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老师按在地下做了一节课 惩罚游戏BY是白芷呀W

秦绽的靠近让封凌琛呼吸都是一紧。

但秦绽一开口,他脑子里的那些旖旎的念头瞬间消失不见——

她贴着封凌琛的耳垂,一字一句,“你听好了,如果你再敢派人跟踪我,我一定做出让你后悔终生的事情来。”

封凌琛哭笑不得。

这样暧昧的姿势,秦绽却说了一句这样的话,实在是太煞风景。

不过,秦绽说话时那双眼睛所流露出的杀意,却让封凌琛不由自主地毛骨悚然。

秦绽微微勾唇,露出一个极美却不达眼底的微笑。

然后绕过挡在门口的封凌琛,离开房间。

……

很快入夜。

Sara好不容易在秦绽身边睡去,秦绽看着她的脸,思量再三,还是做了一个决定。

她掏出手机,打给莫泰。

莫泰接起的时候,即使隔着手机秦绽还是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音乐声。

还有一群人正在狂欢的尖叫声。

但很快,这些声音戛然而止。

“秦小花,什么事想起来小爷我了?”

莫泰的声音清晰地传了过来。

他好像心情不错的样子。

秦绽顿了顿,才说,“我需要我的护照。”

“护照?”

莫泰疑惑不已,“怎么突然想要出国了?”

突然,他语气一变,“是不是姓封的小子又欺负你了?你在哪?我现在过去!”

“莫泰!”

秦绽大叫了一声他的名字,好不容易才让莫泰冷静下来听她说话。

“不是因为他,”

秦绽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能含混地告诉他,“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亲自去处理,跟我之前在国外认识的一个朋友有关。

“但我不能让封凌琛知道,所以……”

“我明白了。”

莫泰很快了解了秦绽的意思。

秦绽的身份需要保密,在封凌琛的认知里秦绽就是一个乡下村姑,连外语都是应试教育那一点皮毛,更从来没有出过国。

所以大爷爷把秦绽的护照都交到了他的手里,以备不时之需。

他问秦绽,“明天几点?”

“十一点,机场见。”

免得夜长梦多。

莫泰答应得很痛快,“OK,我会提前把东西给你送过去。”

“谢谢。”

莫泰笑了笑,挂断了电话。

秦绽抬头,从房间的窗户向外望去。

深蓝色的夜空中,月亮宛如一枚崭亮的银盘,毫不吝啬地将光辉洒在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秦绽忽地觉得,从封凌琛提出离婚到现在,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发生的事情却比她三年的婚姻还要多。

秦绽莫名觉得一阵疲惫。

她甚至在想,要是当时封凌琛直接签了那份离婚协议,她这会儿也许已经在国外享受人生了。

哪里还会发生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

秦绽正在愣神的时候,莫泰已经把航班信息发了过来。

确定了时间后,秦绽终于准备睡下。

但这时,房门突然被人轻轻敲响。

“秦绽,你睡了吗?”

是封凌琛的声音。

秦绽愣了愣神,才小声问,“什么事?”

“我有件事想问你,能不能……”

“明天再说吧,我要睡了。”

秦绽拒绝得很干脆。

封凌琛也没有强求,只说了一句“那好,你好好休息。”

就走了。

秦绽也没在意,盖好被子,很快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题早上,秦绽早早地醒了过来,她叫醒Sara,告诉她,“我去帮你处理这件事。

“我会尽量在开展之前把这件事处理完,在这期间,你就留在这里。”

她一脸严肃,小声地嘱咐Sara,“记住,除非我亲自打给你,否则不要跟任何人提起我们的关系。

“也不要相信任何人说的话。”

Sara不明白秦绽的意思,“秦,你还没说你到底要怎么帮我解决呢?”

“我会去跟品牌方交涉,说服他们撤掉你的设计。”

Sara立刻情绪激动地想说“那根本不可能”,却被秦绽打断了,“我知道,但现在只有这个办法。”

她自信一笑,“相信我,好吗?”

