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蛇难下(双) 金银花 一边摸一边抽搐一进一出

老大……
尚奇秀几次给牛小田使眼色,他却视而不见,也只能作罢。
她想要的,自然是冰夷爪!
冰夷爪威力强大,又是旧友之物,意义非凡。
但老大有其他安排,尚奇秀不敢造次,只能垂手静静立在一旁。
很快,冰渊门的高层们陆续赶来。
见冰宫狼藉一片,都不敢吱声,只能小心翼翼在缝隙中插脚进来。
掌门坐的椅子都只有三条半腿儿,其余人找半天,也没有能坐的,只好都站着。
冷俊向众人正式介绍了牛小田。
逍遥宗牛宗主!
自玄长老被杀于无形,冰宫破坏程度十分彻底,逍遥宗的实力可见一斑。
众人连忙拜见牛宗主!
“诸位不必客气,快请坐下吧。”牛小田笑着招呼。
“不敢无礼。”谯冬等人唯唯诺诺。
“怎么会呢,我没那么多讲究。”牛小田笑了笑。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在谯冬的带领下,做了个惊人之举。
都坐在了冰面上!
牛小田哑然扶额,灵王等人却哈哈大笑起来,十分有趣。
“这事儿怪我。”牛小田自责一句。
“宗主出手,为冰渊门除害,一个宫殿算什么。”冷俊由衷道。
“宗主再生之恩,没齿难忘!”其余人齐声附和。
“欸,你们越是这样说,我越觉得过意不去。初次见面,哪能留下不好的印象。”
牛小田摆摆手,吩咐道:“冰冰,将这宫殿给收拾修补下吧。”
“是。”
尚奇秀点头答应下来。
“岂敢劳烦,属下自会派人修葺……”
冷俊的话,再次留在喉咙里,如同石化,诧异地看着前方。
尚奇秀身后浮现一对神奇的翅膀!
说它有形,却是无色。
说它无形,但又轮廓清晰!
玉指掐动之下,一道道冰寒气息流淌而出,两道宫门重新立了起来。
地上散落的碎冰,令尚奇秀微微蹙眉,双翅开合之间,全部升空,看似随意冲向宫殿的各处。
几个呼吸之间,冰宫已经完全修复。
而且,比之前还要华丽精美,只应天上有。
“美轮美奂,疑为天境!”首座楚凌,半是赞叹半是恭维。
哼。
落回牛小田身边的尚奇秀,琼鼻哼出两道冷气:“有眼无珠,天宫也不如这里漂亮。”
“是,是,在下失言了。”楚凌连忙躬身道歉。
困扰冰渊门的无极宗,就这么轻易被打跑了。
耗费历代心血的冰宫,眨眼间就被修复。
逍遥宗的实力,不容置疑!
冷俊整理好衣服,带着冰渊门全体成员恭敬的立在下方,再次郑重参拜。
“宗主在上,冰渊门冷俊,携宗门管理,以及寒地群岛三十八位岛主,愿加入逍遥宗!”
寒澄也在其中,激动的泪光盈盈,声音也最为洪亮。
“感谢诸位信任,从此以后肝胆相照,携手同行。”
牛小田笑着抬手,随后让青依宣布灵律。
现场比选婚仪式还要隆重,冷俊等人认真倾听,神色一丝不苟。
一条条灵律让人心生暖意,即使在夜里,也能看到光明。
“冷掌门,接下。”青依道。
冷俊双手平伸,毕恭毕敬接过灵律,当即吩咐竖起冰碑,将灵律全部刻录其上,供城民传颂!
众人再次落座。
冷俊命人抬上来几个大箱子,客气问道:“寒地资源贫瘠,倒也收集了些稀罕物,望宗主笑纳。”
牛小田看也不看,正色道:“冰渊门虽有强大寒气法阵保护,依然存在管理疏漏,这才有了无极宗的趁虚而入。”
“冷俊之过!”
“如今不是追究过错的时候,当提高警惕,保存实力。这些法宝,如果我拿走,跟那些强宗的巧取豪夺,又有什么区别?还是留下吧。”
“……”
冷俊感动到无以复加,由衷道:“只是不知该如何报答宗主!”
“有一事相求。”
“岂敢,宗主请讲!”
“我有个姐姐,就生活在这里,她无依无靠,不知道宗主能否收留?”
“即是群岛子民,本该照应,更何况是宗主的姐姐。我必定将其奉为至亲!”冷俊信誓旦旦。
牛小田满意点点头,转头笑问:“花姐,这样的安排,你满意吗?”
花彤再次震惊到了,万万没想到,被他摸头调侃的低阶修士,竟然是逍遥宗牛宗主!
更没想到,牛宗主口中的姐姐,说的竟然是自己!
“牛宗主,花彤有眼无珠,多有冒犯,还请恕罪!”
花彤百感交集。
“那该怎么治罪呢?”牛小田装迷糊。
这个……
花彤又后悔了,恨不得扇自己大嘴巴子,连忙又说道:“不知者不怪!再说了,牛宗主威名远播,不该随意起个名字,小的这才误会了。”
嗯?
牛小田一愣,随后哈哈大笑,连连摆手:“随意的不是我,是我爹妈,名字是他们取的。”
不是吧?
宗主本名,就叫牛小田?
还能更亲民一些吗!
花彤嘿嘿一笑,放松了许多,试探着举了举手:“牛宗主,我不想留在冰渊门。”
大胆!
冷俊呵斥一句,“宗主抬举,你不要不知天高地厚。”
花彤瘪瘪嘴,连忙低下头不敢吱声了。
牛小田想了想,倒是觉得,冰渊门极寒,花彤体质也不适合住在这里。
“本宗主能顺利进入寒地群岛,花姐为首功。既然你不愿意留下,那就跟我走吧。”牛小田改了主意。
花彤喜出望外,连忙躬身道谢:“多谢小田!”
咳咳!
冷俊连忙咳嗽提醒。
“啊,小田宗主!”花彤脸色一寒,吓得几乎闭气。
牛小田哈哈一笑,不以为然。
若论年纪,花彤为长辈,叫自己名字,在正常不过了。
见此,冷俊连忙表示,若花彤愿意回来,冰渊门的大门随时向她敞开。
另外,赏赐灵石一万,法宝两样!
发财了……
花彤双眼冒桃心,乐得合不拢嘴。
谁又敢嘲笑宗主的姐姐呢!
“我也想追随宗主,请宗主成全!”
突然,寒澄出列,拱手请示,美眸里尽是期待之色。
“澄儿,不要跟着胡闹。”
冷俊连忙呵斥一句,选婚仪式不作数的。
更何况,牛宗主身边绝色如云,个个都是修为高深莫测,唯恐义妹痴心妄想。
“宗主说过,若我立功,便有赏赐的。花姐可以追随牛宗主,为什么我不可以呢?”
寒澄十分坚持。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1704/

(0)
上一篇 2023年9月11日 下午4:19
下一篇 2023年9月11日 下午4:22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