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喜欢你呐[校园] 里恩ER 一边摸一边抽搐一进一出

宁恒本来些许佝偻的身体,因为这一句又僵直了几分。
他眼神闪了闪,愣了下故作平静的道,“我之前听他们叫过啊,还是我记错了?”
陆兆和眼神很深,没什么波动,就那么幽幽的盯着他。
他也不说话,盯得宁恒一张脸神色愈发慌乱,额头有不自知的汗液往下流淌。
看他呼吸紧绷,面色渐红,气氛都好像僵硬了很多。
终于,陆兆和勾唇一笑,声线低沉缓慢,“没有,你没记错,看来你记性还不错。”
宁恒松了一口气。
没等他缓缓,陆兆和又话锋一转,“不过我记性也不错,就像我记得你叫宁恒,我还记得,你有个妹妹叫宁瑶。”
宁瑶的名字一出来,宁恒眼眸彻底睁大,脸色一下惨白到了极致。
他嘴唇哆嗦着,半晌都说不出话来。
陆兆和冷冷一笑,“怎么样,有没有空聊聊?”
宁恒握着药袋子的手一紧再紧,发出窸窣的声响。
最终,他佝偻下腰去,头低着,声音从喉咙深处挤出来,“我,我自首。”
说完这句话,像是莫大的勇气,猛地又抬起头来,“但杀校长的人真不是我,我没想杀他的!”
陆兆和却冷笑一声,毫不客气,“你是没想杀他,还是没那个胆子?就连你现在自首,不也是因为被人逼得太紧,连家都没法回,担心被杀人灭口,这才不得已而为之吗?”
“如果我今天没有刚好碰到你,你应该会再躲一段时间吧,我说的对吗,宁恒?”
他的反问,让宁恒震惊到极点,不可置信的望着他。
良久,才挤出几个字,“你,你早就知道了。”
陆兆和眼神讥诮,不再跟他废话,直接拎起人的后衣领,“不是要自首么,就进了里面好好交代吧。”
他亲自将宁恒送到了警局。
慕清仪在,看到他第一时间先是皱了眉,“你又想做什么?”
好像陆兆和一来,就是找麻烦的,毕竟罗宗文的尸体刚被找到不久,现在正是忙碌的时候。
陆兆和直接拎着宁恒的后颈将人推了出去,“滨大校长的命案跟他有关,带去问吧。”
慕清仪眼神微震。
待看向宁恒,只见他深深低着头,一句话没有反驳,浑身充满着瑟缩的气息,像是不愿意面对。
慕清仪复杂的看了眼陆兆和。
这才喊来人,简单说明了一下情况,将人带走了。
慕清仪看着陆兆和,不由问,“你是依据什么证据将人带来的?”
陆兆和撩起眼皮望他,“他有问题,我很确定,至于我怎么想到的,又是怎么查到的,需要跟你们一字一句的交代?你们审的是他还是我?”
慕清仪一噎,忍无可忍的喊,“陆兆和!”
他根本就是瑕疵必报,在报复她之前的仇。
陆兆和单手插兜,不搭理她,转身就要走。
临转头之际,看到了她手里的文件夹。
上面,正是罗宗文的资料。
而他刚好看到了那上面他的照片。
陆兆和的脚步当时停下,伸手拿了过来。
慕清仪抿了抿唇,没有制止,只是问道,“你看什么?”
陆兆和脸色有些深的可怕,“罗宗文这儿是一直有颗痣,还是照片出了问题?”
慕清仪看了眼,肯定道,“他一直有,我还看过他其他照片。”
陆兆和拧紧眉头,“在酒店让陈美芳给我们送定时炸弹的人,是罗宗文。”
“什么?”陈美芳的案件基本都由方脸来办,刘晨晨也分管了一些。
慕清仪的重点在其他地方,并不知情。
于是她当即翻了记录,最后找到之前陈美芳的供词,她说那个让她用炸弹礼盒人,脸部是有遮挡的,但是有颗痣,在嘴唇附近。
而现在,这个嫌疑人和罗宗文的脸对上了。
这下子,就找到罗宗文死亡的理由了。
冯若晴或许是被他一时失手所杀,而他,则是被贺老三的人杀人灭口。
只是没想到,罗氏那样大的一个企业,老总竟然能被贺老三这么轻飘飘的解决掉。
可以想象,他经历了三年前的那一遭后,蛰伏了这么久,现在有多猖狂。
不用陆兆和开口,慕清仪道,“我会派人细查罗氏集团,有什么发现会及时通知你。”
陆兆和望了她一眼,“嗯。”
他转身就走。
回到酒店,白葡已经醒来,正在玩着手机。
看到门开了,自然的熄了屏幕,而后问他,“你去哪儿了,怎么这么久?”
话一出口,她觉出有些过界了,他去哪儿跟她没关系,不该是她问的。
这样想着,她脸色有些不自然,刚要说句其他的将话题越过去。
陆兆和却像是没注意到,简单利落的回答她,“我碰上了宁恒,将人送到了警局。”
简短的几个字,白葡张了张嘴,“他怎么了?”
很快也反应过来什么,有些意外,“校长真是他杀的?”
陆兆和摇了摇头。
之前两人看过宁恒的电脑,虽然没看到什么有用的,但都对宁恒这个人留下了印象。
他直接道,“他应该是帮凶,若是他要动手,早在几年前就动了手,不会等到现在。”
白葡有些没听懂,“到底是什么意思?”
陆兆和看了她一眼,揉了下她的脑袋。
很快他放下手,坐在她的身旁,缓缓解释。
宁恒是校长助理,他做这个助理已经做了有八年。
几年前,宁恒的妹妹宁瑶也考近了滨大。
妹妹的成绩优异,人也长得好看,在学校属于风云人物。
可是最后,她却被卡在了毕业这一关,论文一直没过。
凭她的成绩,大家都觉得不应该,可是眼看着一个个同学都顺利毕业了,她却面临着延迟毕业的选择。
于是,宁恒找到了宁瑶,想问问她到底是怎么回事。
可就是他这么一去,意外发现了宁瑶和校长关系密切!
确切的说,是校长单方面的对宁瑶格外关注。
他经常将宁恒找理由支走,在这个时间里,他就会将宁瑶喊来。
宁瑶可以不听话,但是他威胁她的理由多的是,现在卡着她毕不了业,不也是其中一项吗?

版权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hailundali@foxmail.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链接:http://www.njcoco.com/112194/

(0)
上一篇 2023年9月15日 下午3:47
下一篇 2023年9月15日 下午3:49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