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猛男伦流澡到高潮H-他一边曰一边吃我奶小说免看

原本还想在顾枭廷面前装温柔小意的沈柔,挨打后顿时跳脚,嘶吼着要冲上去扯江晚晚头发。

却被抱着孩子的顾枭廷一步拦下。

众人一惊——

这是顾氏总裁,要替未婚妻出气了吗?

传说中海城的活阎王,杀人不见血,江晚晚得罪了她的未婚妻,那还有好?

沈柔顿时收敛了嚣张气焰,转而一副委屈巴巴的模样,开口道:“阿廷,你看她……”

话还没说完,江晚晚的怀里就被塞了个小肉团子,低头一看,原来是男人将自家女儿递给了她。

“抱着,哄好。”

又是命令的语气。

江晚晚刚想反驳,可下意识就伸出双手,接住了孩子,只见小天使满脸泪痕的脸上,顿时扬起了笑脸。

只是……半天了,孩子好像都没有说话。

她……好像不会说话。

这样一个发现,再次撕裂了江晚晚的心脏,已经失去过一个孩子的她哪里看得孩子这样受罪?

据说,当初她失去的,也是个女孩……

要是长大了,是不是也和顾枭廷家的这个苒苒小天使一样呢……

想着,江晚晚不自觉又红了眼眶。

一旁的沈柔看着这如一家子模样的画面,后槽牙恨不得咬出了血!

“阿廷,你怎么能让不知道哪儿来的野女人抱着咱们孩子!”江柔红着一张脸上前撒娇,看起来违和极了,“我父亲已经请来了国际上知名的江博士出席这次的医学大会,我准备请她来当咱们苒苒的私人医生,以后咱们苒苒就不会再发病了!”

“妈咪,这丑阿姨好好笑,居然想请你当私人医生!”拿着罗盘的小冬笑的罗盘都拿不稳了。

一向沉稳的江小夏也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闻言,围观众人也忍不住唏嘘……

“什么?她就是国际名医江博士?”

“这么年轻?怎么可能!她可是打败了一众诺贝尔医药学奖的天才!”

“还有孩子……不会是冒充的吧?”

……

质疑声也纷至沓来。

沈柔脸一阵红一阵绿,出言喝道:“少胡说八道了!我今天来就是专门来接江博士的,她一会儿就来,你这野……臭小子,少给你妈脸上贴金!”

害怕挨打,沈柔不敢再说“野种”那样的话。

见怀里的小天使已经情绪安抚,江晚晚温柔的将她放下来,随即摸了摸她的头。

她冷哼一声,轻蔑地看着沈柔:“就算你拿八抬大轿接我,我也不会应你家的约的。”

说完,一手领着一个崽,转身向酒店走去。

徒留沈柔气的直跺脚,刚要打算跟顾枭廷告状,却见男人低头,捡起一张邀请函,上面赫然写到——

和煦医院国际医药大会 受邀人 江博士

“这……这不可能!她一定是冒充的!”沈柔脱口而出。

彼时,顾枭廷的手下脸色焦急的来到他的身边,耳语道:“顾董,发现黑客STAR的坐标!就在附近!”

男人剑眉一皱,顿时染上冷意。

“送小姐回去。”顾枭廷看着自家女儿,温柔开口,转而像变脸一般,冷眼看向沈柔,“以后没我的允许,就不要见孩子了。”

说完,男人随即转身,带着手下离开。

沈柔还要去追,可男人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她。

另外一边。

江晚晚安顿好了两个崽崽,赶紧去往和煦医院,参加会议,可进门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邀请函不见了。

“没有邀请函,你怎么证明你是江博士?”一个穿着白大褂,带着红色眼镜模样的女人,尖酸刻薄的说道。

江晚晚拿出自己的电脑,“这是我的研究课题,您可以过目,一会儿就是我的宣讲环节……”

“别跟我讲这些,我只认邀请函。再说了,这些资料网上都能下载,别什么阿猫阿狗都冒充专家,我们这些专业的医护人员也是你能冒充的?”那女人眯着眼睛,上下打量着江晚晚——

“你别是知道里面有不少非富即贵的投资人,准备进去勾搭吧?看你这模样,一看就不像是学医的,倒像是……”

