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每日被GUAN满的日常 混乱的家长会1-5目录

啪。”

楼上突然传来一声巨响,庄明月抬头看向头顶的位置。

很快地又穿上拖鞋,跑上了楼,以为展宴出了什么事。

庄明月担心推开房间门,害怕他出现了什么意外,“哥,你怎么了?”

只见展宴躺在床上弯腰,好像要去捡地上碗的碎片。

“哥,我来就行。你先躺着好好休息。”庄明月走过来整理好他背后的枕头,然后从外面拿了扫把过来,然后再拖了两三遍,地上还有污渍。

庄明月就抽了几张纸巾蹲在地上一点一点的擦干净。

展宴目光看着她的背影,眯着眸子,黯然不明。

要不是亲眼所见,展宴也不相信。

庄明月竟然会干这些佣人的活。

以前这些事,她是从来都不会做的。

他不知道庄明月这么大的改变到底从何而来。

还是说,在她身上发生了什么?

庄明月之所以这样,都是因为他。

大学毕业,她就嫁给了展宴,婚后八年,他公司越做越大,已经彻底在帝都站稳了脚跟,人人畏惧,而她却只能在家,等着他回来。

她就是个家庭主妇,虽然家里平常都有佣人,可是为了打发时间。

庄明月就去做别的事情,她也闲不下来,一闲下来,她就会胡思乱想。

于是她就学着,打扫房间,浇花…

她也想过有自己的社交圈,那是她第一次请隔壁太太来家里喝茶,然后去美容院做保养,还有健身房…

她去了一次,这件事被他知道之后,展宴回来,就让她好好地待在家里,不要给他出去丢人现眼。

她知道,展宴不是不喜欢她出去,只是他不喜欢自己的东西,被人觊觎。

因为她去健身房的时候,就有几个模样姣好的小白脸,有送上门的意向。

可是展宴哪里知道,她见过那么多男人。

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他…

后来,庄明月就把自己当做金丝雀一样。

画地为牢,将自己囚禁在那个名副存亡,早已落败的家里。

她像极了古代皇宫里,一个失了宠的妃子,每天能做的就是等着,皇帝临幸。

如果用两个字概括,庄明月的前生…

只有‘可悲’二字。

也许是…展宴认定了她不会离开,所以才会这么肆无忌惮。

从不珍惜她的爱。

展宴在另外的世界,知道她已经死了的消息。

一定跟宋萋萋过得很幸福吧!

庄明月打扫好卫生,又重新给他端了碗粥上来,坐在床边,“哥,这碗不是很烫,你小心别再打了。”

“明月,辛苦你了!”展宴声音沙哑,又咳了几声。

庄明月将碗交给他,刚放到他手的那刻,只觉得展宴手心的温度烫的厉害。

见他这么虚弱,也害怕他端不住,全都打在了床上,到时候吴妈还要洗,庄明月还是妥协了。

“哥…要是不介意的话,还是我喂你吧!”

“哥,怎么会介意呢?倒是妹妹懂事,知道心疼哥哥了。”展宴伸手揉了揉她的发丝。

庄明月淡淡笑着:“哥哥,生病了,我照顾你也是应该的。”

庄明月一勺粥放在他嘴边,展宴张口喝下。

服侍展宴似乎已经成了她的习惯,庄明月心里毫无波澜,如果他的目光一直不盯着她的话。

庄明月只想着赶紧喂完,然后离开。

谁知道一碗粥,将近喂了十几二十分钟的时间。

展宴吃的很慢,他不停的咳嗽,庄明月也真的没有办法。

直到吴妈回来,庄明月仿佛看到了救星…

“展少爷先测下体温吧!”吴妈拿了温度计给展宴放在嘴里,过了会儿拿出来,已经烧成了三十九度。

吴妈急道:“烧的这么严重,展少爷,要不然还是去医院吧!”

展宴说:“去医院太麻烦,先吃点药看看。”

“那好吧,展少爷你要是撑不住一定要跟明月说,病成这样,要是被先生知道,一定会怪罪下来。”

庄明月敛着眸子闪过一道异样,比起她这个女儿,庄海生更在乎的还是展宴这个义子。

她害怕庄海生生气,牵连到吴妈,她急道:“吴妈没事的,你不用自责,我在这里看着就行,你快去忙吧!”

