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头慢慢在小缝间拖动黏腻 老公一边哄我一边和小三联系


姜梦拿着这些东西回到卧室里,举着它们质问姜暖暖,“你回家拿这些东西想干什么?暖暖,你是要离开我们家吗?”
姜暖暖好不容易从男人的桎梏里抽回手,手腕一圈已经被捏的泛了红。
她捂住手腕,冷眼看着姜梦,“东西给我。”
“你做梦!家里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给了你一辈子的荣华富贵,现在你竟然想离开!?”姜梦生气地将文件拍在床上,刚刚的那点羞耻心已经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们是一家人,你怎么能这么做!”
男人立在两个女人中间,听着姜梦这么着急的说话,不由得好奇,他听自己这个女朋友不止一次抱怨过姜暖暖,但碍于跟她闹绯闻的顾时洲身份地位,家里就是不喜欢也得忍着她。
现在这么着急似乎是怕姜暖暖要离开姜家,他倒是有点看不懂了。
姜暖暖懒得跟他们说话,拿起手机想打电话,结果连同包都被姜梦扯过去抱在了怀里。
“你今天就在家里呆着吧。”她紧紧咬着唇,拉着男友退到门口。
卧室门被姜梦一把关上,随后她就立即拿出手机,神色匆忙的进书房给父亲拨了个电话过去,低声将自己的猜疑说了出来。
被留在房间里的姜暖暖神色淡定,只是垂眸看着手腕上的那一圈痕迹,眼底划过一丝阴暗。
真是倒霉又失策了。
公司里的姜父听说这事,手上的事情撂下,带着姜母就往家里赶。
被挡在书房门口的男友启恒摸不着头脑,忍不住侧耳去听书房里的动静,门在这时候突然就打开了。
他立刻扬起一抹小脸,握住姜梦的手,软声软语的问:“宝贝,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姜暖暖离开家里不是正好么,你的心地怎么这么善良还想把人劝回来,你把人家当姐妹,人家可未必把你当姐妹啊。”
姜梦靠在他怀里,神色复杂的说:“你不懂。”
“我怎么不懂了,我只知道你才是家里的独生女,姜暖暖不在,以后整个姜家都是你的。”启恒试图提醒她未来的财产分配。
他压根就不清楚姜家目前的财政危机,不知道他们正陷入一个超级大的麻烦里。
见姜梦垂着眸不说话,启恒也变得怀疑起来,目光若有所思,“家里只是出了一点小问题,对吧?”
“当然。”
姜梦在男友面前为了体现自己的富贵十足的要面子,从来没说过一句实话,哪怕是现在也一样。
她抬眸说:“姜暖暖的背后是顾时洲,忘记我曾经跟你说的吗?如果他们真的好上了以后结婚,对我们家而言也是跨越阶级的飞跃,那和普通的大豪门可没得比,她不能离开姜家。”
启恒信了,温柔地说:“还是小梦有远见。”
…
姜暖暖就这么被锁在了卧室里,卧室在二楼,窗户下面就是长条形的花坛,里面种满了绿化和带刺绽放的花卉。
她在窗户边站了许久,弯着腰,掌心垫着下巴数着时间有些无聊。
一直到傍晚边,姜父姜母从公司里匆匆赶到。
他们从姜梦的手里拿到了那些用来迁出户口独立的文件,还有专门断绝关系的亲子证明,确认了姜暖暖就是想瞒着所有人从姜家离开,气不打一处来的同时,还有深深的后怕。
一家人背着启恒在书房里商量了很久。
他们一致认为,以家里目前经营不善的情况,如果放任姜暖暖就此离开,先不说养育一个女儿多年的钱打了水漂,按照姜父的意思,姜梦目前的学历和身份都没办法匹配那些豪门少爷,现在也跟身为公务员的启恒订婚了,家里唯有姜暖暖拿得出手,就算得不到她背后顾时洲的扶持,未来联姻,也是需要姜暖暖出面去帮扶家里的。
总而言之,话听到姜梦的耳朵里算不着多中听,但姜暖暖是一份最重要的砝码,他们绝对不能放手。
到了夜晚饭点上,一家人吃完了饭,姜母让厨房额外准备了晚餐,端着餐盘用钥匙打开了姜暖暖的卧室门。
她这时正坐在地上无聊翻着随手从床头柜上拿的书。
“饿了吧。”
姜母把晚饭放到桌上,走到她面前,爱怜的说:“怎么坐在地上呢,起来吃点饭吧。”
姜暖暖翻书的手一停,先抬头看了一眼卧室打开的门。
姜母心中警觉,大概是害怕她现在就夺门而出,后退两步到门边,竟然是先把门关了,又往左一拧上了道锁,才重新走回来慈眉善目的说:“我们娘俩好好谈谈心。”
姜暖暖从地板上慢悠悠的站起来,扫了一眼床铺,“妈知道你真正的女儿喜欢跟未婚夫在我的床上乱搞吗?”
姜母一愣,下意识的反驳,“启恒不是这种人,我们小梦也是。”
姜暖暖坐到书桌边上,冷嘲热讽,“今天我差点就目睹了一场活春宫,姜梦的脑子里除了花钱应该就剩做·爱了吧?”
