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室的交易完整版 私人医生H1高

纪衡盯她半晌,竟被她气笑了。

他刚上前一步,聂辞就跟奓了毛的小野猫一样,迅速退后一步同时警惕瞪他,“你站那就好!有什么话就站那说!”

纪衡危险地拢下眉,也懒得再跟她废话了,直接伸手抓住她的胳膊,拎着就往屋里走。

“纪衡!你不能恩将仇报!我刚才帮了你,你不能……”

纪衡将人推到床上,居高临下地睨着她,开始解衬衫的扣子,“呵呵,事实上,我能。而且……还很行!”

他压到她身上,完全不把胳膊上这点伤当回事,手往她腰间探,穿过衣服准确无误地就摸了上去。

“你……”

聂辞这会悔得肠子都要青了,她干嘛要管他!

其实当时他是要离开的,但那个疯子骂她是“骚货”是“婊子”,他想也不想地回头又教训他,结果对方早有准备,抓着块碎玻璃就刺向他,纪衡抬手抵挡,这才受了伤。

可现在她后悔了!这家伙根本不值得她的心软!

胳膊上的纱布开始渗血,但男人不在乎,手上的动作也没停。

聂辞气得不行,突然道:“我不想再这么偷偷摸摸了!”

纪衡顿下,慢慢抬头看她,眸底是正在泛滥的绯色。

聂辞盯着他,一字一句:“纪衡,我究竟算你的什么?床伴?P友?情妇?还是小三?你已经有了郭蓓钰,可你还是来找我,我是不是可以认为,我对你是有些吸引力的?”

纪衡看着她,似乎明白了她想说什么,但眼神也跟着越来越冷。

手也从她的胸上移开,撑在她体侧,冷眼睨着她,眸底是显而易见的嘲讽。

聂辞也是毫不退缩,她眸眼清澈,尤其是这样定定看着一个人时,很容易会令人迷失在那一片静谧的美好间。

“纪衡,人都是有感情的,你是我第一个男人,也是唯一的男人,我对你不可能一点感觉都没有。但我是真的不想说出来,更不想承认,那样只会放大自己的不堪。”

她平静地说出这些,根本不管这么说会带来怎样的结果。

纪衡表面不动声色,可眼神却隐约有丝改变,似迟疑,更似惊讶,还有那么点难以言喻的复杂。

“你用我父母和我的学业威胁我,你真以为我怕了你?真以为我就一点办法没有?我聂辞不是个贪生怕死的,你毁我未来毁我希望,大不了同归于尽好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的。”

纪衡的眉头一点点拢起,他慢慢直起身子,然后起床。

聂辞没动,她就躺在那安静地说:“可我不想走到这一步,我总是期待着,或许你对我……会有那么点不一样。”说完,自嘲地笑下:“是不是很傻?你这样对我,我竟还……”

她状似控制了下情绪,冷静道:“我想要的不多,我不要钱,我要名分。”

纪衡正在扣衬衫纽扣的手蓦地僵下,挑了挑眉梢,声音都带着几分讥诮:“你要名分?”

“是。”

聂辞坐直身体,抬眸看他,“你想跟我睡,那就给我名分。至少,在跟我一起时,我不希望你还跟别的女人有牵扯,你只能有我一个!我要你和郭蓓钰分手!”

纪衡突然笑了,转过身来睨向她的眼神冰冷而又薄情,“聂辞,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又凭什么和她相提并论?”

聂辞垂眸,自嘲地扯扯唇角,“是啊,我有什么资格……既然如此,你以后就别再来找我了,我怕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做出不理智的事。”

纪衡现在什么兴趣都没了,甚至还有点莫名的失望,最后全都化作怒气。

他转身就走,门也摔得很响。

直到这时,聂辞才松口气,张开双臂倒在床上。

果然,他开始厌恶她了。

男人就是这样,你越表现得像个贞洁烈女,他就越想要征服,并不是他有多爱你,只是单纯享受这个征服甚至是毁灭的过程。

可女人一旦认真了,走心了,男人就只会想要逃,逃得远远的!你再有魅力,在他眼里也跟瘟疫没两样。

想到他刚才那厌弃的眼神,聂辞就笑了。

可是笑着笑着,她又沉默了。

默默躺回到床上,将被子拉过头顶……

当晚,聂辞做了个梦,梦到她第一次见到纪衡,那时她才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而纪衡已经是二十岁的俊逸青年。

小女孩正是对爱情一无所知又充满好奇的年纪,她就在这时遇到了纪衡,也在那时知道了什么叫怦然心动。

第二天一大早,温翎就上门了。

聂辞被吵醒,打开房门后看到她,就要关上,温翎啪地撑在门上,“采访是怎么回事?你故意的吧!”

