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野俏媳妇免费阅读 玉娟的性荡生活

整个酒店大堂仿佛被按了暂停键一样,停滞住了,然而几秒钟后,又如同沸水般炸开!

众人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五年前司墨寒才认了一个儿子回来,五年后又有一个小奶娃抱大腿认爹,这是什么骚操作?

而慕时今此刻更是震惊,眼睛瞪得像铜铃一样大,完全忘记了自己今天是来干嘛的。

这两个孩子也太坑妈了,她自己都不知道他们的爹地是谁,他们倒好,直接跑到订婚宴上认爹。

就算是想帮她报仇,破坏慕雨嫣的订婚宴,也没必要用这种方式吧……

“墨寒,这是怎么回事?”司母何曼华不悦地开口询问,订婚宴上怎么会突然冒出个孩子来?

司墨寒脸色沉沉,凝视着慕小意几秒,半蹲身子,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心里竟然浮现出一丝莫名的熟悉感。

好半晌,他才哑着嗓音开口,“你叫什么名字?”

“慕小意。”

“你妈咪是谁?”

“我妈咪叫慕时今,我还有个哥哥叫慕嘉年。”

慕小意指了指不远处慕嘉年的方向。

众人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只见慕嘉年和司之御站在一起,两个人年纪、身高、体重,甚至长相都差不多。

远远看去,还真像是一对双胞胎。

大堂内再次炸开了锅!

而此时,慕雨嫣刚下楼就看到了这爆炸性的一幕,紧张不安的感觉疯狂冲击着她的心脏!

刚才那个小女孩说她的妈咪是慕时今,可她当初已经把那个孩子抱走了,难道,慕时今怀的就是三胞胎?

该死,是她太大意了!

如今慕时今不仅没死,还带着双胞胎回国企图破坏她的订婚典礼,她绝不会让慕时今如愿!

慕雨嫣急匆匆下楼,跑到司墨寒身边,“墨寒,这两个小孩一定是来恶作剧的,别理他们,让保安赶走就行了。”

说着,就要叫保安过来。

这时,慕小意紧张得几乎要哭出来,抱着司墨寒疯狂撒娇,“呜呜呜我没有恶作剧,我是来找爹地的!爹地带小意回家好不好?小意会乖乖听话的!”

软萌的声音再加上乖巧可爱的长相,收获了现场一众叔叔姨姨的心,就连司墨寒都有点忍不住动摇了。

“墨寒,你是不是真的外面有过……”司母何曼华也险些被可爱的小意攻略,忍不住问道。

“妈!”司墨寒沉着脸,不悦地打断她的话,“除了五年前那一次,我从来没有过别的女人。”

何曼华也深知自己这个儿子洁癖的程度,从来没有绯闻,私生活干净到整个龙州的人都几乎以为他是个GAY!

如果不是五年前那一次有了司之御,还打不破这个传言。

可,慕嘉年那个孩子长得跟司墨寒相似度着实太高,除了他的,何曼华真的想不出来会是谁的。

“你看那张脸,跟你长得那么像,如果不是你的……”话至一半,何曼华突然醒悟过来,“也、也有可能是你弟弟的!”

莫名躺枪的司家二少司景弦差点一口水喷出来,“妈你别太离谱,我回回都有安全措施,这孩子怎么可能是我的!”

“是不是你的验验不就知道了!”

说完,何曼华立刻让人拔了头发去做亲子鉴定。

很快,鉴定结果出来,并不是司景弦的。

司景弦看着鉴定结果叹了口气,“可惜了,这么可爱的两个娃竟然不是我的,不过凭我的基因生两个更可爱的应该没问题……”

“哥,不如你也去验验?”司景弦看着司墨寒,挑了挑眉。

一个锐利的眼锋扫过,司景弦立刻闭上嘴。

何曼华却觉得很有道理,“既然这两个孩子能找到你,肯定不是空穴来风,墨寒,要不你也去跟他们做个亲子鉴定吧。”

