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一晚让我高潮3次正常吗 他的舌头探进蜜源毛毛虫说说

陆思瑶的话让顾渊瞬间明白了杨浩追查叶秋玲事件的动机。
但是,他为什么要对付自己呢?
“诶,你是怎么变成现在这样的。”陆思瑶的视线在顾渊脸上和手臂上的伤口之间来回移动,眉眼间透出担心的意味,“那个女孩子看起来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是成功阻止了骚乱吗?”
“不是的……其实根本就没有什么骚乱啦,估计都是有人故意散布的假情报吧。”顾渊摇了摇头,无奈地笑着说,“从一开始大概就是冲我来的吧,传播那样的消息也只是为了吸引我过去。而齐羽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会有刚刚那样的反应,说不定也是他一手策划的。”
“他?”陆思瑶思忖片刻,“你是说杨浩吗?”
“当然了,不过,这一切都只是我的猜测,没有证据。”顾渊望着窗外的夜色轻轻地叹了口气,“从最开始运动会时候大家莫名其妙的意外受伤也好,之后卿思的落水事件也好,还是上次我被诬陷作弊也好,到现在的这次……恐怕都是他设计好的吧,前几天还说什么,‘要让我下地狱’之类的话,那个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啊……”
“是你以前做了什么让他愤恨却无可奈何的事吧,所以他才会这样。”陆思瑶的声音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澹平和,“要设计这么复杂的复仇计划很费事吧,不知道他花了多久的时间呢,能有这样的动力,想必一定是被伤害得很惨吧。你啊,到底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呢?”
“喂……我怎么可能会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啊!退一万步说,就算那样,我也应该记得才对吧,但我对他真的一点印象都没有。”顾渊对陆思瑶那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无所谓
态度有些不满,“而且,你不是一直都有关注我做了什么吗,如果真的做了什么深深伤害别人的事,你也应该有印象吧?”
“我才没有一直关注你的事。”陆思瑶说着移开了视线,“从过去到现在,所有我知道的你的消息,都只是碰巧有人愿意告诉我而已。”
“诶?这和你之前说的不一样啊。”
“不是一样吗?”
“绝对、完全、一点都不一样啊……”
“我不记得了,所以以现在的为准。”
“真是不讲道理……啊痛痛痛痛……”
顾渊长叹了一口气,习惯性地用手扶住额头,忘记了手肘上的伤口,撑在台面上的时候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看到他那五官都缩在了一起的痛苦表情,陆思瑶微微皱了皱眉,打开了一旁的蓝色手包,从里面拿出了一包创口贴和消毒棉签。
她把那两样东西推到顾渊跟前,略微犹豫了一下之后,又拿回来,帮忙撕开封口后再推了回去。
“简单处理一下吧,”
“啊?哦,谢谢……不过,你身上怎么会有这些……”顾渊看到那包创口贴和消毒棉签时不由得愣了一下,一方面有些感动的同时一方面又有些疑惑。
“是之前你离开以后去买的。就知道你会受伤,不过没想到会这么严重,所以只买了创口贴和棉签。”陆思瑶的眼睛不自觉地向下看了看,“早知道这样的话,就把碘酒和红花油一起买了。”
“没关系没关系,这些就够用了,就算你买了那些,也不能在这儿擦吧。”顾渊看着面前的东西,心里面觉得暖洋洋的。
“为什么不行?”
“因为味道会很大啊,多少也要考虑一下别人的感受吧。”
“为什么要考虑别人的感受?”陆思瑶抿了抿嘴,“既然是别人的想法,那和我们也没什么关系吧。而你受了伤,需要治疗,这是必须要马上处理的事。”
“呃……”已经给手肘和手腕上的伤口贴上创口贴的顾渊情不自禁地挠了挠头,这丫头这么几年真是一点都没变啊,和小时候一模一样,说是天生冷漠不在乎他人感受也好,说是情商不高不懂为人处世也好,总之就是这样一直不会考虑陌生人的想法。因此便时常被人孤立,但这样的性子也使得她根本不在意别人的孤立。
就是这样觉察不到其他人的不满,我行我素活着的少女。
不过,她也不是什么坏人,对关心自己的人她都会很用心地去对待。对朋友也好对家人也好,只是很多时候不善于表达,所以常常展现出有些冷漠的样子。这种特质在他们俩闹翻之后变得更为严重,以至于对所有的人都是一副爱答不理的态度。不熟悉的人常常会误解她的意思,只有真正了解她的人才能明白她那些若即若离举动后的真实想法。
疏远是一种自我保护,只要不建立紧密的联系就不会因为这种联系的崩坏而受到伤害。
因为害怕受到伤害,所以才和所有人保持距离。
“因为是公共场合,所以必须要考虑别人的感受啦,在其他地方倒是无所谓。”
“所以,马路边算是公共场合吗?”陆思瑶看着他的眼睛说,“上次你帮我处理伤口的时候,也没有考虑这么多‘别人的感受’吧。”
“呃……这个……”顾渊一时间无言以对,摸了摸额头,这次没有龇牙咧嘴,伤口处有了创口贴,疼痛已经缓解了许多,这大概是他用过的效果最好的创口贴。
陆思瑶一直看着他处理伤口,直到肉眼可见的伤口全部被浅蓝色的创口贴所覆盖,她才开口继续刚刚的对话:
“接下来,是惩罚。”
“诶,惩罚?”顾渊刚给最后一处伤口贴上创口贴,听见这句话不禁抬起头来,疑惑地问,“什么惩罚?”
