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c哭着爬走又被拉回来挺进h 爱爱小说

章寻看着陆砚深的眼神也有些不对劲了。

她倒是没想到陆砚深竟然这么随和,倒是和传言中不一样。

可一想到他和凌薇有关系,她又移开眼:“那既然陆总都说了,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只是我胃口大,还请陆总多送些。”

陆砚深的眼神落在了里面的房间里,轻轻点点头。

随后他抬脚准备离开。

但就在门关闭的瞬间,墨墨的声音响起:“干妈,你把我锁屋里干什么?我妈咪怎么样了?”

章寻脸色大变,连忙微笑着看着陆砚深:“孩子调皮,陆总不要见怪。”

陆砚深勾唇:“那是自然。”

说完,他离开了。

章寻连忙跑到门口,从里面反锁房门,还放下了门中间玻璃的帘子,确保万无一失,走过去给墨墨开了门。

“祖宗,刚才你爹地在,你大喊大叫什么?”

她蹲在墨墨面前,慌乱地捋着他的头发。

墨墨睡眼惺忪:“原来不是做梦,我就说我听到了爹地的声音。”

章寻后怕地抱紧墨墨,倘若真的被陆砚深见到墨墨,她都能想象到后果。

叶叶醒了非得杀了她不可。

她蹙眉:“不行,你妈咪不能留在这里,必须转院!”

墨墨点头:“好。”

他分得清利弊,也知道轻重缓急。

这是爹地的医院,继续留在这里,事态只会越来越难以控制。

章寻刚想去联系转院,但是看到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的叶惊秋。

“不行,现在转院对你妈咪没好处,等她醒了再说,墨墨,走,我先送你回家,你在家等我。”

墨墨不想走,但却只能答应下来。

将墨墨送回家,章寻立刻又返回了医院,并且再三,保证一定会尽快去接他。

医院内,陆砚深身后跟着的保镖手里拎着盒饭。

他走到病房外,敲门,但是很长时间里面都没有人应声。

陆砚深蹙眉,直接推门而入。

病房里,除了躺在床上被包的像粽子一样的叶惊秋,没有旁人。

陆砚深的脸色立刻冷了下去。

他看向一旁跟着他一起进来的护士:“这房里陪护的人呢?放着病人一个人在这?这就是你们的工作态度?”

他整个人宛如杀神降临,目光沉深,铁青着一张脸。

护士被吓得不轻:“陆总,她刚才说送孩子回家,让我帮忙看着会,我刚才有事,去了趟厕所。”

她要是知道陆砚深会在这段时间过来,打死她都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去厕所。

憋死她,她都不会离开这个病房。

陆砚深蹙眉,但却没有深究下去,冷声道:“她什么时候醒?”

护士颔首:“不知道,她脑中有瘀血,医生都说不准什么时候会醒,只是,今天如果醒不过来的话,可能机会就比较渺茫了。”

说完,她连忙找了个理由出去了。

病房里,只剩下了陆砚深和正在布菜的保镖。

放好餐具,保镖也颔首出去了。

陆砚深安安静静地坐在一边,凝眸望着床上的叶惊秋。

他目光很沉,声音也不自觉压低:“叶惊秋,你为什么救我?”

他直到现在都想不通这一点。

她却义无反顾地做了,而就在她救了他的前几分钟,他还义正严词地说要把她拒在西子湾外。

床上的人没有反应。

陆砚深刚要起身离开,他承诺章寻的事情已经做完,这里已经没什么需要他做的事情了,留在这里,也于事无补。

可男人还没抬脚,床上突然有了动静。

叶惊秋的胳膊动了动。

陆砚深冷眸眯起,蹙眉看着床上的人,试探道:“叶惊秋?”

床上的人缓缓睁眼。

她的目光落在陆砚深身上。

陆砚深眼底细不可查的划过一丝惊喜,但转瞬即逝,他立刻反应,去按铃。

医生护士乌央乌央地站满了病房。

陆砚深淡定漠然地坐在一边,双腿,交叠,声音很沉:“她恢复了?”

医生颔首:“回陆总,她只是醒了,至于是不是恢复如初,还要经过系统的检查才知道。”

陆砚深蹙眉:“那就去检查,还等什么?”