聂辞懒得跟她解释,转身往里走。

“你别走!你以为我的热度就是这么好蹭的?!”

随她怎么说,聂辞砰地关了卧室门,再果断落锁,然后戴上耳塞,由着她在外面骂。

好像是得不到回应,温翎骂了一会也觉得无趣,外面很快就没她的声音了。

聂辞这才舒服地又补了会觉,这才起床洗漱,再去学校。

上了两节课,准备去食堂吃饭。

路上依旧有不少对她的侧目,聂辞早就习惯了,再加上采访播出来后,走在这所学校里想不认识她都难。

打了饭坐下来,对面空位马上坐了个男生,“学妹好,我是……”

对方还不待自报家门,肩上就落下一只手,男生抬眼,对上一张温和的笑脸:“这位同学,你找我女朋友什么事?”

“女、女朋友?”对方反应过来,尴尬地说声不好意思,就赶紧走开了。

聂辞喝口汤,“你又乱说话了。”

周姜凛坐下来,“不然呢?你要接受他告白?”

聂辞不置可否,她也算是被从小表白到大的,所以刚才那男生一坐下她就知道了。

周姜凛也不吃饭,环起双臂皱着眉头看她对面的女孩,再简单不过的T恤和牛仔裤,穿到她身上怎么都好看!

她身材好,长得又漂亮,惦记她的男生不少,这些周姜凛都清楚,所以他越是清楚就越是不爽。

“你还吃得下?”

聂辞嘴里嚼着饭,狐疑看他,眼神询问:为什么吃不下?

周姜凛瞪大了眼睛,一副很受伤的模样,“我为了你食不下咽夜不能寐,结果你呢?你……你居然人都胖了一圈!!”

面对他的控诉,前面都没啥问题,可后一句真是踩雷点了。

“我胖了?”

女孩就没有不在意这个的,聂辞也不例外。

周姜凛被她这个关注点又给成功气到了,他做几次深呼吸,才问她:“你这几天为什么对我那么冷淡?”

聂辞恍然,斟酌下才说:“我是觉得既然都很尴尬,那就暂时不要接触的好。当然,如果你可以接受和我继续做朋友,我也会很开心。”

周姜凛越听越不对,“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聂辞摇头,“没有,我心里都明白,真的。”

她是不是真明白周姜凛不知道,但他是明白了,再去看这姑娘,一脸认真又诚恳的模样,呆萌得让人很想……亲她一下。

事实上,周姜凛也这么做了。

门外,进来几人,被校长亲自陪同的年轻男人,稍稍抬头就看到了这一幕。

聂辞不喜欢这么不清不楚地相处下去,要嘛就彻底说开,大家只做朋友;如果没办法做到,为了彼此好那就不要再往来。

于是,她不得不多说两句:“姜凛,我挺喜欢跟你在一起的,但也仅限于做朋友,我……”

对面的男生突然起身,然后吻上她的额头……

聂辞愣了,就这么不错眼地看他。

这个吻周姜凛没敢停留太久,很快便坐回去,当作没事发生,拿起筷子低头吃饭。

“你……”

聂辞下意识抬手抚下额头,脸一下子涨红,“周姜凛你……”

“吃饭吃饭。”

周姜凛把盘子里的肉都挑给了她,细看下,不难发现他的耳垂也是红到不行。

刚进食堂的人,刚好将这一幕看了个完完整整。

朱校长正在旁边介绍学校的基础设施,最后感慨道:“纪总,我真的很感谢您对我们T大所做的贡献!”

纪衡极为缓慢地收回视线,“我也是咱们T大的学生,做这些都是应该的。”

一行人客套过后,纪衡就随朱校长离开食堂,他甚至看都没再看聂辞的方向。

唇角掀起一抹冷弧,所以,她和周姜凛在一起,是因为他会给她名分?

贾肃发现,自从T大回来后,老板的心情又不好了。

“老板,按照您的要求,所有视频网站及平台都下架了聂小姐的采访……”

纪衡很不耐烦,“她的事以后不必再跟我说,也不用再管。”

贾肃明白了,这是两人又闹别扭了。

“是。”

稍后他又提醒道:“郭蓓钰小姐提醒您,林象科技今晚的晚宴您别忘了出席。”

“嗯。”

纪衡又问:“礼物准备好了吗?”

“已经准备好了。”

——

聂辞从学校出来,就看到了郭蓓钰的保姆车,她的经纪人从车里下来,对着她热情道:“聂小姐,蓓蓓让我过来接你。”

聂辞定站,“有事?”