“浪费时间。”司墨寒冷冷吐出这两个字,显然十分不屑。

他对自己的私生活很了解,这两个根本就不可能是他的孩子。

不管这两个孩子是从哪里来的,谁教唆他们来的,是真还是假,都已经被他打上了“心机”的标签。

而慕嘉年的眼底却是染上了浓浓的失望,原来,他们的爹地就是这样的人么……亏自己刚才还对他印象那么好。

“墨寒,不管怎么说,如果要查清楚这件事还你一个清白,做个鉴定就是最直接的办法。”何曼华劝道,不做鉴定才是真正的亏心。

司墨寒幽深的冷眸在两个孩子身上徘徊而过,似乎也觉得应该做个鉴定,不然还真是赖上自己了。

正当他要答应的时候,一道倩影突然闯进了众人的视线。

来的女子身量纤细修长,却凹凸有致,简简单单的素雅长裙包裹着玲珑的曲线,盈盈纤腰不足一握,举手投足间整个人裹挟着一丝风华绝代的惊艳感。

那张精致的小脸化着浅浅淡妆,却掩盖不住她的绝色风姿,眼下一颗泪痣透着娇媚,而眨眼间却是满满的清冷感,令人琢磨不透。

众人都有些看呆了。

慕时今完全没注意到他们的目光,看向自己不听话的两个娃,呵斥道,“小年小意,还不快过来!”

慕嘉年和慕小意看到她,知道自己做的事情败露,缩了缩脖子,然后以龟速慢慢挪到她身边。

“妈咪你别生气,我们只是来找爹地的。”慕小意指了指司墨寒,“你看,那就是我们的爹地!”

刚才慕时今已经在后台盯了司墨寒很久,自然是知道这样的男人绝不可能是她孩子的父亲。

她的目光落在司墨寒身上,语气中带着几分歉意,“抱歉司少,我两个孩子不懂事,给您造成了困扰,如果今天有什么损失,我会照价赔偿的。”

司墨寒抬眸,目光如同北极亿万年未化的冰锥,冷得人瑟瑟发抖,而说的每一个字更是如同钢针般生生刺进慕时今的心脏。

“呵,我刚才还在想,到底是怎样的母亲能教孩子随意在公众场合认父亲,请问这位小姐,你是很缺男人吗?”

轰!

这话让慕时今脸色骤变。

双手紧握成拳,目光中带着明显的愤怒,想怼回去,却发现还真是自己理亏。

随即风轻云淡一笑,“司少多虑了,像司少这种人我的孩子的确是高攀不上,他们只是觉得你像他们死去的爹地罢了。”

说完,慕时今低头看向两个娃,语重心长,“现在你们相信妈咪说的了吧?你们爹地早就去世了,现在坟头草估计都两米高了!”

司墨寒:“……”

原本信心满满的慕嘉年,此刻也有点怀疑自己是不是查错信息了,尽管不愿意相信自己爹地已经去世,但现在似乎实锤了。

也罢,反正这个爹地也不认他们,就当做爹地死了吧!

慕嘉年抬头看向慕时今,“妈咪,那爹地的墓地在哪里?我们去给爹地除除草吧!”

慕小意也奶呼呼地开口,“小意很能干,小意也要去!”

“……好,等妈咪忙完这段时间就带你们去。”

这两个娃实在太聪明,慕时今只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不过,等她忙完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或许他们早就忘记这件事了。

三人的身影渐渐淡出众人视线,慕雨嫣也暗暗松了一口气,还好司墨寒没跟两个孩子做亲子鉴定,否则,肯定五年前的事就瞒不住了。

她也得加快动作,不能让慕时今和两个孩子继续活在世界上!

然而这时,一个小小的身影突然从人群中跑了出来,依依不舍地望着慕时今离开的方向,急得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他拼命拽着司墨寒的衣角,水汪汪的眼睛里带着期望。

司墨寒知道他什么意思,面无表情地道,“御御,这样心思不纯的女人不能留下,让她们走。”

司之御拧着眉,气鼓鼓地瞪着司墨寒,此时的他非常生气,全身好像都在颤抖,松开手,自己就朝着慕时今的方向追去。

司墨寒眼疾手快地拦下他,“御御,不许去!”

司之御在司墨寒的怀里拼命挣扎,又踢又咬,仿佛快要失控。

尽管如此,司墨寒还是没有松手,嗓音沉沉,“司之御,听话!”

然而怀里的司之御反应越来越激烈,就连呼吸也越来越急促,小小的身体里仿佛凝聚着极大的力量……

司墨寒心里一惊,知道他要发病了,连忙松开他,语气着急,“快把小少爷的药拿过来!”

