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娟的性荡生活_他扒开我的裙底把舌头伸进去

苏染走的这么干脆,一点留恋都没有,这让司擎尧终于没那么不爽了。

他满意的收回视线,然后看向一直站在身后的秘书。

秘书头皮一炸,张嘴就来:“我刚才什么都没听到!真的,什么都没听到!”

“……”

司擎尧面无表情的指了指地上的礼盒:“拎。”

“啊?哦哦好的,好的!我这就上去找徐程,把东西给

“说起来,我乍一看到他觉得有点眼熟,但一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他。”

苏染盯着他的面具,一边打探一边说:“现在看到你我才发现,原来他和你长的挺像的。”

“哦,对了,你们声音也有点像哦。”

其实还是有差别的。

他这声音更低沉慵懒一些,擎总则偏冷锐,充满了霸总范儿,更能唬人。

应该是他故意改变了声线。

这年头披小马甲也不容易啊,还得会变声!

只是不知道,到底哪个才是他真实的声音?

苏染故意这么吓唬司擎尧,倒是真让他惊了一下。

难道被她发现了?

怎么样,怕了吧?

臭男人,玩儿的就是你。

让你敢套我的话!

让你敢怀疑我爬墙!

苏染一眨不眨的盯着司擎尧,恨不得吓死他!

但司擎尧的心理素质不是盖的,他连动都没动一下,任她胡来。

苏染不信邪,干脆凑到他面前:“真的,我越看越觉得像,你要是不戴这半片面具……”

司擎尧抬手挡了她一下:“坐直。”

说话就说话,离这么近干什么?

呼吸全都拂到他脸上了,就像羽毛轻轻刷过,有点痒。

但为什么心尖尖上也有点异样?

苏染一愣。

刚才她只顾着吓唬他,完全没注意,现在才发现,彼此的脸都快贴在一起了。

但是很奇怪,明明她平常对男人都会有一种生理上的不适感,只是稍微靠近一点,她都会感到不舒服。

为什么这次没反应?

不,她甚至还想更靠近一点。

因为他身上的味道。

“你……喷的什么香水?”

她喃喃的问。

司擎尧非常直男的蹙眉:“我又不是女的。”

“那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好闻!

苏染的鼻子非常灵,而且她是国际专业认证的闻香师,所以她对气味是非常挑剔的。

都说闻香识女人,其实男人的身上也一样有味道。

只不过大多数男人都喜欢抽烟喝酒,而且汗腺发达,动不动就流汗,活的又没女人精致,所以没发臭就不错了,哪来的香?

苏染抵触男人,有一部分这方面的原因。

大街上遇到的任何男性,她隔着几米远,闻着都是臭烘烘的。

她还以为全天下的男人都一样。

可是为什么司擎尧却这么好闻?

前调有一种成熟海蓝的香,中调是罐装薄荷冰茶的清凉,很细微,可淡淡的反倒更抓人了。

这是荷尔蒙的味道,是专属于男人的阳气。

理智告诉苏染——

后退!

马上后退!

这个男人很危险!

但他的气味根本不给她机会。

狂放的蹿进她鼻子,霸道的钩住了她!

她被诱惑的低下了头,往他的颈窝里钻。

她要贴上去使劲的闻!

司擎尧一把捏住她下巴,抬起:“你怎么回……!!”

碰~

彼此的鼻子撞在了一起。

司擎尧僵住了。

苏染也怔了。

视线交缠间,两人都生出了一种——

彼此正在亲吻的错觉。

鼻尖吻。

呼吸也慢慢地勾搭在一起,纠缠、亲吻。

暧昧滋养着空气,也勾撩着两人的心。

扑通扑通。

就连心脏,似乎都跳动着拥抱在了一起,然后,亲吻。

苏染被催眠了,默默的将下巴抬高。

司擎尧也在同时,将唇凑过去——

“老爷子来……啊!”

李婶猛地停下脚步:“这、这……对、对不起!”

她转过身去:“我不知道你们……真对不住,你们就当我没来过,继续吧!”

说完她就跑了。

就好像她真的没有来过一样。

可苏染和司擎尧已经清醒了,飞快的分开了。

两人重新抓起筷子,假惺惺的吃了起来,谁也不肯先开口。

只是空气中还残留着旖旎,这样反而显得更奇怪了。

苏染只觉得自己口干的厉害,连忙去抓旁边的水杯。

可谁知道,司擎尧刚好也伸了手过来。

两人的手背,轻轻的一碰。

滋啦。

要着火啦!