医生犹豫道:“病人拒绝检查,她说要单独跟您说话。”

陆砚深的目光落在叶惊秋身上。

而隔着人群,叶惊秋看着他,藏着少女心事的眼神明朗异常,陆砚深的心底,被狠狠击中。

他轻声:“你们先出去等着。”

“是。”

陆砚深是这家医院的老板,所有人都不敢跟他对着干。

只能唯命是从。

病房里再次只剩下两人。

陆砚深坐的离她近了些,淡淡:“想跟我说什么?”

叶惊秋看着他,眼睛里冒粉红色泡泡:“是你救了我?”

陆砚深端详着她:“你是被人送到医院里的,忘了?有人叫了救护车,好像是章寻。”

监控上面显示确实是章寻,至于她身边的人为什么被抹去,他无从得知。

只是猜测,或许,那个人就是LE背后的人。

叶惊秋不解皱眉:“章寻,是谁?”

陆砚深挑眉,观察着叶惊秋,直到确定她是真的迷茫,他起身出了病房。

之后一堆医生将叶惊秋推出去做了从头到脚的检查。

最后得出结论,她失忆了。

不记得所有人,除了医生护士检查之外,她不让所有人靠近,只让陆砚深陪着。

颜星洲和陆季柏鬼鬼祟祟地在病房外观察着病房里的叶惊秋和陆砚深,在确定叶惊秋真的是感激陆砚深的救命恩情的时候,两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神里看出了意外。

陆季柏发自内心地感叹:“好他妈狗血,叶副总救了人,还把害她受伤的人当成了救命恩人,你说,她恢复记忆后,会不会杀了现在的自己?”

颜星洲用胳膊捣了下陆季柏:“小心说话,小心被陆哥报复。”

陆季柏连忙捂嘴。

而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身后的章寻用手指戳了戳陆季柏的脊梁骨。

“两位,嘀嘀咕咕在这干什么呢?”

她微凉的声音夹杂着不爽。

陆季柏身形一顿,木讷转身:“章……章总,你送孩子回来了?”

章寻蹙眉,关于墨墨的事情,她不想跟陆季柏多说一句:“让开,我要进去。”

陆季柏和颜星洲对视,心里警铃大作。

刚想拉走章寻,里面叶惊秋的声音响起:“谁啊?进来吧。”

章寻无视掉陆季柏和颜星洲古怪的眼神,直接推门而入。

“叶叶,你醒了!”

她的声音夹杂着兴奋,还有几分劫后余生的庆幸。

可当她看到被包裹成粽子的叶惊秋半躺在病床上,而陆砚深坐在叶惊秋床边正饶有兴致地看向她时,章寻觉得自己的打开方式有点不对。

陆砚深这什么眼神?

试探里有几分讥笑,讥笑中又夹杂着玩弄。

而叶叶就那么任由他盯着。

意识到章寻没有动作,陆砚深转眸看她:“章总来了,坐。”

他优雅起身,让开床边的位置,挪到沙发上。

男人翘起二郎腿,嘴角挂着浅笑,但笑意却冷的吓人。

这病房里的空气骤然间逼仄起来。

章寻脚步顿住,冲着叶惊秋眨眼睛,仿佛在询问她陆砚深为什么在这里,而他们两个人之间又发生了什么。

叶惊秋却移开眼,看向陆砚深,声音虚弱:“陆先生,她是?”

陆砚深挑眉,缓缓:“章寻,你的前公司老板。”

章寻抿唇,想反驳,但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她在陆砚深面前和叶叶的关系确实止步于此,是叶叶说不要在陆砚深面前暴露太多底牌。

可是章寻瞅着床上的叶惊秋,五官都皱在了一起,似是打量,又似不解。

她小踱步上前,绕着叶惊秋的床转了两圈,随后停在叶惊秋床边,挡住陆砚深的视线,用唇语道:“你给我搞什么花样?”

陆砚深蹙眉,清冷的声音悠然传来:“章总如果有体己话要说,我可以先出去。”

还没等章寻回复,叶惊秋淡淡:“抱歉,我不认识您,我只知道陆先生是我的救命恩人,我和您之间,没什么好谈的。”

她直视着章寻的眼睛,整个人淡漠疏离。

那双眼睛,实在像极了陌生人。

章寻心底一惊。

哪怕是刚开学那会,叶惊秋也不曾用这样的眼神看她,难不成,真失忆了?