“迟到的惩罚。”陆思瑶指着他的手表说,“你迟到了吧,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十分钟。”
“嗯……确实是这样,不过。”顾渊撇了撇嘴,“我可是受了伤啊,都在巷子里晕过去了啊,因为这样的事迟到了也要被惩罚吗?而且说起来,你做出那样的要求不就是为了确认我平安无事吗?我能够活着出现在这里已经算是达成目标了吧?”
“正是因为这样所以才要惩罚啊,因为你比约定的时间晚出现了十分钟。”
“诶……?”
顾渊看着陆思瑶的眼睛,那双宝石一样晶莹的眸子里似乎晃动着一层薄薄的光晕。
“这十分钟,可是很漫长的。”她说。
“好了……我知道了啦。”顾渊把头撇开,“所以,惩罚是什么?”
“请我吃东西吧,我想吃面包。”陆思瑶的视线落在一旁穿着黄白色条纹制服的服务生手上,端着的装满热气腾腾面包的烤盘,“十点,这是今天的最后一炉了。”
“好,但是……就吃面包吗?你今天晚上还没吃过别的东西吧。”
“只要面包就好了。”陆思瑶的眼睛慢慢地眨了两下,“面包就够了。”
“我这就去啦,别用那种眼神看我……像是在临终关怀一样。”
“只要一个就好。”陆思瑶轻轻地笑了下,就像是清晨的第一束阳光照在了第一朵盛开的花上,看得顾渊微微一愣。
步行街色彩变幻的霓虹在乳白色的桌上交织成模湖的光晕,顾渊把油纸包裹着的面包放在女生的手里。陆思瑶咬了小小的一口,然后说:
“呐,说回来,那个跑掉的家伙,你打算怎么办?”
“不知道啊……明天在医院跟她解释清楚吧。”
“真的能解释清楚吗?”
“应该……”顾渊脑海里浮现出齐羽跑开前的样子,那隔着窗户都能清楚地感受到的愤怒,心里面没底,“我不知道,但至少要尝试一下。”
“这样。”陆思瑶又咬了小小的一口。
然后就陷入了沉默。
但沉默并没有让人觉得尴尬,相反,随着伤口的疼痛逐渐减轻,顾渊有一种很心安的感觉,就像是过去在雨后初晴的早上,坐在江边看太阳慢慢升起的时候一样。
“明天下午就要进行手术了吧。”
突如其来的声音打破了沉默的寂静,顾渊从有些失神的状态中醒转过来。
“啊,是这样。”
“如果手术失败,你有想好该怎么办吗?”
顾渊被陆思瑶问得愣住了,他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在他的潜意识里,一直认为手术一定会成功的,卿思一定会好起来的,这是理所当然的不是吗?她还这么年轻,这么年轻的人怎么会死呢?现在他才忽然反应过来,手术是有失败的可能性的,而且成功率不高,是多少……?他在脑海里搜索着医生说过的话。
“失败的话……”顾渊皱着眉低下头,其实他一直记得医生说的那个数字,只是在自我回避,他不愿意去思考这个问题,不愿意去面对那个悲伤的可能,他希望一切都能够好起来,希望那个在病榻上的女孩能够重新站在阳光下,哪怕他知道这只是希望而已。
“不管怎么样都是可能出现的情况,所以好好考虑一下吧。”
直到第二天凌晨太阳升起,这句话都在顾渊的耳畔回响。
他躺在床上,看着阳光从蓝色的窗帘后面一点一点漫过来,心里面想着:
天气这么好,应该运气会好一些吧。
但当他推开门走上街的时候,却感受到了像冰水一样不断往衣领里面挤的风。
他一张口,呼出的气化作了一阵朦胧的雾。
好冷。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1900/

(0)
上一篇 2023年9月13日 下午3:37
下一篇 2023年9月13日 下午3:3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