苏染浑身一抖:“你、你……”

司擎尧连忙收回手:“你喝吧。”

他去冰箱里拿了瓶冰水。

连着灌了大半瓶,他才勉强觉得没那么燥了。

但是当他回头看到苏染捧着的水杯后,那才刚灭下去的火,轰的一声又着了。

苏染怔怔的:“怎、怎么了嘛?”

“……没怎么。”

司擎尧把剩下的半瓶水全喝了,然后又去拿了两瓶新的。

他递给苏染一瓶:“喝这个。”

苏染的眼睫毛颤了颤:“我不喝冰水。”

司擎尧只好去厨房给她拿了白开水。

苏染惊讶的看着他。

他:“常温。”

苏染:“谢、谢谢。”

司擎尧看了眼她手里的杯子,喉结动了动,到底还是什么也没说。

他喝着他的冰水,去找李婶了。

他现在实在不适合和她待在一起,还是远着点的好。

偌大的客厅,瞬间就剩下苏染一个人了。

她两眼呆滞的捧着水杯,怎么都想不明白,自己刚才是什么鬼上身了,竟然想去和他亲嘴儿?

越想越口渴,她又猛灌水。

这时候,李婶过来了。

她啊呀一声:“这个水杯不是阿尧的吗?”

“噗……”

苏染一口水直接喷了出来:“什……咳咳!”

“哎呀你慢点!”

李婶连忙替她拍背。

苏染像扔烫手山芋一样的把杯子放下:“我、我没看清,就拿起来用了。”

难怪他刚才让她改喝冰水!

“没事啊。”

李婶笑道:“虽然阿尧确实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但你是他老婆啊!而且你俩刚才都亲嘴儿了,那用杯子间接接吻又有什么关系?”

苏染的脸蹭的一下就冒烟了:“我们没……”

算了,解释这个没意义。

她深吸一口气,尽量平静的开口:“他有洁癖吗?”

“也不算,他就是有非常强的领地意识,从小就不让别人碰他的东西。”

尤其是水杯这种,谁用手指头挨到一下,都会被他扔掉。

所以李婶刚刚才会反应那么大。

苏染点点头:“好,我知道了。”

“对了,他人呢?”

“去书房给老爷子回电话了。”

李婶解释:“刚刚我……我就是因为接到了老爷子的电话,才会突然跑出来,打扰到你们了。”

“怎么,司老爷子的脾气很坏?”

“是啊,他的电话必须马上接听,不然他就要生气,要骂人。”

“那司擎尧现在岂不是在挨骂?”

他。”

司擎尧:“恩。”

下一秒,他看到自己手里的饭盒,他就改了主意:“回来。”

“怎么了总裁?”

“放我车里去。”

他又不是没钱,何至于卖掉自己老婆穿过的婚纱,戴过的首饰?

传出去都嫌丢人!

他给徐程打了个电话:“你去找财务,从我私人账户上拿八千万。”

“啊?”

“五千万补足违约金,剩下三千万是你们团队的年终奖。”

“!!!”

徐程结结巴巴:“这太多了啊BOSS,而且我们还没找到合适的广告模特呢,再这样下去,会耽误新品的推广,我们哪有脸拿奖金?”

换别的公司,只怕还得扣钱!

但司擎尧的意思很明确:“就按她说的办。”

“她?”

我去,就因为苏染说了一句多余的钱他们拿去分了,所以BOSS真就打钱了?

有钱人都是这么宠女人的吗?

酸!!!

……

司擎尧当然没有任何宠溺的意思,他只是很清楚,如果没有苏染,公司根本不可能得到一个亿的违约金。

不过这女人真不是傻白甜吗?

他只是拉了她一把,她就还他一个亿?

那要是别人救了她的命,她岂不是要以身相许?

想到这里,司擎尧嘴里的饭都吃不下去了。

对,这饭!

司擎尧看着饭盒里绿汪汪的蔬菜,突然有一种,这是染色毒剂的感觉。

他真要吃下去了,他这一头的黑发,马上就会变成青青大草原。

“……”

他这是在绿他自己吧!?

&*#@!