她记得医生说叶叶醒来是有失忆的可能的,毕竟脑中有瘀血,又不能手术干预,只能通过药物治疗。

她细细看了几眼叶惊秋,蹙眉道:“那好,陆总,我可以留在这里照顾叶小姐吗?其他人,我信不过。”

她一番意有所指,不止陆砚深蹙起了眉,就连床上的叶惊秋,都明显不悦。

叶惊秋抬眼,缓缓:“这位小姐,我和您真的不熟,交浅言深,于你于我都不好,还请您自重。”

章寻回头,冷眸眯起,深吸一口气,暗处的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她沉声:“叶惊秋!你自己说的话,以后别后悔!”

说完,她直接转身。

可陆砚深挡住了她的路:“陆总,还请让开,这位小姐既然只认你,那还请陆总好生照看,毕竟是我的前员工,我就也没有再照顾她的必要了,往后相逢,我也自然不会对她手下留情。”

话落,陆砚深目光复杂幽深地望着她。

章寻不敢直视陆砚深。

毕竟在她这里,陆砚深一直都是传闻中那个不苟言笑,杀伐果断的财阀大佬。

片刻后陆砚深让开身,缓缓:“章总慢走,后会有期。”

他先前还怀疑章寻和叶惊秋的关系非同一般,现在看来,不过如此。

一个失了忆的女人,说出任何话都是能被原谅的。

可是章寻竟然就这样拂袖而去,或许,她和叶惊秋之间还有别的隐情。

几乎是瞬间,陆砚深的脑海中一闪而过了昨晚被监控抹去的人。

或许,和他有关。

章寻扬长而去,还带走了病房里所有和她有关的东西,更有甚者,房间里小孩子的外套也被带走了。

叶惊秋的眼神扫了眼章寻手中的外套,叫住了她:“这个是?”

章寻身形顿住,回头:“昨晚我哥把我侄子交给我让我看着,我知道你出事了,就一起带着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她走出门,陆砚深追了出去。

他喊住了她:“章总。”

“陆总不去照看病人,还有何指教?”

“昨晚和你一起在救护车上的人,是你侄子?”

章寻蹙眉:“陆总调查我?”

陆砚深气定神闲:“不算调查,只是在找人时不小心查到的。”

章寻没好气地说:“既然查到了,自然知道是谁,又何必多问。”

她很慌,但是面上却仍然要装作一副无所谓的模样。

现在叶叶出事,墨墨是她的骨肉,无论如何,她都要替叶叶守护好墨墨。

墨墨的身份,自然不能让陆砚深察觉。

“章总的人脉那么广,有高手料理后事,我也只是看到了有人和你同行,至于对方是男是女,是高还是矮,我都无从得知,自然是要问清楚的。”

章寻松了口气,抬头直视着陆砚深,只是气势少了大截:“昨晚我收到叶小姐出事的消息,第一时间赶了过去,毕竟我和她在国外的时候有点旧情,不愿意看到她出事,我侄子自从回国后,一直跟我住在一起,在我没回国之前,一直由叶小姐抚养,我这样说,陆总明白了吗?”

陆砚深眉眼间闪过不悦:“你哥的孩子,你交给叶惊秋养着?”

章寻勾唇:“这你就有所不知了,在国外的时候,我哥和叶小姐的关系比跟我还好,他们有联系也无可厚非,我该说的都说完了,陆总,这里就交给你了,反正我刚回国,公司一堆事要处理,既然陆总是个闲人,那您正好替我帮我哥好好照顾叶惊秋。”

说完,她扬长而去。

陆砚深的脸色黑沉如土。

章寻说,替她帮她哥照顾叶惊秋。

他蹙眉。

叶惊秋,你在国外很受欢迎啊?

他没有着急回病房,而是喊来了陆季柏。

“你去查一下,章寻的哥哥是谁?”

陆季柏满口答应,立刻去办。

回到病房,叶惊秋小心翼翼地看着陆砚深。

也不知道章寻跟他说了什么,一回来就这副鬼样子,好像她欠了他八百块钱一样。

陆砚深也看着她。

内心思绪繁茂复杂。

她好像确实没有说过她有孩子。

难不成,她从始至终只有他一个男人?

不知为何,想到这里,陆砚深倒觉得床上的女人慈眉善目了一些。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2866/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5日 下午3:08
下一篇 2023年5月25日 下午3:0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