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总裁被c呻吟双腿大张bl 侯府荡女H叶凝欢

一句老公而已,明明也不是甜言蜜语,但就是精准戳中了司擎尧的心窝子。

他勉强饶了她。

但有件事他还是要问的:“你真要找司御尘求情?”

苏染冲他挤眼睛:“你猜?”

“……”

虽然是他老婆,但不得不说,她有的时候真的很欠揍。

苏染轻声一笑:“总之你放心,绝不会让你为难。”

司擎尧:“我没担心这个。”

他只是在想,苏小蓉想伤的是司御尘一见钟情的心上人,司御尘没亲自动手,已经是对苏小蓉最大的仁慈了。

放过是绝不可能的。

她真的跑去求情的话,只会碰壁。

他不喜欢她受委屈。

但这话没法和她明说,所以他只能丢出一句:“我和他关系没那么近。”

“我知道。”

苏染表示:“在我眼里,你和司家是分割的,这样虽然你少了司家的帮衬,但你也获得了自由,能过的开心轻松,我觉得这样很好。”

司姓代表的是财富和地位,除了她,没人会觉得和司家割裂是一件好事。

司擎尧扫她一眼:“别人都喜欢当司家少奶奶。”

“谁?你以前谈过的小姑娘?”

“……”

司擎尧实在没忍住,去敲了下她脑袋:“整天想什么乱七八糟的?”

他到底哪里让她觉得他以前谈过很多小姑娘?

苏染撇嘴。

反正她总觉得他有过不少小姑娘,不然怎么那么会哄人,竟然还知道带她来买手机?

但这话说出来就显得她好酸,她只能装出不在乎的样子,直接改了话题:“现在才刚五点,吃饭还有点早,咱们要不先去逛一逛吧?”

“行。”

司擎尧让她带路,想去哪去哪。

他跟着。

苏染笑了下,直奔香氛店。

一进去,就仿佛踏入了花香雪海的世界。

司擎尧有点不适的揉了下鼻子。

太呛了。

苏染扑哧一笑,果然是个宇宙钢铁直男。

司擎尧瘫着脸:“我在外面等?”

苏染:“好,我不会耽误太久,看看就出来。”

“不急。”

他既然答应了陪她,那以往不浪费时间的原则就不成立了。

她愿意逛多久就多久。

他走了出去,在门口找了个可以看到她的位置。

他姿态随意的站着,一边用手机看财经新闻一边等。

“哟,这谁啊?上班时间不好好待在公司,竟然跑到这种地方来看门了?”

——熟悉的尖酸刻薄声音突然在耳边响起,是司娉婷。

司擎尧连头都懒得抬。

司娉婷怒气冲冲的过来:“我跟你说话呢!耳聋……”

司擎尧一个淡漠的眼神甩过来,她吓的噤了声,脊梁骨都蹿出了一道冷意。

但下一秒她就回了神,意识到自己竟然被他一眼看怂了?

她更怒了:“你竟敢用这种眼神……”

“啧,这不八妹么。”

苏染人香氛店里走了出来。

司娉婷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你?你怎么在这!?”

“逛街啊。”

苏染站在司擎尧的身边,非常自然的挽住他。

司擎尧看向她,她冲他笑,甜甜的:“老公,等久了。”

“……不久。”

“你们!”

司娉婷这下是真的要惊掉下巴了:“你们竟然一起来逛街?他还在门口等你?”

这种寻常男人才会做的事情,竟然发生在他身上?

不,司娉婷接受不了!

张嘴就骂:“你们装什么夫妻情深呢?他都没那能力,你根本就是在守活……”

“啪。”

苏染一巴掌扇了过去,直接打断了她的话。

她老公就算真的不行,那也轮不到别人来叽歪!

司擎尧怔了怔。

苏染重新挽住他。

他想了下,抓起她的手,用指腹轻轻揉着她掌心。

“疼吗?”

打的那么响,一听就用了全力,她如此娇嫩,只怕会很疼。

果然,苏染非常娇弱的哼了声:“疼,好疼,你看我掌心都红了。”

“恩。”

司擎尧揉的更轻了。

他如此温柔一面,刺激的司娉婷差点发癫:“她瞎说你竟然还恩?你眼瞎啊?哪里红了?真红了的是我的脸吧?”

她脸颊到现在都还在发麻,她才是真的疼好吗!

苏染凉飕飕的看向她:“你意思是让他也给你揉揉?”

司娉婷一愣!

看起来竟然真的在考虑?

