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着全班的面做到高C+小辣椒私人医生H1

陆穆泽!你别在我这耍流氓!”苏茵羞怒低斥,奈何怎么都没法推开他。

陆穆泽瞧见她吊带被扯断后,本就露骨的吊带裙往下滑,露出更多雪白的肌肤。

他眼睛一眯,一股邪火被撩起来:“没想到我的陆太太还是个宝。”他凑到她耳边,邪邪的继续说:“身材那么有料。”

“你!”苏茵眼里脸上都是怒意,干脆抬头在他肩上狠狠的咬下去一口!

“嘶……”陆穆泽被她咬得痛呼,扣住她的后脑一把将她拉开,咬牙切齿道:“苏茵,你最好不要扫我的兴!我要和你做夫妻是你的福气,懂不懂!”

他话落再次低头啃上她的脖子,大手抓住她岌岌可危的吊带裙,要一把扯开!

嘟嘟嘟——

他裤袋里的手机倏然响起来。

“你有电话,接你的电话去……”苏茵急道。

陆穆泽眉宇拧起,满眼不悦,哪个不知好歹的这个时候来干扰他?

他一手抓着苏茵,一手拿出手机,也没有看来电就划开接听了:“喂?谁?”语气很冲很不好。

手机那头的人没有回话,而是沉默。

陆穆泽的语气更是不耐烦了:“你到底是谁?不说就挂了!”

手机里终于传来一女人的声音:“阿泽,是我……”

苏茵正想趁他接电话的时候推开他,距离太近,她也听到了那女人的声音。

她一下子怔住了,这声音不就是姚书雪吗?

陆穆泽已经惊怔了,捏着手机一动不动,脸上满是不敢相信。

好一会他才出声:“你……是书雪?”

“是我,我回来了。”姚书雪的声音轻轻柔柔的,像一片羽毛撩开他的心湖。

他一瞬激动起来:“书雪……”呼吸也变得急促,很想马上就见到她,心里更是有千言万语要和她说。

但现在,他只能紧紧攥着手机,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倒是姚书雪还是平静的:“阿泽,我们约个时间见面吧。”

“好、好……你说什么时候见都可以。”陆穆泽仍旧激动不已,像是忘记了当初姚书雪如何抛弃他。

“那就明天下午两点见面,到时候我发见面的地址给你。”

“明天下午……好,我一定准时到。”陆穆泽结束通话时,脸上的激动还未消散。

他的书雪终于回来了!

苏茵听到了他们的约定,冷诮道:“你的最爱回来了,你还要和我做夫妻吗?”

陆穆泽猛地被她这话拉回现实,注视她的眼里顿时浮起了鄙夷和嫌弃。

他下一刻就起身,一边整理自己的衣服,一边不屑的俯视她:“苏茵,你真让人倒胃口!”

苏茵冷笑:“是吗?那是谁刚才上赶着要脱我衣服,要强行和我发生夫妻关系?”

陆穆泽一时语塞,只冷冷盯着沙发上,就要被他扯掉裙子的女人。

他在心里暗咒,自己刚才怎么了?居然撞邪了要睡她!

他阴沉着脸没好气的搁下一句:“你以后不准再给我穿这种暴露的裙子!”。

苏茵似笑非笑的和他对视,难道他因为这条裙子对她产生邪念?

这裙子应该是霍祈珩向姚书雪借的,所以他喜欢的是这种穿衣风格?

如果他知道姚书雪如今和霍祈珩好上了,还有可能怀了霍祈珩的孩子,他还会不会一如既往的爱着她?

陆穆泽整理好衣服后转身要走。

苏茵连忙道:“那个女人的赔偿费,你到底给不给我?”

她知道那女人是讹钱,但陆秀竹发了话,这事要她解决,那她只能找陆穆泽要。

陆穆泽也许是心虚,从衣袋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丢到她面前:“这卡里有五十万,剩下的你自己想办法。”

“你……”苏茵瞪着他匆忙离开的背影,暗骂一句真是个妥妥的人渣!

苏茵彻底把自己清洗一遍,换上自己的衣服,终于感觉舒坦了些。

看到那一条被陆穆泽扯断的吊带裙,不可能还回去了。

也许霍祈珩也没想过要她还。

只是他向姚书雪借裙子的时候,用的是什么理由?

她倒是没有想太久,很快就出门去医院。

昨晚没有在医院陪鹿鹿,她心里还是有些担心的。

到了医院病房,正好主治医生秦瑞也在。

秦瑞比她大五岁,已是主任医师了,他在这方面的病症有些研究,但还是无法彻底为鹿鹿医治。

“小姨,你来啦!”鹿鹿眼尖先看到她。

秦瑞闻声转头也看到了她。

苏茵微笑着走过去:“嗯,我来了,你今天怎么样?”

秦瑞先回答:“她目前的情况算是稳定,我昨天给她加大了用药量。”他的神情是严肃的。

苏茵听到他的话,心里一沉。

加大用药量,说明鹿鹿的情况更糟糕了。

她瞧着眼前因为生病而瘦弱苍白的小女孩,一张比巴掌还小的脸,显得那双乌黑的眼睛很大很明净。

苏茵鼻头一酸,眼眶也有些酸涨,努力眨了眨眼,压下那些糟糕的情绪。

“鹿鹿,吃东西了吗?小姨今天特意去那家你最爱吃的粉饺店,给你买了一大盒,你看看一共有八个大大的粉饺呢。”

苏茵把食盒拿出来打开,一个个拳头般大的粉饺圆鼓鼓的包满了馅儿。

“哇,好香啊!”鹿鹿一副要流口水的样子。

苏茵拿了她的专用碗筷,夹一个放到碗里递过去给她:“吃吧,还是热的。”

“谢谢小姨,我最爱小姨了。”鹿鹿对她甜甜一笑,然后开心的吃起来。

“小姨,你也吃呀,还有瑞叔叔,你也可以吃哦。”鹿鹿不吝啬的分享。

秦瑞对她微笑着,声音柔和的道:“你吃,我已经吃过了。”

他随即看向苏茵道:“我要去看别的病人,你送我出去吧。”

苏茵看出来他有话要单独说,点一下头:“好。”

“鹿鹿,你乖乖的在这里吃,小姨很快回来。”

“嗯嗯,我知道了。”鹿鹿听话的点个头,接着对秦瑞挥挥手:“瑞叔叔再见。”

秦瑞对她笑了笑:“再见。”

苏茵和他走出病房,然后关上门。

走廊上,他们面对面站着。

秦瑞的神情比刚才还要严肃几分:“鹿鹿的病情我已经跟你说过了,医院这边的意思是让她出院,把病房空出来给需要的人,我努力申请了,医院才勉强同意让她继续住,不过我想医院还会再次让她出院,这里已经无法医治她了。”

他也很无奈,给鹿鹿医治了那么久,他比任何人都想医治好她。

“太谢谢你了,我正有个消息要告诉你,我已经找了霍祈珩霍医生,他答应了帮鹿鹿看病。”苏茵随即道。

秦瑞微怔,有些不敢相信的问:“你说的是霍大神医?”

“嗯,是的,他肯为鹿鹿治病,我相信鹿鹿还是有希望的。”

秦瑞听到这个消息,凝重的神情都舒展了些:“如果真是霍神医出手医治,鹿鹿就有活着的希望了。”

他很快又皱起眉:“普通人预约都要排队,很久才能约上他看病,你怎么就让他答应给鹿鹿看病了?”

说起这个,苏茵眸光闪烁了下:“那个……说来话长,有空的时候我再跟你说。”

而这会,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连忙拿出来一看,神色微变……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076/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35
下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3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