司擎尧破天荒的骂了句脏话。

他这边气的够呛,苏染却乐开了花。

没想到逗他玩儿这么有意思,她已经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过了。

他一定不知道,他看她的眼神,就像是在看红杏出墙的老婆。

可他们才刚约定好,各玩各的呀,怎么她只是送个饭盒,他都恨不得生吞了她?

“男人啊,真是口是心非呢。”

但别说,她家的这一只,倒是比别的雄性稍微讨喜一点点。

至少,她不讨厌。

……

傍晚。

苏染一下楼,就看到餐桌上摆满了菜。

她去问李婶:“司擎尧会回来吃饭?”

“我不知道,没接到电话。”

“那他平常晚上会回吗?”

“很少回,中饭晚饭加起来啊,他一个月最多在家吃两三顿晚饭?也不知道结了婚,会不会恋家一点?”

“……咳。”

他对她都没恋情,怎么可能会恋家?

苏染面无表情的邀请李婶:“坐下一起吃吧,反正他也不回……咦?司擎尧?”

“你回来啦?”

她自己没发现,这语气很像是非常盼着他回来。

司擎尧正在挂大衣的手一顿。

苏染:“怎么了?”

“……没怎么。”

司擎尧继续去挂大衣。

苏染撑着下巴看他:“你还没吃饭吧?”

“……没。”

“那就一起吧?”

她晃了晃手里的筷子:“我还没开动呢,等你呀。”

更像了,眼巴巴盼着他的望夫石!

司擎尧深深的扫了她一眼:“嗯。”

他换上拖鞋走进来。

苏染忙说:“先去洗手。”

其实不用她说他也会去洗,但被她这么一说,就显得像是他被她管着。

而他也竟然没意见,一言不发的去了厨房,很有那么点乖乖听她话的意思。

李婶在一边看着,下巴都快惊掉了!

“李婶?”

苏染叫她:“坐下一起吃呀?”

“不了不了。”

新婚小两口的独处时光,她哪里能打扰?

“你们吃,慢慢的吃,多吃点,啊!”

最好吃着吃着就干柴烈火一下,没准一个激动之下,阿尧的那个病就好了。

然后顺势就能来一发,现在的小年轻都喜欢的餐桌PLAY!

一举得双胎!

苏染:“李婶你怎么笑的奇奇怪怪……李婶?”

跑的好快。

“我是洪水猛兽么?”

苏染小声嘟囔。

司擎尧刚好走了过来,没听清,下意识问她:“你说什么?”

“哦,我说你大概是超级大病毒,李婶连一秒都不愿意跟你多待,跑没影了。”

“……什么奇奇怪怪的。”

“没办法,我本身就是奇奇怪怪的人。”

“恩。”

“恩?”

他竟然敢恩?

司擎尧:“恩。”

苏染:“……”

算了,才刚结婚就揍老公不太合适,她忍!

“吃饭吧。”

苏染说着就埋头吃了起来。

这之后她没再开过口,好像完全沉浸在了美食的世界里。

倒是司擎尧,慢慢悠悠的开了口:“除了苏宅,今天还去了哪里?”

爸爸去了哪里,你不是最清楚吗?

故意这么问,果然是在怀疑她出轨吧?

呵呵。

臭男人又想给她挖坑了,看她怎么坑回去!

咽下嘴里的饭,苏染十分自然的回答:“没,我离开苏宅就直接去了云氏,在那里差点被苏大强打死,幸好有个超级大好人救了我。”

“……然后?”

“然后啊……”

苏染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然后我就谢谢他呗。”

“怎么谢的?”

“你很好奇吗?”

“随便问问。”

“那我不告诉你。”

“???”

司擎尧简直快气笑了,这女人怎么回事!

嘻嘻。

苏染非常开心的欣赏了一下他的表情,然后才慢慢悠悠的开口:“算了,还是满足一下你的八卦之心吧。”

“……”

司擎尧忍耐的捏了下筷子:“说!”

苏染:“原本呢,我是想请他吃顿饭的,但怕不太合适,所以就改成了送午餐。对了,那饭盒原本是带给你的,可我没找到你,就顺势送给他了,你没意见吧?”

苏染说的坦坦荡荡。

司擎尧确实没有看出任何异常。

所以她真的没别的意思,是他想多了?

又来了,他又来了,这看出墙红杏的眼神!

苏染在心底冷笑了声,故意吓唬他——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129/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54
下一篇 2023年5月19日 下午3:57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