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摩男让我高潮做了3次正常吗 无码任你躁久久久久久在公共场所

外面狂风骤雨,树叶被撞得吱呀作响。
唐寒烟觉得自己的心情就和这外面的暴雨一样,一分钟变了八百次雨量。
她差点把晚饭给吐出来。
唐寒烟心里说不上来什么滋味,就像是自己非常珍惜敬重的人被玷污了的感觉,难受极了。
云念目瞪口呆的盯着客厅里那两具相拥的身体看,他这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
宋青柚也注意到了门口的动静,看到来人时,脸上少见的出现了慌张的神色,急忙往后退了一步,就像是做了什么坏事被当场抓包一样。
傅闻州一脸的浑不在意,反而不悦地看向门口:“进来之前不会先敲门吗。”
云念努力把张大的嘴巴重新合上:“抱歉抱歉,是我带着唐小姐过来的,我哪儿知道你们在……那什么啊,还宝宝……”
他说话声音越来越小,却还是被傅闻州听见。
男人冷笑了声:“你个小屁孩,懂个屁。”
云念:“……”你岁数大你了不起啊!
当然了,这些话他是肯定不敢当着傅闻州的面说的。
唐寒烟这压下心头那股不爽:“不好意思,今天是我失礼了,宋小姐别介意。”
宋青柚:“唐小姐哪里的话,先坐,傅闻州,去给客人倒杯茶。”
傅闻州纵然对唐寒烟有再多的不满,也不会违抗宋青柚的意思。
她一吩咐,他立马就去厨房了。
唐寒烟见他这么听宋青柚的话,看起来完全是自己的姐姐拿捏他,心里那点不爽总算消散了些。
她走到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向宋青柚:“宋小姐也坐。”
宋青柚点了点头,让云念也坐。
云念摇摇头:“我还要去后院研究我的新药,来拿个东西就走。”
宋青柚问:“什么东西?”
云念说:“傅闻州不是给你买了很多名贵药材吗,我想问问有没有那个千年人参。”
宋青柚想了下,点头道:“应该有,在偏院的储藏室里,你让偏院的阿姨带你过去拿。”
云念一听到有,眉眼都笑开了:“那就行那就行,昨晚可把我给急死了,今天突然想起来傅闻州那个挨千刀的这儿应该有,他个暴发户……嘶!疼!”
云念话都没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个栗子。
傅闻州冷笑出声:“我看你就是欠揍。”
云念有贼心没贼胆,哼哼唧唧地跑了。
傅闻州懒得搭理他,把茶端给唐寒烟,自己坐到了宋青柚旁边。
看向唐寒烟,一脸不耐烦的问:“你怎么又来了。”
唐寒烟勾起一抹职业假笑:“是这样,我初来乍到对这里不是很熟,也没有朋友,但我父亲安排了我明天和顾家的大公子见面,我一个人有点害怕,所以想请宋小姐和我一起,如果宋小姐要是没有空的话,也没关系。”
宋青柚原本的行程是南城,但现在南城这边的sy就是傅闻州的,而傅闻州又把sy的股份全部转在了她的名下,这一趟去和不去也没什么区别了。
但她和唐寒烟并不算熟,不过几天的时间,这个人却如此自来熟,直接住进她家如今连相亲都要找她陪着一起。
宋青柚隐隐有些猜疑,可想想自己和唐家好像没有什么利益往来,祖上也从来没有交集,再看看唐寒烟那张讨人喜欢的可爱娃娃脸,她又觉得是自己想多了。
这么多年她总是习惯性的把所有主动接近她的人事先预想他们接近她的原因,想从她这里获得什么,拿到什么。
宋青柚摇了摇头,在宋家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不是每个人找她都是有目的的。
而且唐寒烟一个女孩子,接受家族的联姻,独自一人来京城相亲,甚至这个人她之前一面都没见过,可能真的会害怕吧。
她抬起眼,看向唐寒烟:“嗯,明天没什么事,如果唐小姐需要,我可以作陪。”
唐寒烟见她答应,心情顿时愉悦起来:“谢谢你啊,没想到你会答应。”
宋青柚也没想过自己会答应,按照她以前的性子,多半是拒绝。
但她还挺喜欢面前这个洋娃娃的。
唐寒烟没继续留在这里,临走时说明天给宋青柚打电话,来家里接她,宋青柚答应了。
唐寒烟一走,傅闻州两道剑眉拧起来:“这女人一看就没安好心。”
宋青柚好笑道:“人家怎么得罪你了。”
傅闻州:“我跟她磁场不合。”
宋青柚点了点头,若有所思的说:“你好像跟粥粥也磁场不合吧。”
傅闻州挑眉:“这都被你看出来了?”
宋青柚噗嗤一笑,纤长的手指指了指地上趴着睡觉的小猫咪:“你每天都在跟它争宠吵架,我想看不出来也难。”
傅闻州哼了声:“谁让它总是缠着你,你抱着它,还怎么抱我。”
宋青柚被他一本正经的语气说的脸红,羞恼地说:“傅闻州,你多大的人了,害不害臊啊。”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0730/

(0)
上一篇 2023年8月31日 下午3:28
下一篇 2023年8月31日 下午3: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