珍珠撞奶1Ⅴ1H孩子 双指探洞感觉要喷了HI

九点,温倾语抵达温氏。

看着威严高耸的写字楼,她长长舒了口气。

这是场恶战。

她从温家拿走了一半股份,以温庭裕的性格,绝对会在公司给她下绊子。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无论如何,她都要将温氏夺回来。

踩着高跟鞋,窈窕身姿进入电梯,精致的面容吸引了不少人注意。

她走到前台位置,“你好,温庭裕在哪一层?”

前台看着她,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您找谁?”

谁这么大胆啊,一来就直呼董事长名讳。

“温庭裕,我叫温倾语,麻烦给他打个电话。”

温倾语重复一遍。

她没有温家人的号码,反正也没有一个温家人想和她主动联系。

前台听她姓温,眼神微妙,连忙拨打内线电话。

此时。

董事长办公室内。

穿着高定小洋装的温瑶儿正抱着温庭裕的胳膊软声撒娇:“爸,修明哥哥还说想约你和妈咪一起吃午饭呢。”

提到霍修明,温瑶儿神情温柔无比,声音嫩得仿佛能掐出水来。

温庭裕呵呵直笑,宠溺的看着她,比对温倾语温和不少。

“行,中午我叫你妈一起。”

温氏要是和霍家能结成姻亲,对温家是不可多得的好事。

看着自己养女,温庭裕冷不丁想起那个忤逆的亲生女儿。

这会儿还没收到厉家那边的消息,那个孽障该不是被厉西霆弄死了吧?

温瑶儿抬眸,立即看出他在想什么。

松开温庭裕的手,温瑶儿装模作样的叹息一声:“也不知道姐姐怎么样了,我真的挺担心她的。听说厉西霆很残暴,她该不会。.”

“哼,那也是她咎由自取。”

温庭裕冷哼一声,一想起送出去的股份,心头肉都疼了。

叮铃铃——

内线电话响了。

温庭裕接通,脸色登时一变。

“爸,你怎么了?”

温瑶儿察觉不对劲。

温庭筠搁下电话,脸色铁青:“温倾语来了。”

温倾语搭乘董事长专用电梯,直接抵达了温庭筠的办公室外。

还没敲门,就听到里头传来温瑶儿的笑声。

刺耳无比。

透过门缝,看到温瑶儿和温庭筠父慈女孝的一幕,她讥讽的扯了扯唇角,心口却还是控制不住的一酸。

亲生父母,血缘至亲,抵不过温瑶儿。

“温小姐,请进去吧。”

旁边的秘书说道。

温倾语调整好情绪,点头道谢,推开办公室大门。

“你来干什么?”

温庭筠笑意收敛,和看仇人似的看着温倾语。

等温倾语真的站在自己眼前,温瑶儿眼里划过一丝诧异和嫉恨。

她还以为温倾语是过来求饶的。

可现在呢,面前的女人穿着L家最新款的秋季新装,职业装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曲线,站在那里,就和个贵妇名媛似的。

那个厉西霆怎么回事,怎么不干脆弄死她!

温倾语毫不在意亲生父亲的冷漠,从包里拿出股权书,“你是不是忘记我在温氏也有股份了,我要过来上班。”

温氏现在的情况她不了解,她得在温氏工作,摸清楚这边的情况。

“上班?”

温庭筠眼神满含探究之意,就在温倾语以为他不会同意的时候,他竟然点头答应了。

“没问题,你有股份,也算是温氏半个股东,我给人事部打个电话,明天你去企划部上班。”

“爸?”

这会儿,连温瑶儿都震惊了。

温庭筠暗暗拍了拍温瑶儿的手,示意她宽心,他站起身,语重心长道:“只是你坐牢这么久,之前又一直在乡下,恐怕学习起来很吃力,你真的要来?”

“这些你不需要担心,这是爷爷的公司,我顾虑的东西比你多。”

收起股权书,温倾语神情不见轻松。

如果是以前的她,或许还认为温庭筠顾念父女之情。

可现在,她如何不懂他的心思。

觉得她年轻,好拿捏,想把她留在眼皮子底下,怕她作乱。

只是温庭筠,你觉得我还是以前的温倾语吗?

温瑶儿嘴唇动了动,还想说什么,手机响起,看了眼来电显示,她笑容微妙的接通,用腻得死人的语气说:“修明哥哥,我爸妈已经答应中午和我们吃饭了,商量婚事呀?没问题的。.”