“你胡说什么!”江晚晚平生最恨以貌取人,以前她满脸疤痕的时候被人瞧不起,现在依旧被人诟病。

那女人直接一摆手,准备喊保安把江晚晚拉出去,此时,就见一行人从医院门口簇拥着某人进了医院。

定睛一看,红眼镜女人眼睛都直了,一把将江晚晚挤到一边。

“顾董,这次会议您怎么亲自来了?顾小姐新的治疗方案我已经给您未婚妻过目了,您看……”

男人微微抬手,红眼镜女人的废话,随即一双鹰眸扫视一圈,在人群之后,锁定了目标。

一双修长的腿径直从人群穿过,来到了江晚晚面前——

“你的邀请函,落在我那里了,江博士。”

一句话,众人倒吸一口凉气——

那女人……真是江博士?!

江博士……还和顾董认识?!

江晚晚看着众人吃惊的眼神,没好气的接过邀请函,语气冷淡的说道:“谢谢。”

说着,就头也不回的进了会议室。

而彼时,男人的手下急忙急到人群前面,“顾董,不好了!小姐又晕过去了,这次情况很不好。”

男人的脸顿时冷了下来,几步向前,冲进会议室,一把握住正要上台演讲的女人手臂,“跟我走,孩子又晕倒了。”

“什么?!”

紧跟而来的众人也听到了这个消息,眼镜女率先上前,“顾董,不应该带我去嘛?我一直是顾小姐的治疗医生——”

“是啊,一直是刘主任在治疗的。”

“就是,这江医生懂什么啊,新来的而已!”

话落,就见顾枭廷冷眼一瞥,如修罗般的眼神,让众人顿时噤了声。

“我……”江晚晚带着犹豫。

小天使的模样萦绕心头,一想到她难受,不知为何,江晚晚的心脏就如同撕裂一般。

可……

那是男人与沈柔的女儿,她的存在,就像是横亘在心头的一颗刺,扎的生疼,时时刻刻提醒自己,他从未记起她,他未曾爱过她。

犹豫间,男人再度出声——

“你的儿子,已经过去了。”

闻言,江晚晚如遭雷劈!

男人带走孩子们做什么!难不成……他已经知道了那是他的儿子?

“你……你带走我儿子做什么!”江晚晚的语气也染上了慌乱。

顾枭廷眯起眼睛,带着狐疑,语气仍旧带着冷意:“我现在没有那么多时间与你解释,江博士,你要是担心你儿子,就和我一起回顾家。”

说着,男人转身离去。

这是根本没有给她选择的机会!

江晚晚只好鞠躬致歉,跟着男人离开和煦医院,一起奔向顾宅。

果然,到了顾宅,小夏和小冬已然在了那边。

二人一见到江晚晚,便扑进女人怀里,共同喊着:“妈咪——”

江晚晚一手搂着一个,还不停看着二人有没有事。

幸好,安然无恙。

“您就是江博士吧?两位小公子非常乖巧,一直在等您,听说您来给我家小小姐治病,小小姐已经在病房了,那里有最尖端的仪器和药品,有什么需要您再吩咐我,我再给您调取。”一位管家模样的人上前,和善的说道。

江晚晚认得他,他叫宋叔,是从小跟在顾枭廷身边的人。

自己儿时也见过他。

这话一说完,江晚晚的心放下一半,看来顾枭廷没有认出自己儿子。

那接来小夏和小冬,就只有一个目的——

江晚晚于是冷笑一声:“没想到,堂堂顾氏总裁,居然也会拿别人的孩子做威胁。”

话落,江晚晚便迈步朝顾宅病房走去,进去前还丢下一句话,“劳烦顾总看好我家孩子,要是少一根头发,我这手术刀,也是能要人命的。”

说完,便重重关上了手术室的门。

众人听完,都吓得一身冷汗。

这女人,居然敢威胁顾枭廷!

这是不要命了?!

顾宅所有人的视线,都望向顾枭廷,以为他会大发雷霆,没想到男人眼神虽然依旧带着冷意,但嘴角却有了一丝弧度——

“有意思。”

小夏和小冬看男人这副模样,互相戳了戳对方胳膊。

江小冬一副神秘兮兮的问自家大哥,“喂,这大叔把我们带过来到底做什么?你认识他不?”