苏染:“……”

司娉婷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竟然红了,是那种害羞的红晕。

最关键她还非常娇羞的扫了眼司擎尧,好像真的很期待他来揉似的。

苏染的眸子猛地一沉。

这女的有病吧?

爱慕有血缘的哥哥?

这臭男人又是怎么回事,爱玩小姑娘也就算了,怎么连自己妹妹都招惹?

苏染忍不住去瞪司擎尧。

司擎尧刚要开口,但他的电话却刚好响了。

他不打算理会,这时候还是老婆最重要。

但苏染已经甩开了他:“你先接电话。”

司擎尧拿出手机,是想先挂断。

但这电话竟然是他团队精英打来的,应该有很重要的事情,他必须接。

苏染:“接吧。”

司擎尧并不放心,毕竟司娉婷是个十足的疯子。

但苏染说:“没事,我能应付。”

他在这里,反而影响她的发挥!

司擎尧:“……”

“去啊,找个清静地方接。”别让人发现你马甲!

“别走远。”

司擎尧丢下这句话。

临走前,他顺带扫了眼司娉婷,淡漠的眼底满是警告——

胆敢伤她分毫,我切了你!

司娉婷的脸唰的一下变得惨白!

苏染:“啧。”

司娉婷呲牙:“你啧个屁!”

“对,我啧屁。”

你就是个屁。

司娉婷:“你骂我?”

“咦?我明明在骂屁。”

“……”

啊!

气死了!

司娉婷真想撕碎了她!

但一想到司擎尧刚才的那个眼神,司娉婷就不敢了。

只能是气呼呼的瞪着苏染,耍一耍嘴皮子功夫:“知道这是哪里吗?四九城最高端的商场,每一家店都很贵,随便一样东西你都买不起。”

苏染漫不经心:“你怎么知道?”

“他连正经工作都没有,就是挂在司氏每个月拿几千块工资而已,至于你就更不用说了,说是苏家之女,实际上就是个弃女!亲爹苏大强连你结婚当天都躲着不露脸,他能给你钱?说白了,你们夫妻就是穷鬼结合,穷穿地心!下辈子都寒酸!”

司娉婷越说越兴奋,她觉得自己终于戳到了苏染的痛处。

她得意洋洋的看着苏染,等着她吐血,可谁知道——

可谁知道——

苏染却冲她笑了声。

司娉婷头皮一炸,感觉很不妙啊!

果然下一秒,她就听到苏染说:“对呀,我们很穷的。”

“???”

“可我以为这是众所皆知的事情,怎么你一副掌握了绝世秘密的样子?”

苏染一脸“你好没见过世面哦”!

司娉婷脸都绿了:“你、你……你才没见过世面!”

“对呀,穷人嘛,每天为了三五斗米折腰,哪有那个时间去见世面?再说了,我们穷人就算想见世面,那也得有钱。”

两手一摊,苏染十分坦荡:“可我们穷,我们没有!”

“……”

“你看我刚才进这家店都空手出来的,还不是因为没钱买?”

“你、你怎么这么不要脸?”

这种话竟然也好意思大刺刺的喊出来?

没看大家都在看热闹吗?

苏染眨眨眼:“脸又不能卖钱。”

“……”

“所以,有钱的司家八小姐,能不能救济一下我?”

“什么?”

司娉婷震惊!

“救济你?什么意思?你向我要钱?”

“那不至于,我又不是真的乞丐。”

苏染指了指身后的香氛店:“不过我刚才看中了好几款香薰,买不起,麻烦八妹掏个钱?”

“?我、我凭什么要帮你掏钱??”

“因为你有钱,因为我们是亲戚。”

“鬼才和你是亲戚!”

“嘤。”

苏染的双眼突然含泪。

司娉婷惊恐,这女人会变脸术吗?

苏染颤了颤眼睫毛,泪珠马上在她的眼眶中翻滚,随时都能掉下来。

她眼睛长的太漂亮了,这么一泪汪汪,谁看了都心疼。

围观的众人瞬间炸了:“竟然这么欺负人!有钱就了不起吗?”

“有几个臭钱就连血缘亲人都不顾了?什么玩意儿!”

“……”

司娉婷的脸涨的通红:“你、你们少胡说八……哎呀你别真哭呀,我又没……好好好,我给你买,我给你买!”

她冲进香氛店,豪气一挥手:“我包圆了!”

“啊?”

“啊什么啊?所有商品都给我包起来!赶紧的!”

再晚一步,外头那女人就真要掉眼泪了!