霍修明。

温倾语唇色白了几分。

记忆当中,那个笑得始终如沐春风的男人面容逐渐清晰。

初回温家,他是她的未婚夫,她以为他会是她的良人。

而如今。.

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她怎么会不清楚,他的心里自始至终都是温瑶儿!

温瑶儿挂断电话,瞧见温倾语的脸色,佯装后悔:“对不起啊姐姐,我和修明哥哥是在你进监狱之后才在一起的,你不会生气吧?”

“有什么好生气的。”

温倾语勾唇冷笑,“见异思迁的男人,值得我费心吗?”

“爸,你看姐姐。.”

温瑶儿眼里蓄起水雾,可怜巴巴的。

温庭筠开口训斥:“孽障,你胡说八道什么,你自己对不起霍家,还不让瑶儿嫁进去吗?”

“你想多了。”

温倾语拨了拨长发,笑容讳莫如深.

“不过看在我也姓温的面子上,还是需要提醒你们一句。前脚让我代替温瑶儿嫁进厉家,后脚就把温瑶儿嫁给霍修明,就不怕厉西霆知道了雷霆震怒,觉得你们看不上厉家?”

一个问题,直接将温庭筠给问懵了。

是啊。

他怎么忘了这么一茬!

这时间赶上一起,万一厉家追究起来,他们该拿什么解释?

“爸?”

看温庭筠脸色一变,温瑶儿心跌落谷底。

她可是日思夜想都想嫁给霍修明,好不容易抢过来了,眼看就能如愿,现在就被温倾语三言两语就给毁了?

“乖女,”温庭筠讪笑,“这婚事再拖拖,懂事点。”

“是啊,再拖拖。”

温倾语轻笑,“你该不会不为温家着想吧?”

眼神全是看好戏。

温瑶儿被噎得脸红脖子粗。

她可不能胡搅蛮缠,要是丢了温家小姐这个头衔,能不能嫁入霍家都不好说。

“我知道了,都听爸爸的。”

温瑶儿笑了起来,心里有多气,只有她自己知道!

离开办公室,温倾语刚出公司名,温瑶儿后脚就跟上了。

“温倾语,你还真是打不死的小强,厉西霆竟然没折磨死你,是不是被你床上功夫惊到了?”

一改刚刚的温婉,温瑶儿说话粗鄙至极。

说完,又摇头,“哎呀,忘了,他是个残废,哪里比得上修明哥哥?”

温倾语冷着脸看她自问自答,和看个跳梁小丑似的。

见温倾语根本不为所动,温瑶儿有些兴致缺缺,她突然想到什么,嫣然一笑:“你以前生下来的那个孽种,现在应该投胎都有几岁了吧,要是让厉家知道你曾经生过孩子,真不知道你下场该怎么凄惨呢。”

开始被温倾语占了上风,这回她温瑶儿怎么都得讨回来。

说完,她如愿以偿的看到温倾语惨白的脸色。

她的孩子。

曾经真真切切待在她肚子里的孩子……

温倾语指尖冰冷至极,抬起手就往温瑶儿脸上扇去。

手在半空中被拦住了。

“温倾语,你在干什么?”

一个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男人厉声呵斥,他穿着浅色西装,看上去矜贵儒雅,不是霍修明又是谁?

霍家长子,她曾经的未婚夫。

她前脚进监狱,后脚和温瑶儿搞上的未婚夫!

温倾语面无表情的甩开霍修明:“教训满嘴喷粪的人,看不懂?”

“……”

霍修明被噎得说不出话。

这还是温倾语出狱后,他第一次见到她。

记忆当中那个胆小怯懦的女孩子,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果然和瑶儿说的一样,她就是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瑶儿是你的妹妹,你当街打她,是不顾她的脸面了?在监狱这么多年你都不学好,以后别连累瑶儿。”

霍修明言语之间都是嫌弃,护着已经变得小鸟依人的温瑶儿。

温瑶儿扯了扯霍修明的袖子,委屈道:“修明哥哥,你别和姐姐生气了,姐姐也是因为知道我们两个人要结婚了,才心里不舒服的。都是我不好,不应该和你……”

话没说完,眼泪就落下来了。

霍修明心疼不已,对温倾语的不满更多了几分。

“温倾语,当年你爷爷是给我们两个定下的婚约,可是你行为不检,还犯了那种罪恶滔天的过错,你对不起温家,对不起霍家,还有资格找瑶儿麻烦?”