姜母脸色不由得沉了下来,“暖暖,不要这么针对小梦,她本来前半生就过得辛苦,和你的日子相比简直就是天差地别,现在她也只是找了一个平凡的人恋爱结婚,和你根本没法比,你不要这样在我面前说她的坏话。”
姜暖暖拿起筷子,夹了两块肉放到饭碗里,慢条斯理的吃了几口,咽下后说:“你瞧,这就是我为什么想要离开的原因。”
“妈妈,你不爱我。”她说:“一直把我当成优秀的联营对象培养,在回来的姜梦身上,我才见识到真正的母爱从来不会逼迫你做任何你不想做的事。”
姜母有点着急,手都跟着比划了起来,“我说了这只是一种补偿,而且我花了大把的时间和精力,也让你成为了一名优秀的人不是吗?联姻也是为了以后更好的生活,我都是在为了你考虑。”
姜暖暖倒是不否认自己能养成尤物模样,富裕的家庭环境有着不可磨灭的功劳。
但….
她跟姜母细细盘算:“顾时洲曾经警告过你才换来了我大学三年的安稳生涯,严格来说您只是养我到高中毕业,整整18年。”
大学时姜梦回来,她很少再花家里的钱,一方面是顾时洲给的实在太多,另一方面就是家里日渐衰败的财政经不起两个女儿的挥霍。
“小学和初中,您和父亲在外工作由保姆带我,那时候家里条件没有像现在这样好,钱稍稍比别人多一些,真正花大钱培养我应该是在高中三年。”
听她一笔笔的开始算账,姜母的脸色不由得更加难看了,“你是什么意思?”
姜暖暖说:“意思就是,我们详细列一份清单吧,你们到底在我身上投资了多少,算上利息,我还,我们和平上新闻解决这事,不要闹到最难看。”
“我们还可以签合同。”
怕姜母不信,她又补充,“你可以找律师,价格谈到我们双方都满意签字盖章,我第一时间给家里打钱,这份亲情到此结束,我今天所留在这的证件也全部还给我吧。”
姜母听得感觉一阵窒息,“姜暖暖!你因为谈个恋爱,家庭都不要了吗?顾时洲那是什么人,他表面和我们都说的好听,但他可靠吗!?男人说的话,也就当下听听的时候是有效的!你真是昏了头!”
姜母在旁气的直拍胸口,姜暖暖低头吃了小半碗饭,她实在不想亏待自己的胃,吃饱了以后擦擦嘴,靠在椅子里缓了缓,才说:“那么,留在家里会有区别吗?”
她淡然说:“难道我跟顾时洲分手后,你们也会像姜梦那样,将我放在家里养一辈子?”
“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姜母皱眉。
姜暖暖:“就没想过,我以后也可以凭一己之力扛起姜家?”
姜母看她的眼神已经不是不赞同,“暖暖,你只是一个女孩子,嫁个对你好的人就可以了。”
姜暖暖:“那我也选个公务员吧,我也喜欢铁饭碗。”
“不行。”姜母拒绝的干脆,“我说了,你和小梦是不一样…”
话说到一半,姜母没在继续,她对上姜暖暖嘲讽的眼神,蓦然止住了口。
“总之。”姜母见实在说不过,先退到门边,“你的那些个人文件,我先给你存着,家里需要你,我们都很爱你,希望你想清楚了再出这个卧室。”
临走前,姜母最后说:“顾时洲的话,别信,他不是什么好人,我不像你父亲,我压根不奢望他真的会想要和你结婚。”
光是那天他上门作为女婿的方式来见面,挑起了所有人对权力的渴望,那双黑眸里轻慢的神色扫过她时,就足够令人惶恐。
姜暖暖看着门在眼前即将关上,扯了扯唇角,“手机不能留下吗?”
“好好反省吧,你真的太让家里面失望了。”
门关闭,卧室里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姜暖暖收回笑容,轻声喃喃,“那怎么办?他每天晚上都要跟我打电话的,妈妈把最后一点脸面都撕破了啊,非要闹得这么难看。”
另外一间房子里,手机在姜梦的手中,晚上正好8点,标记有顾时洲名字的号码就拨了进来。
她犹豫再三,小心翼翼的按了接通键,夹着声音喂了一声,“顾少。”
顾时洲这会刚回酒店,正准备跟自己宝贝来个睡前通话,情绪都调整好了听见这尖细的女声,目光一冷,“姜暖暖呢?”
姜梦想了想,说:“她今天回家来了,这会在浴室里洗澡。”
“手机怎么在你这?”
“我在她的卧室里,跟她谈心。”
顾时洲的神色更冷了,“她跟你谈心?你们两个脑子差这么多,有谈心的必要?”
他多了解姜暖暖啊,知道她看不上姜梦也讨厌她,陡然间就从中听出了不对劲来。
被嘲讽的姜梦心中一紧,攥紧了姜暖暖的手机,说:“你别侮辱我!”
顾时洲咬了根烟,咔嚓一声用火机点燃,语气冷漠:“让姜暖暖接电话。”
“好吧她不是在洗澡!”
害怕事情露馅,姜梦怕了,高声叫道:“她今天回家拿东西,手机落在沙发上被我捡到了,是我看见来电显示是你,故意接的。”
这话正好被走进卧室里的启恒听见。
“你在跟谁通话?”
后背的男声一出,吓得姜梦一个机灵,手一抖就按了挂断键,回眸看着男友,眼神闪烁不停。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0355/

(0)
上一篇 2023年8月26日 下午1:46
下一篇 2023年8月26日 下午2:1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