楼上楼下1V2~ 好喜欢你1∨1拔丝春卷沈之初

阿泽,你轻一点……”

“轻点?你会舒服?”

“讨厌啦……”

咖啡馆里,苏茵看着手机里播放的某种限制级视频,脸上平静得没有一丝波澜。

坐在她对面的女人抬着下巴睥睨她:“你看到了吧?你老公和我睡了。”

女人以为她会动怒,甚至会对她动手,但没有……

此刻的苏茵冷静得不可思议。

女人坐不住了,横眉冷哼道:“你识趣就和阿泽离婚,我已经怀了他的孩子,他说了要给我和孩子名分!”

苏茵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波澜,看向女人的肚子:“你怀孕了?”

女人得意一笑:“对,所以你这个嫁给他三年,还生不出一个蛋的老母鸡可以滚了!”

女人一字一句的羞辱还是没有让苏茵生气:“你确定是他的种?”

女人脸色一变:“当然是他的!你现在就回去和他离婚!”

苏茵此时站起来,并拿起放在旁边的包包。

女人以为她死心了,要回去和陆穆泽离婚。

只是苏茵走到女人身边,再次问:“你真怀了穆泽的孩子?”

女人豁然起身,扬着下巴道:“怎么?还需要我跟你去做个孕检吗?”

苏茵的目光又定在女人肚子上:“那倒是不用……”

下一秒,她猛地抓住女人往咖啡桌上撞去!

女人的肚子重重撞上了咖啡桌角,痛苦的惊嚎:“啊!”

苏茵一松手,女人捂着肚子跌坐下去,鲜血从她大腿流下来。

“你不该怀他的孩子。”苏茵看着她流血,脸上竟然还是那么平静!

“孩子……苏茵!你个贱女人!你杀死了我和阿泽的孩子!他不会放过你的!”女人又痛又恨的咒骂。

苏茵像是没听到她的咒骂:“我帮你叫救护车。”拿出手机拨打号码。

从始至终,她冷静得可怕,或者说像个毫无感情的机器人。

打了电话后,她看向女人道:“救护车很快过来,以后不要再找陆穆泽了,他是有妇之夫。”话落转身往咖啡馆门口走。

“苏茵!贱女人,你给我等着,阿泽爱我,他不会放过你……”女人咬牙切齿的痛骂。

没想到这个苏茵看起来一脸无害,下手却那么狠!

好在她流的是姨妈血不是流产……可恶,没想到自己的逼宫失败了!

苏茵径直走向咖啡馆外停着的一辆保时捷。

她上车后,陆穆泽便冷声问道:“解决了?”

她点点头:“嗯。”

“肚子里的孽种也解决了?”陆穆泽这话没有任何感情。

苏茵还是点头:“嗯。”

陆穆泽随即把一张卡丢过去,锋利卡片将苏茵白皙的脸蛋划开一道细细血痕。

他冷漠的声音:“这是给你的酬劳,拿好就给我下去。”

苏茵低头看着落在脚边的银行卡,感到脸上皮肤被划开后麻麻的疼。

她抿了抿唇,伸手将银行卡捡起来。

推门下车的时候对陆穆泽道:“下次这种事不要再叫我了。”

她不愿再为他的风流债买单,这是造孽。

陆穆泽不屑的冷睨她:“苏茵,你不是很清楚,你做我的太太就是为我解决这些麻烦吗?你要是不愿意,我就找别人做陆太太,有很多女人等着坐这个位置。”

苏茵对上他嘲弄的目光,沉默几许后道:“你就当我没说过刚才的话。”

她才下车,保时捷立即从她面前扬长而去。

看着那辆豪车消失在街角,她攥紧了手中的银行卡。

她现在还不能失去陆太太这个位置。

嘟嘟嘟——

手机倏然震动起来,她划开接听。

是医院打来的电话:“鹿鹿小朋友的家属吗?你有空过来办理出院手续吧,我们这里实在医治不了……”

