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大灬舒服灬太大了一进一出 一晚上被男人做了好几次

斐堇召手里握着一只相机,并不参与,只是站在外围看着两只小羊争先恐后的站上姜暖暖蹲下的腿,急嗷嗷的抢夺着她手里的羊奶。
她的脸上笑容惊喜又灿烂,举高了手,转头冲着他高呼:“斐堇召!拍下来了吗!”
男人一身黑色休闲衣站在外侧,有那翠绿的背景陪衬,面孔尤为清隽温和。
他点点头,向她举举相机。
心中已被爱意盛满。
两人有爱互动,自然也有人认出他们来,没上前打扰,只是悄然拍下照片分享到了朋友圈,又通过朋友圈里的人互相转载。
斐堇召陪同未婚妻,也就是姜家弃养的姑娘同游草原的事,很快就在陵港圈传开了。
还有媒体将主意打到了姜暖暖亲生父母的乡下居所,赶过去的时候,里头早已人去楼空,隔壁邻居说是被女婿暂时接走小住去了。
正在碧水湾大平层里跟斐外婆一同啃冰西瓜的二老,齐齐打了个大喷嚏。
家里人多了,那磕也是唠都唠不完,楼上就是外孙和女儿家,两家人都从未这么舒心过。
反观姜家人,那就是大门紧闭,整日阴霾沉沉。

暮色降临时,斐堇召在特地包下的私人牧场里搭建好了帐篷,他们的位置海拔较高,傍晚蚊虫不是很多,不过气温也降下来了很是舒适,姜暖暖站在烧烤炉旁,烤着滋啦冒油的牛羊肉。
成群的牛羊在山脚下被骑着摩托车的牧民赶回圈,等夜幕降临时,天地间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和这无边的旷野。
帐篷里亮起了一盏小灯,风吹着晃动,斐堇召的影子也跟着在里头变幻,他铺好了舒适的床垫被褥,提前在里面点上蚊香放置角落,又翻开背包拿出一瓶花露水,拉好帐子后来来到姜暖暖身边。
“我来。”
他将花露水递给她,卷起袖口,接了她手里烤肉的活。
姜暖暖去小冰箱里拿了罐啤酒打开,饮了一口,放到他嘴边,看他低头就着她的手喝了几口,又拿了纸巾给他额间擦擦汗,“辛苦了。”
说完,她还拿了把景区买的小扇子给他扇风。
斐堇召栗色的眼眸看看她,额前乱发微扬,语调温沉:“你怎么这么好?”
姜暖暖笑了笑,往他手臂上贴了贴,“想让你多点安全感。”
斐堇召烤棉花糖的手顿了顿,抬起一点吹了吹,递给她,“我没有安全感吗?”
“嗯。”姜暖暖吃掉棉花糖,又拿了一串鸡腿放到盘子里,低着头说:“我其实不知道除了花你的钱,怎么才能更让你有安全感了。”
这话逗笑了斐堇召,浅淡的笑声过后,只剩下炉子里的煤球火焰噼啪。
他垂着眸,眼底映着摇曳的火光,神色晦暗不明,“是我没有安全感,明明知道这辈子你只有我了,还是会害怕你多生出几条腿来,会去喜欢别人。”
姜暖暖刚灌下去的一罐啤酒差点咳出来。
盘子里的鸡腿都不香了,她震惊的看着少年清隽的面庞,一直没想通他们另外一个时空怎么没在一起的答案找到了。
她原来脚踏几条船,还包括他吗?
那他不想着报复她,竟然还…
对上斐堇召幽暗又偏执的眼神,姜暖暖心中一抖,那股子病态的情绪又被她察觉到了。
她忽然感觉不太好,但这种不好更多的是出于对斐堇召的担忧,他看到那些幻觉那些记忆,显然比她要多得多。
在姜暖暖自己的记忆里,她明明只喜欢他,也只有他一条船而已。
她擦擦嘴巴,看着斐堇召就像在看一头受伤的小狼,想来想去,她拉拉他的手,“之前你说的未婚妻那事,我忽然觉得我回答的有点草率了,当然你说的也很草率,你要不要再跟我说一次?”
斐堇召:“嫁给我?”
姜暖暖想到两人的年纪,“先订婚?”
斐堇召下颌收紧,炉子上的香肠都烤出了一股焦味,姜暖暖先一步将香肠拿了出来,放了两根新的上去时,后背就被抱住了。
他的胳膊穿过她的肩膀,将她揽入怀中,“真的?”
“真的。”姜暖暖摸摸他紧绷的胳膊,“我还要办一场豪华订婚宴,最好让整个陵港知道的那种程度,报纸也得登,彩礼可以免了,毕竟送我飞机也是刷你的卡,那几千万就够了,我人也是你养,四舍五入钱就是左手进右手出么,反正最后都是我的。”
“你看这样,总没人窥视我了?”
她说的骄纵,却字字都是安抚,斐堇召贴着她的后颈吻了吻,“好。”
“不过有一点。”
姜暖暖转过身,捧住他的脸颊,“别这么拼命,多陪我做一些符合当下年龄该做的事吧。”
斐堇召反问她,“比如呢?该做什么?”
“多多运动,早睡早起。”
斐堇召的神色有些微妙了,握在她肩上的手摩挲着那薄薄的衣料,“运动?”
“你在想什么?我指的是打打羽毛球,多出去参加活动,大学生活丰富一些。”姜暖暖用力捏了他的脸,“别整天一副生人勿近高山雪莲的样子,背地里又是另外一套。”
“虽然我确实挺喜欢的。”后面又补充了她的咕哝,但总而言之,那时不时在他眼底扫过的阴郁,还是让她心里发毛,总感觉一个不注意会被他关起来。
斐堇召看着她躲闪不自然的目光,松开她的肩膀,走到炉子前重新烤好一批烧烤,两人就在帐篷外的两张小椅子上坐下,头顶,就是广袤无比的天幕点缀着闪耀繁星。
“我之前活的没有自尊。”斐堇召抬着头,欣赏着漫天璀璨的星星,淡然道:“谁践踏我都可以,除了你,仅存的自尊都给你了。”
姜暖暖心中一疼。
“在你面前我很自卑,就连喜欢都像是个笑话。”
斐堇召偏过头,看着她温柔又难过的眼睛,“你现在说喜欢我,就像是那颗已经死在心里的太阳又升起了。”
“如果哪天你又要反悔。”
“我会失控的。”
漫山旷野,他的声音尤为孤寂沉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0124/

(0)
上一篇 2023年8月21日 下午3:37
下一篇 2023年8月21日 下午3: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