可是儿子不由所动。

要不是突然冒出来的孙女,她都要怀疑儿子是不是有问题。

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看来她还是要见一见那个女人。

……

御景湾,别墅。

“你们来做什么?”

姜玥琋没有想到她爸爸姜正涛一家人,会声势浩荡的过来找她。

“女儿,你离开六年了。既然回国了,怎么不回家?”

姜玥琋眸色清冷的说:“当初不是您觉得我丢脸,把我送走。我怎么敢去脏了您的地方。”

继母杨惠容在一旁,夹枪带棍的说。

“玥琋呀,其实我们当初送你走也是为你好。毕竟出了那样的丑事,你留下来对你不好。”

姜玥琋红唇微勾,尾音微扬的说:“还真是难为你们,用心良苦了。”

杨惠容还恬不知耻的说:“玥琋,只要你生活得好就好。”

姜玥琋冷笑,眸光里尽是疏离。

“六年过去了,没有我在身边陪练,你的演技还是这么精湛,都不带生疏的。”

听着姜玥琋的讽刺,杨惠容的脸上有些挂不住。

“姐姐,我妈妈是关心你。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好伤我妈妈的心。”

六年了,姜凌微依旧是捏着鼻子在说话似的,让人听了汗毛直颤。

姜玥琋都不知道自己以前是怎么忍过来的?太对不起自己耳膜了。

“姜凌微,能好好说话吗?这么多年了,是嗓子不舒服,还是鼻炎不好。我略懂医术,帮你治一治?”

这时,允涯扯了扯姜玥琋的衣袖说:“妈咪,我们六岁小朋友都不装可爱,她还在装可爱。她不知道她的面相不适合装可爱吗?”

姜凌微听了差点没气死。

允涯打量着姜凌微,一本正经的说道:“这位阿姨,看你面相命宫阴暗,子嗣缘薄,冲克太岁,流年大凶,要多多行善积德。”

姜凌微气得五官都要冒火了,这个鬼小孩,居然这么咒她。

她都想动手了,却被姜正涛推到了一边。

姜正涛看到允涯,眼睛发亮的说:“女儿,你的儿子吧?长这么大了。外公抱抱。”

姜正涛说完就伸手要抱允涯,允涯赶紧躲到了姜凌玥的身后。

杨惠容见状,讽刺道:“孩子怎么胆子这么小,对人这么生分。”

“我儿子不是生分,只是知道我不欢迎你们。”

姜玥琋语气冷漠,半点情面也不留。

“女儿,听说你在国外生了一对双胞胎儿子。这是哥哥,还是弟弟?”

允涯冒出小脑袋说:“我是弟弟,我哥哥在那里。”

允涯指了指客厅,姜正涛三人才看到里面还有一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小男孩,在玩笔记本电脑。

对于,他们的到来,从头到尾都没有看过一眼,正专心致志的在键盘上十指翻飞。

杨惠容阴阳怪气的说:“玥琋,孩子还这么小。别老让小孩子玩游戏,对眼睛不好。”

允涯笑着说:“真是无知的人,谁说小孩子玩电脑就是在玩游戏。我哥哥是在做金融投资。”

这么小的孩子知道做金融投资?字都不知道能不能认全。

“我外孙子还真聪明。”

“爸,你就不用虚伪的恭维了。说吧,你今天来找我们做什么?”

“你是我女儿,爸也就不跟你拐弯抹角了。其实爸爸今天来找你们是因为公司资金链断了,现在急需要三千万救急。”

“爸,你资金链断了。找我也没用,我可没钱。”

姜玥琋一副摆烂的样子,姜正涛却还是不放弃的说:“女儿,我知道你没钱,但是孩子有呀。”

姜玥琋瞬间愣住了,姜正涛怎么知道允天有钱。

允天的代号叫“财神”,在西半球混金融投资的没有人不知道这个代号。

当然也没有人知道,在西半球金融圈叱咤风云的“财神”,居然是个六岁的小男孩。

允天是“财神”的事情,一直都是一个秘密。

姜正涛怎么会知道?

“他们两个是盛源集团,老吴总的……”

姜正涛还没有说完,姜玥琋情绪激动的说:“住口!”

姜玥琋低眸,努力克制着自己的愤怒,温柔的说:“允涯,你去哥哥那里。妈咪跟这些人有话要说。”

允涯点了点头,就去找哥哥。

姜玥琋突然脸色一变,阴沉得让人可怕。

“出去说。”

姜玥琋把姜正涛三人赶了出去,反手把门严严实实的关上。

“你还没有让他们知道身世吗?其实迟早要知道的。虽然老吴总死了,但是他的遗产怎么说也有十个亿,不能让他大儿子都占了。这两个小的也是他的儿子,是可以分财产的。明天,我就带他们去盛源集团,拿回应该属于他们的钱。”

姜正涛说得义愤填膺,姜玥琋眸色微冷,原来是想利用她的儿子们争遗产。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1705/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6日 下午3:38
下一篇 2023年5月16日 下午3:4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