他说得口沫横飞,声声指责,巴不得温倾语立即羞愧到原地去世。

温倾语淡漠的看着他。

她当年真的是脑子被驴踢了,竟然觉得这个男人还不错。

相比之下,厉西霆那个男人简直比他好了不知道多少倍!

“说完了?”

等霍修明叭叭完,温倾语讥讽道,“你当你是什么香饽饽,你和温瑶儿两个人女表子配狗,最好一辈子天长地久。”

“你又是什么好东西,到时候也不知道哪个瞎了眼的男人会娶你。”

霍修明愤怒地瞪着她。

温瑶儿想制止已经来不及了。

温倾语挑眉,眼尾上扬的狐狸眼流过一道暗光,她嫣然一笑,拿出厉西霆让人代办的结婚证。

“真是不巧,你说的瞎了眼的男人,是厉西霆,有本事,去厉家问问厉西霆是不是瞎了眼?”

语气戏谑,她如愿以偿的看到脸色变得铁青的霍修明。

厉家……

厉家他怎么得罪得起?

见心上人落于下风,温瑶儿不甘示弱:“别拿厉家出来欺负修明哥哥,修明哥哥长得帅,厉西霆除了有钱,还有什么?”

“有什么?”

温倾语打开结婚证,里面是她和厉西霆的结婚照。

匆忙拍的,可依旧能看清男人俊美如神祇的模样,说是完全碾压霍修明都不为过。

温瑶儿惊呆了。

以为自己看错,一把抢过她的结婚证,顿时瞠目结舌。

怎么会这样……

厉西霆,不是个丑八怪死变态吗?

瞧见温瑶儿的表情,霍修明有些不悦,神色难堪地扭头就走,如同打了败仗的公鸡。

温倾语!

今天让他丢了这么大的脸,这笔账他和她没完。

心上人走了,温瑶儿一把将结婚证扔在地上,连忙追了过去。

温倾语看着地上的结婚证。

拍照得要白衬衫,她没有,还是穿的厉西霆的。

二人表情如出一辙,眉眼皆是冷意,薄唇抿成一条直线,眼里全无一般新人的爱意与喜悦。

她捡起地上的结婚证,拍掉上面的灰尘,妥帖收好。

这是她的筹码,她得好好收着。

回到厉家庄园的时候,客厅只有厉西霆一人。

“我还以为你领了证就潜逃了。”

他的手轻抚着那只叫虎魄的藏獒,语气听不出喜怒。

温倾语不敢上前,还忌惮着那只藏獒的杀伤力。

“去了趟温氏,明天开始我会去上班,今天的事情谢谢你。”

她指了指身上的衣服,“衣服很合身。”

厉西霆视线落在女人纤细的腰肢上,脑海里猛然浮现那旖旎的一夜,盈盈一握的纤腰……

见他不说话,眸色却越来越深,温倾语有些不自在的打断他的沉思。

“我去给你做晚饭。”

厉西霆没有阻止,看着那道倩影进入厨房。

忙活一阵,药膳散发的香气从厨房飘来。

和昨天一样,厉西霆把药膳吃完了,他到沙发边上,径自卷起裤腿。

“施针不宜太密集,七天一次即可。”

温倾语明白他的意思,解释道。

厉西霆了然,温倾语又去收拾碗筷,视线没有落在他身上,活像这个屋子里,没有他这个人似的。

还是头一回被这样无视,他险些被气笑了。

“要是半年之类,我的腿没有恢复,你有没有想过后果?”

温倾语动作顿住。

她还真没想过,厉西霆的腿,她有自信能治好。

现在他问,不过就是要个保证罢了。

“我说过的事情我会做到,这个你大可以放心。”

她不是个不知恩图报的人,只要能替她复仇,她必然会对厉西霆的腿全心已对。

厉西霆找不到和她的话题。

这个女人浑身带着刺。

他自认自己是个脾气不太好的,而这个温倾语,显然和他相差无几,他很好奇以她这么刺头的个性,会在温家吃什么亏。

回到书房,厉西霆脑海始终环绕着她那张精致的脸,他烦闷的捏了捏鼻梁,拨通凌风电话。

“玉佩下落找到了吗?”

“爷,按您上次提供的线索,我去黑市寻找了,还是没有找到它的下落。”

“知道了,继续找。”

挂断电话,厉西霆神色阴郁。

那夜的女人,到底在哪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624/

(0)
上一篇 6天前
下一篇 6天前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