苏茵脑子有点放空,对方一再催促后,她回了句:“我知道了。”挂断电话。

她的鹿鹿,现在不只是需要钱治病,更需要能救她的医生……

一艘豪华的私人游轮行驶在海面上。

游轮里正办着一场私人酒会。

而这酒会是好友为刚回国的霍祈珩办的。

霍祈珩,天之骄子,霍家第一继承人,年纪轻轻却已是医术高超,十五岁便做了第一台享誉国际的手术,被封圣手神医。

苏茵穿着刚好盖过翘臀的紧身裙,拿着好不容易弄到手的邀请函走进酒会大厅。

她在人群里寻找霍祈珩的身影,终于在越过两拨人后,看到了和两名富家少爷站在一起的男人。

只见男人修长身姿轻倚着吧台,眉目间有种疏离的慵懒。

他很高大,黑色西裤包裹着两条长腿,英英玉立,有种与生俱来的优雅与矜贵,与这个热闹的地方格格不入。

他骨节分明的大手捏着高脚杯,漫不经心的摇晃着杯中酒液。

他的五官雕刻般立体俊美,那双深不见底的鹰眸轻轻一扫,就有种慑人的力量。

纵使苏茵见过他的相片,看到他本人还是有些怔了。

但她很快回过神,深吸一口气后目标准确的往他走去。

然而一道身影倏地挡在她面前。

啪!

狠辣的耳光不由分说地扇到她脸上,紧接着是一道尖酸刻薄的骂声:“苏茵!你个贱女人!你怎么敢追到这里来?”

苏茵被打得耳朵嗡嗡响,转头看去,看清楚了对方是谁。

一个月前和陆穆泽纠缠不休的一朵白莲花。

当时这朵白莲想要上位,坐上陆太太的位置。

陆慕泽当即和她分手,未免被纠缠,让苏茵这位正主陆太太去帮忙解决。

她只能出面为他排忧解难,只是有一条价值八位数的红宝石项链没要回来。

白莲花今天看到她,大抵是以为她来追讨项链。

四周的人都被他们这边的动静吸引了目光,不自觉围过来。

白莲花指着苏茵对大声道:“大家都看清楚了,这个女人叫苏茵,她是个小偷,她曾经想要偷我的红宝石项链,被我当场抓住,大家可要小心点。”

苏茵没想到她会倒打一耙,扮官抓贼。

不远处,霍祈珩和身边两公子哥也看了过来。

听到苏茵这名字,他幽深的鹰眸眯了眯。

四周的人对苏茵指指点点,甚至叫她马上滚,私人酒会不允许小偷进来。

白莲花这会又道:“我们还在海上,先把她绑了关起来,游轮靠岸直接送她去警局。”

这提议获得大家一致认可,随即就有人要来绑苏茵。

“慢着!”苏茵不紧不慢的低喝一声。

她扫一眼白莲花后道:“我是陆穆泽的太太,而她一个月前做小三纠缠我老公,贪走我老公在拍卖会上拍下的红宝石项链,至今没有归还。”

苏茵拿出手机找出几张报道上的相片:“大家看看,我老公拍下项链这事还上了新闻。”

大伙看到她手机里的相片,这就是有图有证据。

“没错,她确实是陆太太,我见过一次。”人群里不知道谁说了一句。

白莲花的脸色一变,开始慌张起来。

苏茵冷笑着看向白莲花:“如果你一定要去警局,我可以奉陪,到时候就让警察叔叔好好教育你,什么叫贼喊抓贼。”

“原来她才是贼!”

“而且是当了小三的贼!”

围观的人开始骂白莲花。

苏茵微笑着提醒:“各位有老公的要注意了,有贵重首饰也要小心保管。”

“我想起来了,就是这个女人刚才想勾引我男人!”一身着白裙的女人站出来指着白莲花骂道。

“原来是个惯三!看我今天怎么教训你!”白裙女人扬手就过去打白莲花。

白莲花想跑却被人堵住了。

苏茵好不容易从一片混乱中挤出来,再看吧台那边,哪里还见霍祈珩的身影?

她一急,连忙过去,看到男人的身影在门口那边一闪而逝。

她立即追出去……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066/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32
下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33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