司之御的药都是管家随身携带的,平时司墨寒的身上也会放着,只是今天订婚,匆忙之下并没有带药。

管家急匆匆地拿着温水和药过来,司之御吃下后,反应平缓了许多,只是身体还是有些轻微的颤抖,看起来不容乐观。

“奶奶的小宝贝啊,你可真是吃尽苦头了……”何曼华在一旁看着,心都揪了起来,“我说墨寒你也真是的,明知道御御的情况,就不能好好说话吗?”

“妈,这事真不能怪墨寒。”慕雨嫣急忙开口,“要怪就怪我妹妹今天不该来捣乱。”

何曼华挑眉,“刚才那个是你妹妹?”

“是啊,今今她五年前跟野男人风流一夜,生了两个孩子,可又不知道那男的是谁,今天可能是看我要和墨寒订婚,故意来捣乱,才惹得御御这样……”

闻言,众人的目光都变得意味深长起来。

他们都知道慕家多年前认回了真千金,因为舍不得养育多年的假千金,于是把两人都留下。

没想到这个认回的真千金,竟然是个私生活混乱,乱搞男女关系的人,还不如就放在外面装作不知道算了!

何曼华的脸色顿时难看起来,“真是个不知检点的女人,以后别让你那个妹妹过来,免得再吓坏了我的乖孙!”

“妈,你放心吧,御御是我的孩子,我知道分寸。”慕雨嫣嘴上说着,心里却暗暗得意。

而司墨寒此刻的目光也是异常冰冷,这时,怀里的司之御情况并不是很好,整个人都在发抖,他的心也悬了起来。

“妈,御御身体不好,今天订婚宴先取消。”司墨寒撂下这句话,抱起司之御转身就走。

……

回到家里,慕时今打算好好教育一下这两个孩子,最近真是把他们宠的无法无天了,竟然做出这种认爹的糗事。

“你们两个过来。”慕时今端正严肃地坐在沙发上,“今天这个事是谁的主意?”

慕嘉年直接站了出来,“妈咪,这件事都是我一个人主意,你不要怪妹妹。”

“那好,我问你,你为什么认定那个人就是你爹地?”

“我在网上查的,发现他跟我和妹妹长得很像。”

慕时今被气笑了,“单凭长相就能认定他是你爹地,万一还有很多个跟你长得很像的人呢?”

“也不仅仅是长相……”

慕嘉年很想说这件事是三舅舅告诉他的,三舅舅是国际知名的黑客,能查到很多事情,但三舅舅叮嘱过不能说,所以他只能忍住了。

反正爹地不要他们,那就让这个秘密永远埋藏在心底吧!

“好吧,那以后我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我会好好照顾妈咪和妹妹的,就算没有爹地,咱们也会一直开开心心的!”

慕小意也非常认可地点头,“小意有妈咪和哥哥就够了,不要爹地,爹地坏坏!”

嗯,这两个孩子总算是想开了。

慕时今亲了他们一人一口,“这才是我的好宝贝嘛!妈咪去给你们做好吃的!”

趁着慕时今做饭的这段时间,慕嘉年心里忽然萌生出了一个想法。

既然爹地不要他们,那他就要让爹地后悔!

于是,晚饭后慕嘉年回房间打开笔记本电脑,小小的手指灵巧快速地打上一行行代码,经过一番努力,画面跳转到一个更大的界面。

慕嘉年勾了勾唇。

爹地,准备接受惊喜吧!

而此刻,司家。

司墨寒抱着司之御回家后,马上找来家庭医生,对司之御做了一系列的心理辅导,然后他才沉沉睡下。

心理医生望着熟睡的司之御,叹了口气,“司少,虽然小少爷的病情暂且稳住了,但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您……还是没找到cici医生吗?”

司墨寒的眼眸暗了暗,“cici医生已经让人推了我的要求,不过,我正在想办法见她一面。”

cici是享誉国际,全球知名的少儿心理障碍专家,行踪神秘,信息极少,想要见到她本人更是难如登天。

不过,只要有一丝希望,司墨寒就不会放弃。

就在这时,司墨寒的手机突然响起,是助理易寻打来的。

“总裁,集团刚才突然遭受不知名信号的攻击,数据库被人入侵了!”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1993/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8日 下午4:00
下一篇 2023年5月18日 下午4: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