小夏的眼神忽而躲闪,“我怎么可能认识他——”

江小冬闻言,不疑有他,双手握拳,一副狐假虎威的样子,“他要是敢欺负妈咪,我就用我的罗盘,算死他!算的他破产!算的他街头要饭!”

“那还没有我直接黑进他账户偷钱来得快——”小夏喃喃道。

二人在角落里小声商议着,这男人要是一会儿再为难自家妈咪,该如何惩罚他。

门口又风风火火的响起了高跟鞋的声音——

“阿廷,苒苒怎么又晕倒了,我好心疼!我赶紧叫了刘主任来看,你快让刘主任去给她诊治一下!”

女人矫揉造作的语气响起,红着眼眶闯进大厅,一进门就看见两个小鬼头窃窃私语,于是顿时变了脸色——

“你们……你们两个!怎么进的顾宅!这也是你们这种身份能进的?”

沈柔气急败坏的说道。

江小夏眯起眼睛,语气里不自觉带着小大人的气场:“我和我弟都是这里的主任邀请来的,这位大婶,你才是不请自来吧?”

“你——”眼看着沈柔又要教训这俩兄弟,男人修长的身影从沙发上起立,出现在沈柔眼前,随即转身,给了沈柔冷冷的一眼。

吓得沈柔瑟缩了好几步——

“不是说,没有我的允许,不许你再来看苒苒。”

男人的语气,冷漠带着质问。

“人家……人家放心不下嘛,刘主任一通知我,我就火急火燎来了,阿廷,你怎么能不让刘主任诊治苒苒呢?她可是苒苒的主治医师,可比那个国外回来的什么江博士好多了……”

“噗嗤。”一旁的江小冬又忍不住偷笑,随即用所有人都能听到的声音说道:“上午还在酒店门口说专程接我妈咪回国,这会儿又质疑我妈咪的医术,大婶,你是学唱戏的吧,这么会变脸?”

沈柔简直就要绷不住了,这哪儿来的小屁孩嘴怎么这么损!

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打开,穿着白大褂的江晚晚从里面走出来,眼神带着冷意。

见状,顾枭廷几步向前——

“孩子怎么样?”

“目前状态良好,只是……”江晚晚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顾枭廷语气染了焦急。

江晚晚刚要开口,却被沈柔上前打断,“一定是她医术不精,治疗的不仔细,阿廷,还是让刘主任看看吧。”

“闭嘴。”

——居然是江晚晚和顾枭廷同时出声。

二人的默契,居然让彼此一惊。

江小夏和江小冬哥俩,也一愣——

“大哥,你觉不觉得……那大叔,很像我们爹地?”江小冬挠着头说道。

“别、别胡说!”江小夏急忙否认。

这要是他爹地,那他不就闯大祸了?

江晚晚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道:“只是孩子是因为过敏引起的急性休克,需要进行一段脱敏治疗,最近可能需要密切观察。”

这话说完,进门后一直未有发言的刘红刘主任随即冷笑:“呵,江博士,你是觉得外来的和尚好念经是吧?过敏?顾家小姐从来未有对食物过敏的记录,而且她的饮食,据我所知,都是由顾氏精心制作配送,不可能有外人插手,你想编理由,也编个像点的吧。”

听到这话,沈柔也忍不住得意,“就是,阿廷,这个人肯定是想害苒苒,骗名声,赶紧给她赶出去。”

“我什么时候说过,是食物?”说完,江晚晚转身,从身后拿出一个娃娃,直接扔到门口地上,“顾先生,我想问,你们家的娃娃,都会喷这么重气味的麝香香水嘛?”

男人低头一看,地上一个绵羊模样的可爱娃娃,正散发着可怖的异香。

“顾苒苒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后天又疑似受过精神创伤,因此平时会服用激素类药物,而麝香里还有大量的雄性激素,与药物有直接冲突,极易造成过敏休克。喷在娃娃上送到小孩身边,好狠毒的心啊!”

江晚晚几乎是歇斯底里,眼眶都红了。

她无法想象,居然有人用这样的手段,对付一个五岁大的小女孩!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571/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下午4:05
下一篇 2023年5月23日 下午4:06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