Sara有些茫然,但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秦绽让Sara不要声张,必要时还需要帮她应付一下封凌琛。

但没想到的是,两人刚刚下楼,就看到正在客厅喝咖啡的封凌琛。

秦绽莫名有些心虚,拉着Sara说要去吃早餐,然后头也不回地快步走向餐厅。

她生怕封凌琛会拉着她问东问西的,或者是看出她的心虚后顺藤摸瓜地查出些什么东西。

她从昨天晚上就开始冥思苦想要找个什么样的借口,骗过封凌琛一个月。

但最后所有的谎话都被她自己否定了。

她想着,不如干脆就说自己最近闷得要死,想到国外去散散心。

反正封氏集团已经让封凌琛焦头烂额,他应该不会跟她一起去才对。

秦绽胡思乱想了一整个早上,但封凌琛竟然什么都没问她。

她悄悄把心放下。

但就在她准备先斩后奏,要出门的时候,封凌琛却站了起来,“我送你。”

“不用!”

秦绽急忙拒绝,“公司不是还有事吗?我没什么要紧的,就是想去逛个街。”

封凌琛却是不疾不徐,“公司的情况已经稳定下来了,我不去也没关系。

“更何况对我来说,现在更重要的,是你。”

封凌琛突如其来的“深情”让秦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甚至觉得封凌琛脸上的笑都藏着一丝不怀好意。

“走吧。”

封凌琛拉起秦绽就要出门,秦绽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快到,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

“其实我……”

封凌琛没有给她把话说完的机会,“东西都收拾好了吗?”

秦绽一怔。

封凌琛却是走过来轻轻揽过她的腰身,“时间快到了,我们走吧。”

秦绽晕乎乎地被封凌琛送上车,又晕乎乎地被他系好安全带。

一直到封凌琛亲自开着车离开别墅,秦绽才终于缓过神来。

“封凌琛,”

她的声音低沉得像是被抽走了灵魂一样,有气无力的,“你在挑衅我吗?”

她才刚刚说过不许封凌琛以后再调查或者监视她,为什么他就是不听!

是不是真的要她动手,他才肯罢休!

但封凌琛却是云淡风轻地开口,“医生说孕妇不宜情绪起伏过大。”

他摸出自己的手机递过去,“以后,在你误会之前,能不能先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秦绽接过封凌琛的手机,才发现封凌琛昨天晚上收到了一条短信。

是她的航班信息。

可是,为什么?

见秦绽一脸不解,封凌琛只好提醒她,“结婚以后,你绑定的是我的副卡,所有消费我都会收到信息提醒。”

秦绽这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这还是三年前她和封凌琛刚刚结婚的时候,封爷爷的意思。

只不过她知道封凌琛一直觉得她是贪图封家的财产才嫁给她的,出于自尊和傲气,秦绽一直都没有用过他的卡。

她都是花的自己的积蓄。

昨天晚上可能是一时没有注意到。

沉默了一会儿,还是秦绽忍不住问封凌琛,“你就没有什么想问我的?”

封凌琛沉吟了下,摇了摇头。

秦绽还有些意外。

但她不知道的是,就算封凌琛不问,她这一整个早上心里的声音就没断过。

封凌琛早就听了个七七八八。

连带着秦绽的心虚,还有她对他的咒骂。

甚至是刚才那一瞬间,她心里对他产生的真切的杀意,封凌琛都听得一清二楚。

深吸一口气,秦绽才小声说道,“既然你现在不想问,那就以后都不要再问我原因。

“我大概会在国外待上一段时间,顺利的话很快就会回来,如果不顺利,大概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

封凌琛一副通情达理的样子。

跟先前他们三年婚姻里那副冷漠又混账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

秦绽终于忍不住直白地问他,“封凌琛,你是……被人夺舍了吗?”

封凌琛握着方向盘的手都忍不住狠狠一颤,“你说什么?”

“那不然怎么解释你突然间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

两个多星期前这个男人还捏着离婚协议书咄咄逼人地要跟她离婚。

还对他的白月光林茉百般维护,一次又一次地纵容林茉和封莹莹伤害她。

怀疑她的身份,对她像是对敌人一样。

但是现在……

封凌琛似乎有些紧张地握了握方向盘。

“想听真话,还是假话?”

秦绽不假思索,“当然是真话!”