吴妈:“也好,明月你记得过半小时,让展少爷吃药,还有多喝热水,出汗就好了。”

这些她都是知道的,庄明月点头应下,“我记下了。”

吴妈出去之后,庄明月就开始管起了展宴的事,抽走他被子上的电脑,放到一边。

“明月你这是干什么?”

“哥,你现在生病了,就先把手里的工作放一放。现在你要好好的躺下睡觉。”庄明月强制的让展宴躺了下去,然后给他盖上被子。

手护着他的后脑,放下枕头,这一系列动作,庄明月都做的行云流水,仿佛这些事,她都已经做了几百次。

说着她又抽走了一个枕头,“哥,晚上睡两个枕头,这样容易落枕,而且对你脊椎也不好,一个枕头就够了。”

“明月以后你结婚一定会是个合格的太太。”

“我开始羡慕,你未来的丈夫了。”

庄明月听着只觉得讽刺,甚至她莫名的还想笑,要不是她经历过,差点就信了!

庄明月淡淡的说:“等哥哥,跟玉书姐姐在一起,玉书姐姐也会向我这样照顾哥哥的,也许玉书姐姐会比我做的更好。”

“我妹妹永远都是最好的。”展宴看着她眼神带着几分深思。

“哥哥能这么认为,我很开心…”

表面的功夫,她远不及展宴。

半个小时后,庄明月喂他吃了退烧药,喝完了一杯热水,摸了摸他的额头,也出汗了额。

退烧药又安眠的成分,展宴很快的就睡了过去。

庄明月守着觉得无聊,就回隔壁房间拿了套试卷,回展宴的房间做。

睡梦中的展宴,做了个很长,很长的‘梦’

他梦见了,庄明月跟他结婚。

婚后对她冷淡,出轨…

完全不顾她的考虑,做了不少过份的事。

甚至…因为她生不出孩子,所以跟她离婚,将她赶出家门。

很快他又娶了另外个女人。

等他后悔的时候,却发现庄明月早就死了…

梦境太过真实,展宴大汗淋漓醒来,睁开眼睛,他依旧还沉浸在失去庄明月的痛苦之中。

悲痛,压抑,心如刀割…

这些伤感的情绪,让他喘不过气来。

他没想到一个梦而已,能给他带来这么大的反应…

更是让他没想到的事,在梦里庄明月死了。

而他自己竟然也伤心欲绝的跟着一起死…

这简直太过荒唐。

“展大哥,你醒了!”耳边传来温柔的声音。

是白玉书。

展宴看了眼墙上挂着的时钟,现在竟然是下午了。

窗外的天也快黑了。

他睡了这么久?

白玉书眼尾有些发红,好像是刚哭过。

“小玉,你不是在学校吗?”

白玉书略有一丝委屈的说:“展大哥你忘了吗?你说过星期五,放学后会来接我的。我等了你 一会儿,没有等到你,我就打电话给齐大哥,才知道你生病了,我就立马赶过来了。”

“抱歉,是我忘了!”展宴闭着眼睛缓了缓,那个梦太真实了,以至于到现在他都没有缓过来。

“展大哥你好些了吗?要不要喝水?”

“不用了。”

“好。”白玉书见他十分的难受,就抓着他的手,安静的陪在他身边。

此时门被敲响了。

展宴睁开眼睛,看着门口的位置,“进来。”

“展少爷,该吃饭了,你好些了吗?”

见到进来的人是吴妈。

展宴胸口莫名的沉了沉,“好点了,明月呢?”

吴妈道:“明月在楼下吃饭!展少爷有事找她?需不需要我帮你叫一声。”

庄明月?

他为什么要提起庄明月?

他是着魔了不成?

展宴手搭在眼睛上,疲倦地说:“没事了,小玉你也去吃饭吧。”

“等吃完饭,我在过来陪你。”

“嗯。”

不用再给展宴当佣人,她乐得开心,吃了饭,坐在沙发上看综艺节目。

今天星期五,明后天就是周末,白玉书肯定会留在家里照顾展宴。

实在不行,白玉书自会拉着展宴去医院。

这两天,估计也不用跟展宴见面了。

开心!