哈,真嫩,太好玩儿了。

苏染狡黠一笑。

但是她一开口,就又是十分委屈的语气:“我不想要这么多,我又不是开香水店的。”

“那你到底想要什么!”

司娉婷回头冲她,刚要呲牙,结果一看到她眼睫毛上好像都沾了泪水,她秒怂:“行吧,你说什么就是什么吧。”

“那这几款。”

苏染指了三款,然后又指向隔壁:“旁边那家店也不错,我刚看有好几个包包很好看。”

“那就去买!”

司娉婷率先往隔壁冲,一看到招牌,她差点昏厥。

爱马仕!

岂止是不错?

苏染:“怎么了?你不舍得花钱呀?还是你买不起?”

“瞎说!”

她司娉婷缺什么,就是不缺钱!

“不就是几个包么,买!”

“你真好。”

“……谢、谢谢?”

“不客气。”

苏染冲她笑了声,然后毫不客气的挑了五个包。

打完电话回来的司擎尧,看到的就是她在吩咐司娉婷:“选好了,去付钱吧。”

司娉婷:“好的!”

司擎尧:“??”

“呀,老公你回来了?”

苏染笑眯眯的走到他身边:“打完电话了?”

“……恩。”

司擎尧扫了眼司娉婷:“怎么回事?”

“哦,八妹太热情了,非要补送我新婚礼物。”

“……”

他怎么一个字都不信?

但司娉婷真的乖乖付了钱,甚至还扭脸问她:“五个够……!司擎尧!”

一看到他,司娉婷失去的理智就归位了。

她如遭雷击!

她刚刚都做了什么?

鬼上身了吗?

苏染:“谢谢八妹。”

司娉婷下意识回:“不客……苏染!”

“在呢。”

苏染冲她笑:“我知道你很想请我吃饭,但今晚……”

“我才不……”

“但今晚我要和我老公烛光晚餐,二人世界,咱们回头再约吧。”

苏染去挽司擎尧:“走吧。”

两人非常亲密的离开了,从背影看,仿佛一对璧人,天造地设。

司娉婷捂住心口,吐出了一口血!

……

司擎尧直到上了九楼才开口。

“烛光晚餐?”

“……咳。”

苏染扫了眼四周:“没见到点烛光的店,不过你要是想的话,咱们让服务员安排?”

他想?

司擎尧意味不明的挑唇:“你就是靠这一张嘴把司娉婷耍得团团转的?”

苏染一脸的诧异加受伤:“你怎么这么说我?明明是她嫌钱烧得慌,非要给我买。”

“说实话,苏染。”

“哦,实话就是有钱小姐脸皮太薄了。”

随便激几句就上钩。

啧。

苏染忍不住笑了声:“有钱小姐的钱也太好赚了,我看这可以发展成一门生意。”

“……是她太蠢。”

“你这么说她,她听到会伤心的。”

“与我无关。”

“可我有点好奇。”

“好奇什么?”

“好奇你和她到底怎么回事,是不是发生过什么?不然她怎么对你这样?”

明眼人都看得出,司娉婷对他的感情不一般!

但她和他都是司家人啊,是有血缘关系的,那她这感情就太奇怪了吧?

“她到底怎么想的?真喜欢自己哥哥?就算只是堂哥,那也是哥哥啊?这不是乱……”

“别瞎说。”

司擎尧制止她:“没那回事。”

“那是哪回事?”

“没有哪回事。”

司擎尧面无表情的表示,他和司娉婷之间没有任何猫腻,发生什么更是不可能,他清白的很。

可苏染还是不信。

尤其看他这副三缄其口的样子,摆明了有事!

嗤,臭男人,爱玩小姑娘也就算了,竟然连自己妹妹都不放过?

苏染的心里莫名有些不爽,于是故意选了一家火锅店。

司擎尧喜静,这么闹腾吵嚷的地方他从来没来过。

一进去,他就直皱眉。

但苏染说:“我就想吃火锅。”

司擎尧:“……坐包厢。”

这是他能接受的极限了。

但苏染又说:“吃火锅坐大厅才有气氛。”

“……你故意的?”

“你觉得?”

他当然觉得她是故意的,但又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惹她了,女人心可真是海底针!

算了,就当哄她高兴。

忍着不适,司擎尧点亮了他人生第一次、市井火锅体验。

而苏染,也在刚坐下不久,接到了苏大强的电话。

一个小时到了,他是来给她答复的。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03065/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3:59
下一篇 2023年5月26日 下午4:0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