“也没什么,就是拍几张全家福,方便给她宣传一下。”

聂辞心里挺排斥的,但架不住经纪人会说话。

“只是拍照片?”

“没错没错,我们也知道聂小姐功课很累,不会耽误你太久的。”

聂辞最后点头,坐上了车子。

车上就有化妆师跟造型师,甚至连服装都准备好了。聂辞也没多想,能在路上搞定这一切的确节省时间。

“到了。”

车子停下,聂辞穿着礼服从车上下来,竟是家酒店,落地LED屏上,滚动着“林象科技”字样。

“为什么要来这里?”

她不解地回头,身后车门突然关上,车子立即开走了。

“小辞!”

温翎从里面迎出来,亲密地挽上她的肩,“走吧,快跟我进去。”

聂辞脸色变了变,把手抽出来,“温翎,你又在搞什么鬼?”

“小聂?”

身后是惊讶的声音。

聂辞一回头,很意外竟是周姜凛的父母。

“你也来参加林象的宴会?”周母笑开了眸眼,是真的挺喜欢这个小姑娘。

周父也跟她打招呼。

聂辞的表情有点僵,只得礼貌地问好。

温翎笑眯眯道:“既然大家都认识,那就一起进去吧。”

聂辞挺被动的,可又不能当着周姜凛爸妈的面跟她争执,于是只能硬着头皮走进宴会厅。

郭蓓钰做为主角,被众星捧月般围在中间。

早在聂辞进来时,她就已经看到了,嘴角若有似无地上扬,端起红酒杯轻轻抿了一口。

聂辞对郭蓓钰是有点心理阴影的,这女人疯得很,她可不想被缠上。刚要问清温翎为什么要她来这里,就看到温翎跟周太太聊上了。

“哎呀,《暗游》就是你唱的?我太喜欢那首歌了,没想到你就是小聂的姐姐!你们姐妹俩真是太优秀了!”

“周太太您太客气了~”

温翎热聊间隙,余光扫过聂辞,眸底一抹阴冷掠至。

一个诈骗犯的女儿,凭什么能得到周家的青睐?

不过没关系,周家很快就会连提到这个人都觉得晦气!

周太太被人叫走了,温翎笑眯眯地走过来,“小辞,一个人是不是很无聊啊?”

聂辞看她:“想秀姐妹情,是不是秀错了场合?”

“呵呵,你别想太多,我就是想带你来这里见识见识!”

温翎浅笑如花,都说红气养人,她最近的确越来越有星味了,连微笑都好像是特意照镜子练过,知道怎样的角度最迷人。

聂辞不耐烦了,转身要走,被她给拦住,凑到她耳边,微笑着小声说:“这里有记者,不想被他们找麻烦,就别闹出负面。你知道的,我是无所谓,黑红也是红。”

聂辞抿唇,缓缓开口:“温翎,你听好了,这是最好一次。今后不管你以什么名义来威胁我,我都会拉着你一块下地狱,反正我也没什么好失去的,我不亏。”

她说得轻描淡写,甚至很像小孩子在闹脾气时的口不遮拦。

可温翎却沉了脸。

她突然想起小时候,她经常暗搓搓地欺负聂辞。聂辞告了几次状后,发现妈妈总是偏袒姐姐。终于有一次,聂辞被激怒了,像只小豹子一样冲过来,抱着她的腰两个人一块滚下楼梯……

事后,温翎哭得稀里哗啦,聂辞却一滴眼泪也没掉。

由于小女儿也受了伤,林安仪再偏袒大女儿就说不过去了,老公那边也没法交代。

也是那一次,温翎见识到了这个丫头的狠。

“你瞧你,怎么说这么吓人的话?姐姐就是想跟你增进下感情……”

“不必。”

聂辞也不想再跟她说话,在自助区取来小蛋糕,自顾自地吃着。

温翎讨了个没趣,也不想再跟她浪费时间,扭身就去找那些富家贵女聊天了,可眼神还时刻警惕地留意这边,生怕她溜走。

聂辞在吃东西的时候,总感觉到四周有些不算友好的视线飘过来。

她抬起头,都是些陌生人,好像来自四面八方,见她看过来又都收回打量的目光,继续跟同伴闲聊。

纪衡进来时,不过随意地瞥一圈,目光倏尔钉在角落里,黑眸微微阖了下。

她怎么来了?

“阿衡~”

郭蓓钰带着温和羞涩的笑,朝他走过来,什么也没说,踮起脚尖就在他脸侧轻轻吻了下,“你来晚了,我好想你~”

声音不大,但足够飘到聂辞耳中。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3014/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3:27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3:28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