封凌琛笑了笑,“真话就是,你那天差点摔倒,让我触动很大。”

秦绽心头一跳,“为什么?”

封凌琛似乎叹了口气,整个人也像是有些害羞似的,一直紧紧握着方向盘,目视前方。

好一会儿,他才开口,“那天看到你哭,我突然就明白了一件事。

“你是我孩子的母亲,你的肚子里,是我的骨肉。

“不管你之前是什么人,以后又是什么人,但在这一刻,你是我还未出生的孩子的母亲,你在保护着他,而我必须保护你。”

不得不说,在送秦绽去医院的路上,秦绽哭着嘱咐他,一定要保住孩子的时候。

他居然更害怕失去她。

虽然事后觉得荒唐。

但那一瞬间,他的焦急,他的不安,他的心疼,都不是假装。

所以,现在的他已经竭力想要弥补。

……

听了封凌琛的话,秦绽一直没有吭声。

仿佛这段时间以来封凌琛所有的反常都有了答案。

一直到机场,秦绽还是什么都没说,下了车取了行李就直奔候机厅。

但没想到封凌琛竟然一直跟了过来,手里还提着一个黑色的行李箱。

“你跟过来干什么?”

她现在实在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封凌琛一脸的理所当然,“我陪你一起去。”

“什么?!”

秦绽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你真的不用管公司吗?还有爷爷他……”

“一切都安排好了,昨天晚上就已经全都安排好了。”

他昨天晚上收到信息的时候本来是想跟秦绽商量一下的,但没想到秦绽拒绝了。

所以他就自作主张,把所有的一切都安排好了。

甚至还请齐老太君再多留一阵子,坐镇封氏,就算是陪陪爷爷也好。

秦绽还想说什么,早早等在机场门口的莫泰已经发现了她,跑了过来。

“秦小花!”

秦绽回头,一眼就看到了莫泰手里白色的行李箱。

她的脑袋嗡的一下炸开了!

“你为什么也提着行李?”

莫泰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你要一个人去国外,我怎么放心得下?

“反正我也没什么事,就陪你一起。”

末了,他看秦绽神色不对,还小声凑到她耳边补了一句,“这是大爷爷的意思。”

莫泰搬出了大爷爷,秦绽也不好再说什么。

眼看秦绽的神色缓和下来,莫泰像是小聪明得逞的孩子一样,满脸都是明晃晃的开心。

接着,他大摇大摆地走向封凌琛,“把行李给我吧,辛苦你了,封总。

“公司应该还有不少事情要忙吧?秦绽交给我,你可以回去了。”

他伸手去接封凌琛的行李,封凌琛也没有拒绝,把行李箱交给了他。

“秦绽,我们走吧!”

莫泰美滋滋地催促秦绽快走,心里还在幻想这次和秦绽的国外之旅。

但秦绽却一直黑着脸。

——这个世界上还有比这更糟糕的旅行吗?

——没有了,不会有!

——神啊,杀了我吧!

一直到登机口。

莫泰见封凌琛还在寸步不离地跟着,有些不耐烦,“行了,封总,送到这就可以了。

“你放心,我绝对会把秦绽照顾好,保证把她养得白白胖胖!”

秦绽的太阳穴突突地跳了两下,忍不住小声骂他,“闭嘴!”

莫泰乖乖闭上嘴,但还是充满挑衅地看着封凌琛。

可他万万没想到,封凌琛竟然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掏出了护照,和换好的登机牌。

莫泰登时傻眼了!

“你也要去?”

封凌琛浅浅一笑,“怎么,我不能去?

“小绽是我的妻子,更何况她肚子里还怀着我的孩子,我当然要亲自照顾她,才能放心。”

突然,莫泰猛地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行李箱。

秦绽提着一只红色的,自己的是白色的。

那他另一只手里这只黑色的,是谁的?

是封凌琛的???

这个混蛋一开始就没打算走,还厚着脸皮让他给提行李?

莫泰气愤不已地看向封凌琛。

却见封凌琛笑笑,一脸无辜,“我还以为莫总就是热心肠,助人为乐。

“让莫总误会了,是我的错。”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561/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下午4:01
下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下午4:0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