庄海生是晚上八点才回来的。

果然不出她所料,庄海生知道展宴生病的消息,就立马去房间看了展宴。

吴妈还差点被辞退,谁让展宴回来的时候,连床盖的被子都找不到,让展宴睡了一夜的床板。

白玉书怕庄海生怕的要死,她缩着不敢说话,这个家她就是个透明人,也没她的地位。

庄明月一直不停的给跪在地上的吴妈求情,“父亲,哥生病的事,跟吴妈没关系,都是我的错。你别再训斥吴妈了。”

在庄海生眼里,这个家所有人都比不上展宴一根手指头。

他不过就是生个病而已,而吴妈却要承受这么严重的后果。

这样对吴妈来说太不公平了。

“这样的事情,在发生,别怪我不念在老爷子的份上,让你滚出庄家。”

吴妈:“是,先生!”

庄海生丢掉手里的藤条,怒气冲冲的去了楼上的房间。

庄明月就带着吴妈回了房间,给吴妈上药。

刚刚那一下,得有多疼啊!

吴妈忠心耿耿伺候这个家这么多年,他是怎么下得去手的。

上完药,吴妈安慰着庄明月:“傻孩子,哭什么?我不是没事吗!”

“可是他打你了!庄海生这个混蛋,他怎么下得去手!”

“住嘴!”吴妈眼神突然变得凌冽,“明月,他是你的爸爸,不准这么没规矩。”

庄明月没有再说话了,“我知道了,吴妈,下次不会再说了。”

她回到房间时,看到了大门口停着一辆车,副驾驶上还坐着一个穿着红色性感连衣裙的女人,只能隐约看见模糊的侧脸轮廓,但是庄明月也猜到了,坐在车里的人是姜曼。

她正对着镜子补妆…

没过多久,庄海生跟展宴说了些话后就离开了。

这个姜曼把庄海生确实迷的不清。

家也不回了。

庄明月看到离开的车,很快的退到窗帘后面,刚刚姜曼好像往她这个方向看来,也不知道有没有被她发现。

展宴心思缜密,多虑,如果被他怀疑上,她知道姜曼跟他联手的事。

展宴手段狠辣,一定不会放过她的。

就怕她到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庄明月咬着手指甲,在房间里踱步走着,她想要好好活着,就必须让展宴打消她心中的疑虑,但又同时不能让他知道,自己其实知道他在庄家的目的。

如果现在庄明月直接跑到展宴面前说,“展宴我不管你在庄家有什么目的,想对庄海生做什么,我不会去管,如果你想要庄家,你直接拿去就是。”

这种话不仅愚蠢,还死的更快。

她必须要打消展宴心中的所有怀疑,还要让他觉得,自己对他构不成任何威胁。

就是因为她太了解展宴的手段为人了,所以庄明月才会害怕。

毕竟展宴对庄家有着永远无法磨灭的仇恨。

现在还是不要去打扰他们吧!

等明天再去看他。

家里除了吴妈之外,也有其他佣人的,只是她们不留宿,到了时间点她们会准时过来打扫房间。

所以一般到了晚上,饿了只能自己做夜宵。

吴妈后背被打的皮开肉绽,最近庄明月只能自己做饭了。

这天晚上凌晨。

庄明月去房间探望了眼吴妈,见她没事,就退了出去。

扶着楼梯扶手,想去喝点水。

走到楼下的时候,发现一楼客厅亮着。

想着应该是白玉书在给展宴做夜宵。

也就没当会儿事,可是当她披头散发,出现他们面前的时候,庄明月原本睡眼惺忪的眸子一下子就清醒了。

毫无形象打着哈切的嘴,赶紧闭上。

她出现的是不是有点不合时宜?

白玉书跟展宴正坐在餐桌上吃着宵夜。

两道目光同时看着她,庄明月不失尴尬的笑了笑:“我就是口渴了,下来喝口水。”

这时白玉书有些抱歉的说:“明月我跟展大哥以为你睡了,就没有叫你。锅里还有疙瘩汤,一起吃点吧。”

庄明月拒绝的干脆:“不用了,我半夜没有吃夜宵的习惯,也怕发胖,我喝口水就去睡觉了。”

她还想求展宴放过她,现在哪敢打扰他们的二人世界!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751/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4日 下午3:27
下一篇 2023年5月24日 下午3: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